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对甲午海战的理解有哪些误区?(1)

总体来说,对“甲午战争”最大的误区就是把这场失利简单归咎于某几个人。

甲午战败,是整个国家意志和执行力的全面失败,是生产力和制度彻底落后的结果。

我们对这段历史貌似清晰,其实模糊。提起甲午战争,好像谁都能说上几件事,但往往又说不明白,还有很多以讹传讹。

——北洋水师比日本海军装备更好,武器更先进。

有个流传很广的说法,“北洋水师是当时亚洲第一,世界第八的海军舰队”。通常这个说法之后,总会配上一段怒其不争的夹叙夹议。

言下之意,好像是北洋水师这帮窝囊废拿着导弹机关枪,愣是被小鬼子拿弹弓土炮打了个全军覆没。然后事实并非如此!

下图,阿姆斯特朗船厂建造的“扬威”号

北洋水师跟当时的日本海军相比,硬件和软件均不占优。硬件方面,所谓北洋水师亚洲第一,仅仅是吨位而已。

北洋水师有大型舰艇13艘,总吨位34750吨。其中定远、镇远的排水量约7200吨。富士级未列装日本海军前,是当之无愧的亚洲第一大舰。甚至人民解放军海军直到现代级服役,才有一型水面战斗舰艇的排水量超过定远级。然并卵,军舰不是小丁丁,并非越大就越好。

下图,日本海军“浪速”号巡洋舰

甲午战争时,北洋水师舰龄已经严重老化。比如超勇和扬威二舰建成于1880年,服役已达14年之久,而当时正是海军大发展的时期,舰艇技术日新月异,这俩舰和当时最新锐的战舰相差了几乎一个时代。

软件方面,北洋水师的差距更加明显,主要体现在战术思想和发展理念上。这真是应了周董那句歌词“观念不及格,其它全部是垃圾。”

北洋水师和日本海军的战术思想,恰好是当时世界海军两种截然不同的发展思路。北洋水师侧重横队战术,以船头迎敌,追求大吨位、强护甲、正面主炮口径大。日本海军侧重纵队战术,以侧舷迎敌,追求机动性、高射速、多火力点、强调侧舷火力迅猛。结果显而易见,黄海海战以后,横队战术和船头迎敌被现代海军彻底摒弃。

下图,黄海海战后,“济远”号舰体弹痕累累

综合来看,北洋水师虽然在吨位和火炮口径上占优,但单舰性能并不比日本海军强,发展速度也慢于日本海军。北洋水师的战术思想在当时虽不能说落后,但明显选错了方向。

按照综合作战能力排序,北洋水师其实排在日本海军之后。至于世界排名第八还是第九,其实没啥可说的,那年头有海军的国家本就不多,有一两艘铁甲舰差不多就能进世界前十了。

——北洋水师水兵在定远号主炮上晾衣服。

这也是流传很广的说法,北洋水师管理得一塌糊涂,水兵竟然在定远号主炮上晾衣服。这既不是人性的扭曲,也不是道德的沦丧,而是纯粹的扯淡!

当时军舰上没有烘干设备,洗了衣服自然是要在甲板上晾晒的。甲板地方狭小,像是主炮副炮这种天然的衣架子当然要充分利用。不光北洋水师如此,当时全世界海军都是如此,这跟军纪涣散没有必然联系。何况按照定远号主炮的位置和高度来看,在上面晾衣服是要冒生命危险的。

下图,“定远”号复原图

这个说法最早见于《圣将东乡全传》,经由《晚清七十年》一书推广到我天朝尽人皆知。《圣将东乡全传》的作者叫小笠原长生,是东乡平八郎的超级迷弟。这哥们参加过甲午战争,黄海海战时在“高千穗”号巡洋舰上当分队长,1919年以海军少将身份退役。

书中大意是说,东乡平八郎看到“平远号”(书中写的是“平远号”)水兵在主炮上晾衣服。东乡大将自然是见微知著,立刻就看出北洋水师这帮人大大的不行,轻易就能搞掂。

这个说法完全是扯淡!1891年,俄国皇太子访日期间遇刺,日俄关系紧张。为缓解压力,日本意图对外营造中日军事结盟的印象,因而邀请北洋舰队访日。北洋水师应邀派出六艘军舰,由提督丁汝昌率领,于当年7月初到达日本。

下图,“致远”号水兵合影,居中为邓世昌

6月25日,丁汝昌致信旅顺基地留守官员,“明日带同定、镇、致、靖、经、来六船前往东洋一带操巡,所有留防之‘平远’、‘济远’,当令先后乘间前去进坞……”

李鸿章向总理衙门的通报称:“日本屡请我兵船往巡修好,现派海军提督丁汝昌统定远、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于五月二十日开赴日本之马关,由内海至东京……”

访日的六艘军舰中并没有“平远”号,也不知道东乡大将是在哪看到炮管上晒衣服?由于实在圆不回去,小笠原长生在《圣将东乡全传》英文版出版时,自行删去了“平远”大炮晒衣物的内容。

始作俑者臊眉耷眼的把这个扯淡删掉了,没想到我们自己给捡回来弄了个推波助澜。

1940年,民国海军成立了“海军整建促进会”,该会随即创办了《海军整建月刊》。时任海军辰溪水雷所所长曾国晟是《整建月刊》的创始人。因为与田汉相识,曾国晟向田汉约稿。

田汉也不推辞,弄了长篇连载《关于中国海军的几个问题》。该文提到1891年北洋水师访日,基于小笠原的《圣将东乡全传》,弄出了北洋水师大炮晒衣服的2.0版本,摘录如下:

……当北洋舰队回航关西时“济远”舰略有损坏,于横次贺军港入坞。当时任横次贺镇守府参谋长的东乡平八郎曾微服视察我“济远”一周,归来与其海部建议“中国海军可以击灭”……人家问他怎样成立那样的观察呢?他说:当他视察济远时,对于该舰威力虽亦颇颔首,可是细看舰上各处殊不清洁,甚至主炮上晒着水兵的短裤。主炮者军舰之灵魂。对于军舰灵魂如此亵渎,况在访问邻国之时,可以窥见全军之纪律与士气……

文中的“横次贺”,就是“横须贺”。这段文字还是扯淡!东乡平八郎时任吴镇守府参谋长,而非横须贺镇守府参谋长。从吴港到横须贺,东乡大将至少得是千里眼才能看到炮管晾衣服。更何况,济远同样没有参加访日。

——北洋水师用的炮弹里居然装的是沙子

看过电影《甲午风云》的人估计都会记得这样的情节,“致远”号向日舰开炮,关键时刻,主炮突然哑火了。邓世昌(李默然饰)问:“为什么不开炮?”炮手拧开炮弹,倒出来的不是火药,而是沙子,然后痛心疾首的说:“这是刚从外国买回来的炮弹。”

下图,电影《甲午风云》剧照

不知道别人咋样,本人当时看到这段,心里就是一个念头,MD!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贪官污吏肯定是收回扣了!然而,事实也并非如此。

北洋水师的装备确实是从老牌帝国主义国家英国和德国购买的。但资本家唯利是图,丝毫没有为了亡我中华而不挣钱的觉悟。

从史料看,英国的阿姆斯特朗船厂和德国的伏尔铿船厂为了抢北洋水师的大单,互相之间是无所不用其极,都憋着抓到对方的小辫子。有竞争对手“严格把关”,北洋水师打这俩帝国主义国家手里买的军舰和武器质量还是相当过硬。

下图,“浪速”号水兵将北洋水师发射的210毫米炮弹弹片重新拼凑起来

更何况从1891年起,慈禧就下旨强令北洋水师不得从国外购买军备。1894年的甲午战争中北洋水师不可能用上“刚从外国买回来的炮弹”。很大可能,“掺沙子”的炮弹是made in China!

当然,掺沙子也不是假冒伪劣,而是一个专门的品种——实心弹。实心弹的弹头本身就是不装炸药的,而是凭着速度和硬度射穿敌舰。原理跟现代打坦克的穿甲弹类似。

弹头灌装水泥或沙子,主要是为了保证发射时的配重。那年头,不光咱们,英法德美这些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也用这种掺沙子的炮弹。

——慈挪挪用海军军费建颐和园,最终坑了北洋水师

这也是流传甚广的一个说法,慈禧这老太太只顾自己享受,把北洋水师的军费拿去修颐和园,结果坑了北洋水师。最早提出这个说法的是光绪帝师翁同龢,再经梁启超之手推广到妇孺皆知。

大敌当前,老太太拿钱修园子肯定是个不靠谱的事,这没啥好说的。但要说因为修园子就是坑了北洋水师打败仗的主要原因,那也确实有点夸张了。

下图,慈禧在颐和园

老太太修园子的钱确实跟海军有关系,借了海军的名头。1885年,海军衙门成立以前,颐和园的整修工程就已经启动了。颐和园在慈禧手里是整修,而不是重建或者新建。颐和园是在清漪园的基础上修复,被毁的建筑没有全部修复,规模也不如原来的清漪园。

不管咋样,排云殿、东大门等六七项工程已经开工了。初期工程款有一部分是内廷从其它地方挤出来的,也有从各地搜罗来的。但老话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这钱也没个靠谱的名义,所以颐和园的工程当时还没法大张旗鼓的弄。

海军衙门建立后,醇亲王可算找着说法了。1888年秋,醇亲王向沿江海几个省份的总督和巡抚授意,让乡亲们报效颐和园工程。为了面子上好看一点,醇亲王借用了海军的名义,提出要在颐和园“水操”。各位封疆大吏当然知道这是扯淡,但这种文字游戏谁也不会说破,前前后后总共募集了260万两。

这260万两白银全部存在德华、怡和和汇丰洋行里。从开始存储,一直到甲午战争,利息累计是40万两。利息是全部用在修颐和园上,但本金没有。从颐和园筹款项目上看,1894年的三、四季度之间支出了150两用于战争开销。此外,内库还拨款300万两用于战争开销。

这里不是要为慈禧洗白,国家搞成这个逼样,身为最高领导人说破天去也难辞其咎。比如,北洋水师每年军费预算是200万两,但国家贫弱,这200万两从来就没给齐过,北洋水师平均一年也就拿到100万左右,直接导致了装备老化。

————————————————

甲午战争,对我们的影响远远超过想象。

——“同光中兴”被彻底打断,清朝最后一口气也被打没了。

——国运被彻底打入下行通道,一直到49年新中国成立,咱们才算彻底缓过来。

——观念、制度的落后,意味着全面的落后,不是靠局部调整就能挽回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现代人对甲午海战的理解有哪些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