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能知道一个女人是不是真的爱你?(1)

内心的洗礼,远古的幽梦,灵魂的慰藉,一生的幸福

每当晚饭时分,那首醉人的音乐就会如期响起。

如醉,如痴;亦真,亦幻。说不尽的幸福美满,道不尽的离愁别恨。

与其说是天气预报的信号,不如说是夜幕降临的信号,是炊烟袅袅的信号,是万家灯火的信号,是倦鸟归林的信号,是孩童找妈的信号,是幼儿催眠的信号…………

这首音乐,一天天响起时,一遍遍将染尘的心灵,似五道轮回,洗了又洗,漾了又漾,再没有比这更清丽动人了,再没有比这更摄人心魄了。

多少年来,只要听着这首音乐,看着天气预报,就有说不尽的美好泛上心头。陶醉也好,怀旧也罢;翩翩起舞也好,离愁别恨也罢;那一切的一切,总像是在梦中,又像是在仙境,更像是从远古走来,悠扬地,缓缓地,优雅地,动听得岂止一个醉字了得!

完全忘记了最先听到这首撩魂的音乐是在什么时候。只记得音乐响起时,有灵魂出窍般的唯美,有石破天惊般的诧异!像彩霞满天,像夕阳晚照,像晨光熹微,像碧波荡漾,像光风霁月,像汪洋大海,更像一颗初恋少女的心,纯洁,美好,有着永远说不清的憧憬。

在信息闭塞的年代,我疯狂地打听,这是一首什么曲子?可恨的是,问遍周围所有的高人,竟无人知晓。他们或和我一样,被这唯美的音乐折磨得欲随风归去;或与我不同,听过就过了,不问来时路,就那样没心没肺地,任凭这美好的音乐肆意流淌,引得我咬牙切齿地痛恨:知音难觅!

于是,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守候着天气预报,倾听那唯美般的背景音乐,直直地盯着杨丹的绰约风姿,任由她在举手投足间,将这千古传唱般的音乐尽情地演绎,直到心碎。

春去冬来,花儿谢了又开。所有的美好记忆,都浓缩在这日复一日的音乐声中。到了后来,我再也不知道要问这是什么音乐了,只把它当梵音来倾听,当灵魂的慰藉,一遍遍地洗涤蒙尘的初心,睁眼闭眼间,只管享受那音乐给我带来的舒坦和抚慰,了无尘梦。

这一听,就是几十年了。从懵懂少年,听到青春远逝,再到头发现白,多少个日日夜夜,就这样度过了。或许是二十年,或许是三十年,我再没打听过。到底是什么音乐,已然不重要了!

后来,有个黄昏,在海边散步,路人的手机响起,这首音乐顿时从他身上传播开来,嘹亮得像大海中的微波一样,一层层地散开,一层层地卷来,一点点地抚慰着我,沧海桑田般,慢慢地漫过我的心田,漫过我的岁月,漫过我所有幸福的伤感的时光。

我问儿子:这是什么音乐?

儿子随口应道:《渔舟唱晚》!

我听得一震:原来是《渔舟唱晚》!都几十年了,我从来不知!

儿子再问:几十年了,还没听够吗?

我恍若隔世般回答道:没有!

儿子哪里知道,我是真的没有听够,或许,是永远听不够了。

因为,这一生,就只有《渔舟唱晚》能懂我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怎么能知道一个女人是不是真的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