“我会死在日本”潜逃的前日产CEO终于现身!控诉日产与日本检方

就在本月初,人类刚刚进入 21 世纪 20 年代,一出堪称罕见的开年大戏就拉开了序幕——处于保释待审期的雷诺-日产汽车前 CEO 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于 2019 年12 月 29 日离开日本,成功出逃至黎巴嫩。

事件一经确认,不仅整个科技产业为之震惊,就连普通民众都被昔日汽车产业传奇的真实戏剧张力所吸引:曾在 1999 年如天降神兵般开始拯救几乎处于绝境的日产公司,如何又能在 20 年后落到仓皇出逃之田地?

尤其是他究竟是如何逃离日本的,更成为各方关注的核心问题。由于当事人三缄其口,加上真正知晓内幕的人少之又少,网上已经有数个版本的故事广为流传。

直到黎巴嫩当地时间 1 月 8 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戈恩终于在公众面前现身。这也是他自逃离日本以来首次公开露面。

“我会死在日本”潜逃的前日产CEO终于现身!控诉日产与日本检方

(来源:发布会)

但他一开始就明确表示,不会透露自己出逃日本的具体方式。也许这会成为本世纪的一大谜题。

有趣的是,这位焦点人物全程没有丝毫深陷危机身心俱疲之态,反而是以一种高昂激情、抑扬顿挫的反击姿势,全方位控诉(甚至贬低)日产和日本政府,甚至在发布会还未开始之前,他还反复主动和身边的工作人员确认“可以开始了吗”。

戈恩滔滔不绝地进行了近 2 个小时个人视角阐述。简而言之,他称自己为日产贡献了近 17 年的青春,最后却遭遇了无人权的逮捕和逼问,在日本的腐朽司法体系下,自己仿佛是日本的人质,“甚至会死在日本”。

而他所承受的腐败贪婪的罪名,都是日产和日本政府一手打造的阴谋,目的就是为将他从联盟剔除,“日产觉得不想让法国人来指手画脚,要把我踢走”。

毫无疑问,戈恩此次的大型自我辩护,让整个事件进入到了罗生门的状态。

“自我被逮捕之后,日产每天损失 4000 万美元”

整场发布会主要包括以下内容:第一,戈恩为什么要逃离日本;第二,这个风波是怎么发生的;第三,戈恩为所受到的几项罪名做辩解,以及自己的证据;第四,日产公司现在的问题。

“我不会说我是怎么逃离日本的,但我想好好说一下我为什么要逃离日本”,人满为患的发布会伊始,戈恩如此表示。

“你们可以想象今天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天,我在过去的 400 多天里(2018 年 11 月 19 日起)都在期待这一天。因为我在过去受到了非常不公正和非常暴力的对待。这几乎无法用语言描述。

我感谢支持我的人,为我奔走的人。我感谢黎巴嫩政府和公民。黎巴嫩虽然是个小国,但是它展示了它所拥有的灵魂、心脏和正义感,帮助我抗击日本不堪的司法体系。

之前我被监禁,仅仅听那些关押我的人对公众描述案件,但现实和他们的描述完全不同。抓我的第一天就逼迫我承认罪名”,戈恩说。

在他的描述当中,日本的司法缺乏自由缺乏司法正义感,日本政府、检察官、日产提供了被扭曲的信息。

“我会死在日本”潜逃的前日产CEO终于现身!控诉日产与日本检方

(来源:NDTV)

“我不会凌驾法律之上,但是我希望证明我的清白。我没有得到任何公正对待”。他表示,自己逃亡不是为“躲避公正”,而是“寻求公正”:在日本被关押期间,戈恩曾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每天受到8小时质问;日本检察官说如果他不认罪情况就会更糟糕。他也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家人和朋友。基于上述几点,戈恩称日本法律体系违反基本人权,且不论对他的指控并不真实,他本不该被逮捕。在这种“侵犯人权与亵渎尊严、被假定有罪的情况下”,他选择潜逃。

与此同时,戈恩谴责日产与日本检方在逮捕自己一事存在勾结,例如在针对自己的隐瞒 7000 万欧元收入指控一事上,戈恩表示此事仅仅因为这笔收入的发放推迟。“一开始就遵从有罪推定,他们要求我做出证明,但我发现没有人去寻找真相。而且我的律师告诉我在审判开始前,我需要在日本停留五年。我在日本度过了十几年的青春,最后感觉自己是这个国家的人质”。

针对另一起用以佐证其贪污腐败的挪用 CEO 准备金案例中,戈恩声称,CEO 准备金支出都有流程,同时会有大量人员参与审议,每笔支出都要按照流程来进行,收集所有高层管理人员的签字,并非只有他一个人的签名在上面,集体对预算达成一致后,支付的时候才会同意,因此对他挪用 CEO 准备金的控诉也是“莫须有的”。另外,戈恩也称自己涉事的几处全球房产,一直是和公司签订了协议作为公司高层使用的公开资产,而非属于他个人。

最后,戈恩再次回到日本司法体系对待他的方式上。戈恩描述道,日本检察官才是真正的老大,法官根本不是掌握节奏的那个人,而且日本有 99.9% 的定罪率,戈恩认为自己会死在日本。

戈恩说自己存在被迫认罪的情况,因为日本检方以家人的安全相威胁,尽管这个过程中他也一直在持续抗争。

“我从 1999 年开始在日产工作,供职了 17 年期间将这家几乎死亡都无人问津的公司拯救过来,让它重新进入全球汽车前六,但是他们完全忘记了。2018 年它又重新走下坡路,原因是 CEO 不是我。日产不希望让法国人来指手画脚,就把我设法赶走。日本、法国在这个联盟中的决策权出现失衡。我最应该成为带出困境的人……自我被逮捕之后,日产每天损失 4000 万美元。

我相信有一个时间点,这些日本人将会被市场竞争排除出去”,他说。

“我会死在日本”潜逃的前日产CEO终于现身!控诉日产与日本检方

图丨外媒曝出的此前图片(来源:Getty)

但戈恩也不充道,“我喜欢日本这个国家,我离开日本的原因是为了伸张正义,洗刷冤屈。

日本媒体说我是独裁者,为什么到 2018 年、17 年后才发现我是独裁者?这是日本编造的内容,交给媒体渲染。很多日本媒体都同情我支持我,我对日本民众没有怨恨”。

“我在日本没有任何机会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在个人演讲之后,戈恩接受了现场媒体的提问,从中透露了他更多的未来打算。以下是精选的 QA:

1. 展示的文件能否提供给记者作为参考?

答:这些文件都会提供给媒体,之前在日本我没有任何话语权,现在我可以拿出所有证据,现在有许多人,包括日本的律师,还有其他团队,都会协助我证明清白。

2、您可能已经是全球逃犯,你的规划是什么?

答:1999 年我来到日本,很多人不相信我会成功,但是我成功了。现在我认为,我会证明自己的清白,我的生活会回归正轨。我很高兴能来到黎巴嫩,我会继续抗争。现在有很多朋友帮助我。接下来我会整理我的证据,不仅证明自己的清白,也会证明我对汽车行业的贡献。

3、在黎巴嫩等于是关了更大的牢房,妻子也被通缉,你会如何避免被引渡?

答:我已经被日本发了通缉令,我在努力把这件事变为政治事件去辩护,希望能解决。现在黎巴嫩我有足够的自由,我能使用手机我能上网,不会有人跟着我。我会证明自己的清白,伪造证据不会成功。

4、你有没有建议日产能独立或者合并?

答:我从来没有建议日产和雷诺合并,我一直尽可能消除日本的独立思想,也在努力消除法国方面合并的想法。而现在完全是在倒退。

5、你不想在日本和黎巴嫩造成冲突?什么级别的政府参与了这个阴谋?您会在黎巴嫩接受审判吗?

答:我能说的是日本高层没有参与这场阴谋,我不会让日本和黎巴嫩的关系出现紧张局势,其他的我不会多说。我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接受审判,只要是公正审判。其实在日本我也有可能,但是在日本我看不到任何希望。

6、为什么选择黎巴嫩?

答:我是黎巴嫩后裔。路径角度来讲,黎巴嫩最合适。

7. 逃到黎巴嫩是违反日本法律的,能不能和日本民众解释一下?

答:日本人民不会质疑我对日产做的贡献。我被起诉我有权提出质疑,但是我当时做不到,而且日本检察官是不能对外界泄露信息的,但是他们泄露了,他们也违反了日本的法律,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逃离日本。

8. 决定离开日本时候的想法?

答:从 2018 年 11 月开始,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自己爱的人,我感觉自己麻木了,已经没有什么不能承受的。在离开日本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复活了。

9. 本次事件会影响您一生,后顾之忧?

答:任何事件都会有后顾之忧。我作为雷诺的高管来到日产,我已经挣到了很多的钱,他们认为有钱有权就是有罪的。我在日本没有任何机会证明自己是清白的,我寻求正义审判的国家肯定不是日本。我在黎巴嫩、巴西、法国都有可能得到公正的审判。

10. 哪一刻让你觉得你必须逃跑?

答:当我发现自己没有受到公正审判的机会时,我决定逃走。他们起先告诉我会在 2020 年 9 月审判,然后推到了 2022 年,他们不断地推迟审判。第二,我想见到我的妻子,我爱她,她是我生活的支柱。他们认为我妻子是我的联络员,不让我们见面。所以我必须逃离日本。

11. 你说日本法治制度存在问题,法国是否会对你提起诉讼?

答:我希望有,我希望用真实的证据、公正的审判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不是用伪造的证据。2012 年我不在法国纳税,这是和会计一起决定的,这是合法合规的。

12. 雷诺和日产的联盟没有你能否继续下去?

答:可以,但是必须有合理规则。

13. 如果要推荐个旅行箱,您有什么推荐?

答:下一个问题。

仍然扑朔迷离的出逃细节

正如前文所言,绝大多数人都会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戈恩是怎么在重重把关之下逃出生天的。但很遗憾,我们目前不得而知,只能复盘已有信息。

“我会死在日本”潜逃的前日产CEO终于现身!控诉日产与日本检方

(来源:DeepTech)

时间退回到 2019 年的最后一天,戈恩发表声明证实自己已经抵达黎巴嫩,同时表示自己“不会被人为操纵的日本司法系统挟持,因为其中充满了有罪推定、歧视猖獗、基本人权被剥夺的情况”。他还强调自己“并非要逃离司法审判,只是要逃避不公正对待和政治迫害”。

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事情由黎巴嫩媒体率先于 12 月 30 日曝光,英法美等国的国际媒体随后跟进。而日本方面则是后知后觉,直到第二天才知晓此事,只比戈恩通过代理人发表声明早了数小时。

也就是说,在戈恩抵达黎巴嫩时,与他直接相关的日本方面负责人,包括律师、检方和负责监控的私人安保机构,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目标已经离开了日本,暴露出日本保释和出入境管理制度都存在巨大漏洞。

戈恩的日本律师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自己直到看到媒体报道才知道,之前对此事一无所知。

在戈恩抵达黎巴嫩已成既定事实的情况下,人们关注的重点转向了出逃计划的策划、制定和参与者。

根据保释条款规定,他拥有的美国、法国和巴西护照都已经交给律师团队保管,不仅不允许离开日本,就连超过两个晚上的外出计划都要获得法院批准,更不用说日本司法部门和私人安保采取的严格监管。

正因为如此,各种五花八门的“逃亡”故事才层出不穷。

在最早的一些报道中,戈恩的出逃颇具好莱坞色彩。英国《卫报》和日本共同社等多家外媒报道,一支由西方安保团队伪装的表演乐队进入了戈恩在东京的住所,随后他藏身于特制的大型乐器箱中被带出住宅,前往大阪关西机场使用备用法国护照(另一说是冒用他人护照)登上私人飞机。

这架飞机载着戈恩离开日本,途经土耳其之后,戈恩以法国护照和黎巴嫩身份证合法入境首都贝鲁特。

外界还盛传是他的妻子卡罗尔依赖土耳其的人脉,策划了整套计划,而且她也在戈恩飞往贝鲁特的飞机上。但这种说法被卡罗尔和戈恩双双否认。

“媒体盛传我的妻子卡罗尔和其他家庭成员参与了我离开日本的行动,这些说法是不准确和错误的。我自己独自策划了离开计划,家人没有以任何方式参与其中。”戈恩在 1 月 2 日的声明中强调。

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细节浮出了水面。比如日本的 NHK 披露,戈恩拥有两本法国护照,由于日本法律要求外国人必须持有有效身份证件,因此法院批准戈恩保留其中一本,这也成为了他出逃计划的关键一环。

《华尔街日报》分析资料后指出,监控显示戈恩在 29 号中午就离开了东京住所,再也没有返回,也没有所谓的表演乐队;随后他和两个人会合,共同乘坐了新干线列车前往大阪西部,在 19:30 左右打车前往关西机场旁边的酒店,在那里藏入乐器箱中;在经过机场安检时,因为乐器箱体积过大,加上私人飞机拥有的一些特权,成功避开开箱检查蒙混过关,送上了早已在此等候的私人飞机。

私人飞机离开日本后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阿塔图尔克机场,箱子被打开后,戈恩登上了另一架飞机飞往贝鲁特。《华尔街日报》还获得了土耳其警方的线索,展示了一张戈恩用来藏身的巨大乐器箱的照片,箱子下面还有通气孔供他呼吸。这个箱子被存放在阿塔图尔克机场的机库中。

“我会死在日本”潜逃的前日产CEO终于现身!控诉日产与日本检方

图 |土耳其警方找到的戈恩藏身的乐器箱(来源:《华尔街日报》)

蝴蝶效应

由此次弃保出逃事件激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首当其冲的是日本方面。虽然此事仍处于调查阶段,但舆论普遍认为无论得出什么样的结论,都已经让日本司法系统“名誉扫地”

在第一时间获悉戈恩可能离境后,日本司法部门就调查了出入境记录,然而并没有发现他的离境记录,足以证明日本的出入境系统存在巨大安全隐患。

日本相关部门认为,戈恩出境可以认定为“保释中逃亡”,15 亿日元保释金已被没收。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也在 6 日的记者会上表示,“戈恩涉嫌利用不正当手段非法离境,发生这样的事态实在令人遗憾。”

日产公司也在 6 日首次回应戈恩出逃事件,声明表示:“戈恩违反法院规定的保释条件逃往黎巴嫩,是一种无视日本司法制度的行为,公司对此极其遗憾。”

然而日本和黎巴嫩没有引渡协议,只能通过外交渠道与黎巴嫩政府协调沟通,寻求合作。目前日本已向国际刑警组织提出抓捕戈恩的请求,黎巴嫩官方也已经证实收到了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的通缉令。

除日本外,土耳其方面也有一连串连锁反应。当地警方不仅找到了戈恩藏身的乐器箱,还以很快的速度拘押了有关人士,包括 4 名飞行员和多名机场员工。私人飞机运营商 MNG Jet 也卷入其中,一名公司管理者也被拘押。

MNG Jet 公司认为,自己的两架飞机被非法卷入了戈恩的出逃计划,已提起刑事诉讼。该公司还称,公司的一名员工伪造和篡改了登机记录,将戈恩的名字抹去了。

至于已经回到老家的戈恩也不能高枕无忧,虽然黎巴嫩和法国都表示不会引渡他回日本,但不代表他不会面临审判和通缉。而且还有消息称,黎巴嫩国内还有律师准备起诉他,因为他曾以日产汽车董事长的身份到访以色列,而黎巴嫩法律禁止公民入境以色列。

“我会死在日本”潜逃的前日产CEO终于现身!控诉日产与日本检方

图丨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来源:雷诺-日产-三菱联盟)

从“救世主”变为“阶下囚”的时间线

不可否认,自 1999 年加入日产以来,戈恩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表现出强大的领导力,尤其是任期前期大刀阔斧地削减成本,率先看到电动汽车的机会并领导了 Leaf 电动汽车的开发以及 GT-R 跑车的复兴。

但戈恩领导日产的 20 年,同样也是汽车产业经历前所未有的技术革新浪潮的 20 年。

在这个期间,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浪潮急剧地重塑汽车业,或抱团取暖,或孤军奋战,如果说造车新势力们经受的考验是证明自己的市场价值,那么,老牌汽车厂商面临的难题将是如何在技术冲击中仍能维持稳定的系统。

戈恩事件之后,雷诺-日产-三菱这个昔日全球最大的汽车联盟又将迎来怎样的未来?

戈恩与日产近 20 年纠葛时间线 :

“我会死在日本”潜逃的前日产CEO终于现身!控诉日产与日本检方

(来源:DeepTech)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汽车 » “我会死在日本”潜逃的前日产CEO终于现身!控诉日产与日本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