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上个星期,一个8岁男孩的葬礼登上了许多美国媒体。

因为他的葬礼是这样的: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他的名字叫Jeremaih Davall,是一个患有罕见的先天性心脏病的男孩。从出生那一刻,就开始与病魔斗争。

他从小喜欢超级英雄,所以母亲筹办了这场超级英雄主题的葬礼。

这位母亲说,Jeremaih就是她心中真正的超级英雄。

我把这个新闻分享给同事,大家都笑了,然后说,也想要这样的葬礼。

紧接着,大家脑洞大开,开始规划自己的葬礼要什么主题,放什么音乐。

我这辈子其实只参加过一次葬礼,是奶奶的。我和奶奶很亲,但在那场葬礼上,我只想快点结束。

那场葬礼就像是一场流程化的演出,一个专业的主持人,说着演练了无数遍的悼词,就连什么时候哭都是安排好的。似乎躺在人们面前的死者是谁,一点也不重要。

Jeremaih的葬礼让我感动,因为这一场真正关于Jeremaih的悼念。我相信参加葬礼的人,一辈子都会记得,这是一个多么勇敢,喜欢超级英雄的男孩。

被这个世界记得自己是谁,就是葬礼最大的意义所在吧。

● ● ●

个性化葬礼的确正在成为流行。

比如一个月前,18岁美国男孩Renard Matthews因为枪击去世。他的家人在电视机前为他举办了一场葬礼。

葬礼上他穿着最爱的凯尔特人队球衣,坐在椅子上,手上放了一个他最爱的NBA游戏的手柄,电视上播放着游戏画面。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还有41岁的Roger Conway,他是一个超级星战迷。他因为2型糖尿病和器官衰竭致死。他生前曾要求为自己举办一个星球大战为主题的葬礼。

葬礼开始前,现场播放了星球大战的主题音乐。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Roger Conway葬礼上的风暴兵

在他的葬礼上,印有“绝地”花卉字样的棺材,被一群风暴兵护进火葬场。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用鲜花做成的光剑

还有82岁的英国人Mac Leask。他开了46年的冰淇淋车,被人们尊称为“伯明翰冰淇淋之王”。今年5月,他因中风而去世。6辆冰淇淋车在教堂门口鸣笛致哀,他的棺木由这些冰淇淋车护送下葬。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冰淇淋车护送Mac Leask的棺木

就连花圈都被做成了冰淇淋车的样子。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花圈被做成了冰淇淋车的样子

很多葬仪服务公司也都在努力创新,为葬礼提供更多选择。

比如日本葬仪服务公司Yorisoo甚至跟Line人工智能音箱合作,把僧人做法事要说的“法话”录进智能音箱,让穿着法衣的布朗熊和可妮兔代替僧人做法事,为死者超度。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穿着法衣的LINE FRIENDS

这样,二次元爱好者们就可以死后加入他们真正所爱的世界里。

● ● ●

这些个性化葬礼的背后,其实是人们对于死亡的态度在发生变化。

最近几年,在全世界范围,正在开启一场推动直面死亡的运动。

倡导“死亡积极运动”美国殡仪师Caitlin Doughty就是其中一员。她认为,只有公开积极去讨论死亡,我们才能减少对死亡的焦虑。

她甚至还提出了8个关于死亡讨论的信条:

1. 我相信,对死亡的避讳,对社会弊大于利。

2. 我相信,我们应该通过讨论、聚会、艺术、创新来打破在死亡话题上的的沉默。

3. 我相信,谈论死亡不是病态,而是对人类生命天然的好奇心。

4. 我相信尸体并不危险。

5. 我认为,跟死亡相关的法律应该保障保死者前的遗愿,不分性别,种族或宗教身份。

6. 我相信,处理我尸体的方式,不应该对环境造成极大破坏。

7. 我相信,我的家人朋友应该知道我的临终愿望,并且这些遗愿应该被书面记录下来。

8. 我相信,关于死亡公开和诚实的讨论,可以推动文化的进步。

死亡咖啡馆活动同样是这个思潮的代表之一。

2011年,第一场活动在伦敦举办。一群陌生人聚在一起,边喝下午茶,边聊死亡。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随后,世界各地的人开始复制死亡咖啡馆活动。目前,全球已经有 56 个国家举办了 6503 场聚会。

两年前,它也在北京出现了。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北京的死亡咖啡馆

在上海,还有一家“醒来死亡体验馆”,顾客可以体验到从被宣判死亡到被火化的虚拟历程,然后和陌生人一起谈论死亡。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醒来死亡体验馆

除了正儿八经的讨论死亡,在互联网上,我还看到了年轻人正在用另一种方式直面死亡。

大家谈论最多的是葬礼音乐。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知乎用户给自己设计的葬礼歌单

在B站上,有许多Up主,创作主题也是《请在我的葬礼上放这首歌》。

告诉所长,你希望你的葬礼,是什么样的?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

策划:X 所长

研究员:Yi、小虎、Emma

绘图:大扬扬

(本文版权属于新世相X研究所,未经允许,严禁改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动漫 » 我想要个独一无二的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