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火车票都实名制了,为什么还有很多票贩子倒票,他们是怎么买出来实名制的车票?(1)

白岩松: 这姑娘虽然是哭着说的,但是依然激不起你的同情,而且让人不寒而栗,她说不卖房的重要原因,这是我的梦,但是怎么没有去想你的梦是建立在别人家庭的噩梦的基础上,而且这个噩梦一直在持续呢。可能很多人会觉得这黄姓的女子真坏,真缺德,生活中这样坏和缺德的人多了,但是法律必须要保障不能让她坏到这种程度,缺德不能缺得这么多,要守住这样的底线,这也是依法治国非常重要的因素。我们继续连线中国政法大学副院长许身健,许院长她相关的财产,不管是房子、车,也举了很多的例子,好像还想说服别人,那我去哪住等等,但是法律该怎么认定这些事情。

中国政法大学副院长 许身健:实际上是一个责任问题,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你有财产的话,既然你给别人带来了非常巨大的伤害,那必须用你的财产承担这样的违法的责任,这应该是法律规定非常确定的,她这样的话完全就是自我的辩解,这个是法律上来讲不成立的事。

白岩松:另外还有一点,我们仔细看这个过程的时候,你会发现赵勇是在出了事之后的第二个月,2015年11月份就提起诉讼了,但是到2017年4月的时候才开庭,6月8号判决下达,怎么看待接近两年时间的过程,其实对正在治病和抢救来说,这个时间似乎有点长了。

许身健:我觉得确实是这样,因为法律是一种理性的过程,要决定双方的责任需要一定的时间程序,但是对于受伤害的这一方,权利受侵害的这一方,他的权利如果得到实现,应该给他相应的一种渠道实现他的权利,如果完全按照法律的规定,法律的规定只是确定你们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但是对于这种急切的所需,法律应该有这样的渠道进行救济,救急和救穷的问题,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本以为,我这辈子运气不会太差,会跟大多数人一样,前半生别太偷懒,后半生就不会太难过。但,我错了。”11月16日,赵勇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出了第一篇文章,讲述了自己两年多来的遭遇。

“是不是只有网上到达热度,才能得到发声的机会,是不是只能够惨,才能注意到弊端”这是赵勇,在今年7月14日转发杭州保姆纵火案后写下的评论。四个月后11月16日,他也不得不选择上网为自己呼吁。

赵勇:她态度真的很恶劣,我就拿她没办法,我又不能做出极端的行为,如果她能顾及到面子给她造成的压力,她是有可能履行判决的,我手上正好有一些取证的素材,本来是觉得可能会打官司用,但没想到她的态度浮现出来了,那我干脆直接先曝光她吧,然后我就写了一篇文章,我没有触犯到她的隐私,只放了姓名和照片,把事情叙述出来,把我有根据的推测全都写上去了,然后上了热搜。

尽管这篇文章曾经还上了热搜,但赵勇并没有等来肇事者的85万赔偿款。第二天,他又发了一条微博,称接到了自称是肇事者前夫打来的电话,要求他删除照片,他拒绝了。又等待了几天后,11月22日,赵勇发布了一段视频。

赵勇:当时她应该是破罐破摔了,你已经把我的照片跟名字发上去了,那我如果赔偿给你,我也不会挽回这些东西,那我干脆还是不给你好了,我想她可能是这个想法。那我想,那我就不忍了,我就发你视频吧。结果她没想到后面有个视频,那我也没想到这个视频能够影响到全国范围。

赵勇表示,在利用网络发布信息之前,自己的事情也曾在其他渠道进行过公开。此前当地媒体就曾经有过报道,只是并没有曝光肇事者的信息。甚至一个导演还曾经将他家经历的事情拍摄了一个公益短片。

本来是希望用于法庭留存证据的录音,录像,赵勇最终不得不把它们放到了网上。而对于公布肇事者个人信息,是否也有欠妥的地方,赵勇表示自己也是权衡了利弊的无奈之举。

赵勇:个人信息这个事情,我知道这个涉及到侵权什么的,这个我真的认真考虑过。但是我并不想为难她,从一开始就不想,但是她不履行赔偿,我的父母身体情况每况愈下,我的债务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我的生存问题,我的生存已经面临问题了,如果说真的有触犯到法律的话,那我觉得我只能这么做了。

在网络上发出视频后,赵勇表示对于事件还是有推动作用的,肇事者的公司给肇事者发函要求其履行法律判决,肇事者也打来电话要问是否可以先给20万。而赵勇目前希望的是肇事者能够尽快认真履行法律判决。

白岩松:指望对方良心发现,这不一定靠谱,而是需要法律坚决的执行,呈现出有良心的结果。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许院长,其实现在赵勇也有些担心,这个热度一旦过去了,会不会最后执行又难了,接下来法院该怎么做,才能真正把欠的这85万交到他们的手里去。

许身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常见的问题,按说严格依法办事,不管是权利人还是义务人都有这样的预测,大家可以预测彼此的行为,但是如果说照成必须要靠微博,靠微信,靠网络,靠社交媒体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这样的话就背离了法律的本质,我们现在呼吁依法治国,就是应该回到法制的本意,在法律之下人人是平等的,我还是回到刚才那样一句话,法院的判决要准,必须要符合正义,既然是一个正义的判决,要代表国家的,执行的话一定要狠,并不是要依靠权利人去呼吁,靠各种各样的压力,这样是个案的,法律应该是普适的做法。

白岩松:那这85万通过冻结财产等等其他是可以强制执行吧,如果对方不良心发现的话。

许身健:当然了,这个就是取决于一种机制,对于债务人相关的财产进行查封、冻结、扣押,最后进行转移,如果说还是执行不狠,恐怕就是相关的法律机关,司法机关的问题了。

白岩松:非常感谢许院长带给我们的解析,的确,我们更加期待的是一个教科书般解决的方案,生活中有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法律不能让糟糕的事情延续,另外从更上级的法院来说,是否也要追追责,为什么不能强制执行,只有把它做成教科书般的执行,执行难才会慢慢从我们生活中真正减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现在火车票都实名制了,为什么还有很多票贩子倒票,他们是怎么买出来实名制的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