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含泪捐出亡子器官

晨报记者 陈淑君

见习记者 吴雪莹

实 习 生 蔡育武

通讯员 吕高龙

看到孩子被医护人员推出病房,董丽华再一次崩溃,她不顾家人的拉扯,拖着疲惫的身体紧紧追着儿子的急救床。不知何时,她的鞋子跑掉了,但她还是没能好好地看孩子一眼。随着电梯门“砰”地一声关上,董丽华赤脚瘫坐在电梯口,把头埋进怀里,哭得汹涌,两个男人也没能劝住。

昨天,7岁的李佳鑫的呼吸与心跳最终停止。他也成为厦门第九例、今年第三例器官捐献志愿者。

男童突发脑出血

“真的无法接受。”父亲李连勇难掩悲痛。7月7日,儿子佳鑫才刚过完生日。

李佳鑫在安溪湖头三安小学上一年级。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他是父母的心头肉,19岁的姐姐也对他疼爱有加。佳鑫成绩一向不错,也很懂事,已经会自己做饭煮面。自上周开始,佳鑫开始拉肚子,头晕、乏力。25日中午,吃完午饭后,佳鑫正准备上厕所,但突然瘫倒。母亲董丽华连忙抱起他赶往医院,当地医生建议转院。

夫妻俩连夜奔波,7月27日中午,佳鑫被送至厦门市第一医院。据在场医生介绍,佳鑫是颅内静脉窦血栓引起的脑出血,这种病症出血很快。“医生说孩子存活的希望不大,医治的费用又很高,可能会人财两空。我们当时决定就算把房子卖了也要救他。”佳鑫的姐姐李梅雪说话时紧紧攥着拳头。

白发人送黑发人

从安溪到厦门的这4天,佳鑫的父母粒米未进。晚上,他们就坐在重症监护病房的门口,偶尔喝几口水。李连勇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家里的经济来源基本上就靠他一个人,爱人平常在家务农,农闲时做一些零工。李梅雪在广东打工,听说弟弟出事了,她直奔火车站,买了张黄牛票赶了回来。“弟弟是我从小带大的,一刻都不能等。”

7月29日17时,医生宣布佳鑫自主呼吸停止,瞳孔扩大,濒临死亡。中年得子,却白发人送黑发人,李连勇和妻子悲痛欲绝。

最终决定捐器官

之前,医生告诉李连勇孩子的一双眼角膜能救三个人,两个肾能救两个人,心脏能救一个人。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夫妻俩最终作出了艰难的决定。“他就这么走了,我们都很痛,但如果把器官捐出去,让孩子的生命得到延续,也能多挽救一条生命。”李连勇说。连日的煎熬下,这个硬汉显得很憔悴,他颤抖着拨通了厦门市红十字会的电话。

进行器官捐献手术的救护车从福州赶来。等待间隙,李连勇瘫坐在孩子病房门口,双眼茫然,嘴角紧抿。一旁的董丽华哭出声来:“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眼角膜已有受体

据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佳鑫的眼角膜已经被厦门眼科医院收入器官库中。

“有3名患者在等待移植,我们会尽快将他的眼角膜植入受体中。”厦门眼科医院眼表及角膜病科的谢医生说。肾脏的受体还有待确定。据悉,如果肾脏的受体也是小孩,就有可能救助两个孩子。得到此消息的佳鑫一家或许会感到些许安慰。

“相信孩子在天之灵也会同意的。”李连勇说。

夫妻含泪捐出亡子器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夫妻含泪捐出亡子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