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那种虐到心肝肾肺疼的小说?(1)

“你是不是早就想杀了我?”她眼泪婆娑的瘫坐在地上,质疑的看着眼前一脸愤怒,拿着剑指着自己的夫君。“是”这个答案是那么的斩钉截铁,是那么让她痛彻心扉。

她不愿意在说多余的话,紧闭上了双眼缓缓的说了三个字“动手吧。”看着她金币的双瞳,男子终于忍不住愤怒的问了出来“难道你便不解释一下吗?佟佳玉莞”

玉莞睁开双瞳滑下两滴泪水,冷笑了一声不屑的模样看着男子说道:“你若信我,何须我解释,都到了如今这样子,你不是铁下心要杀我吗?那你就杀了我吧。”

男子眼里闪过一丝爱意的质问道:“你就当真那么容不下昙歌,要至她与死地吗?”玉莞缓慢的站起身来心力交瘁的往男子站的地方走了两步,生无可恋的模样说道:“瞧,你在心中早就给我判了罪不是吗?我在解释有用吗?”

玉莞伸手将自己的手放在男子的心口,睁大了眼睛看着男子,满眼忧伤的继续说道:“从她踏入这府邸开始,你的心便在她身上,她说的话你都信,我解释了多少次,你有信过吗?既然你不信,我又何须在解释,你不是早就想杀了我吗?那你现在就杀了我吧。”

男子突然变得沉默了,将自己手里的剑收了回来,看着自己“曾经”深爱过的女子,却表现出了犹豫,转眼看到玉莞不屑一顾的模样又显得格外生气起来,提起剑在玉莞的脸上割上一道冷冷的说道:“既然你要毁昙歌的容貌,那你就陪着她一起毁容吧。”

玉莞收回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按着自己的伤口,鲜血顺着手指一滴滴滑落,滴在雪白纱衣上,将纱衣都染了颜色。泪水滑落伤口都变成了血泪,男子看着玉莞那质疑自己的目光,瞬间移开了自己的视线,转身甩下一句“我会让大夫来瞧你的。”

玉莞此刻完全心碎,歇斯底里的嘶吼道:“不必了,你还是让他们去瞧你的昙歌吧,我的生死与你再无关系。”看着男子踏出房门的一只脚,玉莞伤心的怒吼了出了一句“慕容白,我恨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有没有那种虐到心肝肾肺疼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