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2017年八一阅兵有何感想?(1)

崛起于中亚的帖木儿大帝,曾被西方人称为是世界的征服者。在其四十多年的戎马生涯中,他横扫了一切敌人。无论是蒙古人、波斯人、印度人、马穆鲁克亦或是新兴的奥斯曼土耳其人,都不得不在帖木儿战马下俯首称臣。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不可一世的雄主,却终生向东边的明朝纳贡称臣。即使他在晚年率领二十万大军东征大明,也未能改变其作为明朝臣属的事实。然而到底是什么,让战无不胜的帖木儿向明朝屈膝纳贡。这般作态,是否真如许多人所说,是麻痹大明的计策。

帖木儿曾因恐惧而向明朝称臣

比较明朝和帖木儿帝国,我们会发现两者几乎建立于同时。1368年,朱元璋派遣徐达率领大军北伐,并且轻而易举地逐走了蒙元势力。经过数年的经略,明军几乎将蒙古势力全部放逐于长城以北。同时明军向西占领了瓜州、沙州,控制了河西陇右全境,不仅隔绝了蒙古与藏人的联系,同时也与汉唐旧土——西域建立了联系。此时的西域仍是蒙古人的天下,但已由统一的察合台汗国,分裂为相互割据的小国。其中,便包括帖木儿的国度。

帖木儿是蒙古化的突厥人,在明朝建立时,还只是个羽翼未丰的小角色。1360年,帖木儿曾出兵帮助过东察合台汗国的秃黑鲁帖木儿汗,并且因功被任命为碣石地区的监察官。当明朝驱逐胡元,恢复中华后,西域诸蒙古封建主震怖不已,纷纷向明朝称臣纳贡,其中便包括帖木儿。

此时的帖木儿之所以会对明朝称臣,完全是出于对这个庞然大物的恐惧。毕竟强邻如敌,虽然明朝并无经略西域的计划,但是其兵威仍让帖木儿恐惧不已。此外,帖木儿在当时还面临东察合台汗国哈马鲁丁的挑战。1373到1375年,哈马鲁丁攻陷了帖木儿的多个城市,让跛豪帖木儿陷入焦头烂额之中。此后,帖木儿与哈马鲁丁展开了长达22年的拉锯战,直到1390年才将其消灭。在此期间,帖木儿和哈马鲁丁争相讨好大明,唯恐明朝的天平倒向另一方。

1387年,也就是洪武二十年,帖木儿派满剌哈非思朝见朱元璋,并进贡马匹和兵器。帖木儿“识抬举”的行为让朱元璋很高兴,对他非常有好感。1388年,蓝玉在捕鱼儿海大败残余的北元势力,并且解救了被北元掳掠的数百名撒马尔罕(当时帖木儿汗国的首府)商人。朱元璋大笔一挥,将这些商人放回故国,以显示对帖木儿“恭顺”的嘉奖。此后,帖木儿向大明遣使不断。其中在1394年,帖木儿还向朱元璋呈上一篇恭顺到肉麻的文章:

朱元璋

恭惟大明大皇帝,受天明命,统一四海,仁德洪布,恩养庶类。万国欣仰,咸知上天欲平治天下,特命皇帝出膺运数,为亿兆之主,光明广大,昭若天镜,无有远迩,咸照临之。臣帖木儿,僻在万里之外,恭闻至德宽大,超越万古,自古所无之福,皇帝皆有之,所未服之国,皇帝皆服之。远方绝域昏昧之地,皆清明之。老者无不安乐,少者无不长遂,善者无不蒙福,恶者无不知惧。今又特蒙施恩远国,凡商贾之来中国,使观览都邑城池,富贵雄壮,如出昏暗之中,忽睹天日,何幸如之!又承敕书恩抚劳问,使站驿相通,道路无壅,远国之人,咸得其济。钦仰圣心,如照世之杯,使臣心豁然光明。臣国中部落,闻兹德音,欢舞感戴,臣无以报恩,惟仰颂祝,福寿如天地,永永无极。

帖木儿在此文中,明显是以藩属国的口吻向明朝上表。在此时,帖木儿汗国的实力虽然已经今昔非比,但帖木儿的军事重心还在西方。出于贸易和国家安全需要,帖木儿必须与明朝保持了良好的关系。

一开始,帖木儿对明朝使节待之殊遇,高于其他任何国家的使臣。使臣们不仅能得到热情的迎接,还可以受到好酒好菜的招待。在觐见帖木儿时,明朝使臣们还可坐落于其御座的右方,并以此来显示对明朝的格外尊重。而其他国家使臣,都必须落于明朝使节的下座。

帖木儿的”恭顺“逐渐向麻痹大明转换

帖木儿不断与明朝维持良好的关系,使得他免除了后顾之忧,得以专心攻略西方。帖木儿此人用兵如神,且在军中威望极高,所以在历次战争中战无不胜。很快,帖木儿的突厥——蒙古铁骑横扫了整个欧亚大陆,钦察汗国、伊儿汗国、马穆鲁克以及土耳其纷纷在帖木儿面前败下阵来,成为他的属臣。而帖木儿的大军,也随着战争而不断壮大起来。帖木儿极善于吸收其所击败军队中的精华,他除了组织传统的弓骑兵部队外,还着力于建设精锐的步兵团,同时大象、火器以及各类攻城武器也逐渐加入了帖木儿的军队。到了14世纪末尾,帖木儿已经成为一个难以战胜的怪物。

1402年,帖木儿的武功达到了顶峰,他在安卡拉会战中大败奥斯曼土耳其军队,并且俘虏了被称为“闪电”的土耳其苏丹巴耶济德。要知道,巴耶济德在不久前刚刚击败了欧洲骑士联军,正处于事业上的巅峰。然而帖木儿的出现,让巴耶济德的传奇戛然而止。

巴耶济德

相比于蒸蒸日上的帖木儿帝国,大明王朝正在不断的政治内耗中消磨自己的实力。朱元璋首先将自己能征惯战的名将消灭个大半,建文帝朱允炆又和燕王朱棣打起了内战。内斗正酣的明朝人所不知道的是,帖木儿这头饿狼正以凶狠而贪婪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帖木儿此人嗜杀,热爱掠夺财富,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对于拥有广大人口和巨额财富的中国,帖木儿一直是垂涎欲滴。攻击中国,不仅能摆脱自己与明朝的臣属地位,还能满足自己的嗜血欲望,更能满足自己一贯以来的梦想——恢复大蒙古帝国。毕竟,只有富饶的中国才是蒙古帝国的明珠!而中国的内斗,是帖木儿最愿意看到的。因为帖木儿是趁火打劫的行家里手,他曾无数次趁着敌人内乱的机会征服对方、掠夺对方、屠杀对方。

然而在还未准备充分之时,老练的帖木儿还并不准备和明朝翻脸。他还要继续装出一副“恭顺”的样子,用以麻痹明朝。毕竟,装模作样是帖木儿的天赋技能。他经常对敌人使臣装出一副病弱的样子。例如他在接见钦察汗国使臣时,曾突然吐出一口鲜血。而这个血,是帖木儿事先含好的羊血。

从明史上看,明朝与帖木儿帝国的关系断绝于1395年(洪武二十八年)。据《明史·傅安传》记载,帖木儿曾经扣押过明朝的使臣傅安,直到病死也没将其放回。同时,附属于帖木儿的别失八里以及阿富汗,也随之扣押了明朝使臣。很多学者认为,这是帖木儿居心叵测,是准备东侵的征兆。然而笔者认为,帖木儿还并不至于在此时就暴露自己侵略中国的阴谋,毕竟其西方国境还有土耳其人没有平定。在此时与明朝作对,恐怕会打草惊蛇。事实据明史记载,帖木儿于1396年还向明朝贡马一千。虽然帖木儿的确扣押了明朝使臣,但还未与明朝正式撕破脸皮。

与此同时,傅安等明朝使臣在帖木儿帝国内仍然被优待。据西班牙使臣克拉维约于1404年9月的记载,当时明朝使臣傅安仍落座于以往的专座之上。但是在当时,帖木儿已经对中国感到不悦,于是他将西班牙使臣摆在中国使臣之前,用以表示自己对明朝的敌视。所以可以推测,帖木儿与明朝关系破裂,要在1404年。而在当年,帖木儿已经开始准备对明朝的东征了。

帖木儿

因此从1395年到1404年9月,一代大帝帖木儿仍然是明朝的藩属,但他的“恭顺”已经转变为麻痹明朝的计谋。帖木儿以出使为由,打探明朝的虚实,并且将中国西部的山川地势画成了地图。而在此时,明朝对于帖木儿的罪恶计划虽然有所察觉,但并未采取有效的防御措施,仍在侦查、备粮阶段。可以想见的是,一场巨大的浩劫正向明朝袭来。帖木儿深知攻打中国,必将承受巨大的后勤压力,所以他早已派兵在西域沿途屯田,并且组织了一支巨大的骆驼队进行运输。在经过充分准备后,年过七旬的帖木儿正率领着20万铁骑,向明朝边境狂奔而来。

此时的形势对于明朝相当不利,明成祖朱棣刚刚结束靖难之役,篡夺了自己侄子朱允炆的皇位,地位相当不稳。对此,帖木儿早已洞若观火。可以想象的是,当他到达中国边境时,必然会“找到”早已失踪的“朱允炆”,并将之推举为“真正”的大明皇帝。而到此时,明朝国内的反朱棣势力很可能会积极相应帖木儿。同时,在明朝西部还聚居着大量穆斯林和蒙古部落,而他们将会成为帖木儿潜在的兵源。毕竟,帖木儿既是穆斯林,同时也是所谓的蒙古人。在种种不利的情况下,明朝被帖木儿所征服并非不可能;即便不能打败明朝,帖木儿也必将在明朝境内展开骇人听闻的大屠杀。

虽然帖木儿机关算尽,但终究没能摆脱死神的召唤,年事已高的他死在行军途中,而帖木儿征服中国的狂想曲也就此戛然而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帖木儿即使到死也没有摆脱耻辱的臣属地位。

帖木儿死后,明朝与帖木儿汗国重新建立起友好的外交关系,两国之间政经往来十分密切。但有趣的是,直到帖木儿汗国灭亡,明朝仍将其作为藩属国看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你对2017年八一阅兵有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