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清政府不敢和西方人打全面战争?(1)

甲午战败的最大原因,是满清作为关外政权根本没有把自己当做中国!对于统治中国二百六十多年的满清统治者来说最大的任务就是“防汉制汉”!慈溪这老娘们说的明白“宁予友邦,不予家奴”“保大清,不保中国”!很多人说的“甲午战败”原因什么都有?其实为什么会”甲午战败“?其实只有一个主因而衍生出了最后战败的结果!满清统治者或许认为这只是“尼布楚条约”的延续而已?就是满清统治者二百多年对汉人家奴的戒心,超过对日防范的重视,甲午战败最直接原因就是满清统治者一门心思“防汉做大”威胁统治,因为在满清统治者眼里外邦只是要钱要物;而一旦汉人家奴反起来就会要满人的命!因为“防汉”这个祖训,导致了满清统治者对日作战的消极怠工,和对防范日本的大意和疏忽,才造成了近代中华“甲午国耻”!

人们可以把《鸦片战争》的失败归因于当时中国生产力的落后,毕竟,英国工业革命在19世纪中叶已进入尾声,清英对抗是近代工业国家与原始畜牧业农业国家的对抗,军事技术的时代差距是任何因素都不能弥补的。

但是,《甲午战争》的失败就不能归因于当时中国生产力的落后了,因为当时的清日两国几乎处在同一起跑线上,都是靠购买西方武器来打仗的,就财富和金钱而言,中国甚至要远远超过日本(9倍);双方对抗取胜的关键是哪一方能更合理地“花钱”。

在既无现代制度支撑、又无贤明“人治”保障的情况下,满清选择了“反向操作”,硬是把原可用于国防建设的资金挪用于防汉,活生生地断送了北洋海军和近代的军事近代化。因此,从根本上讲,与种族有关的社会制度决定着军事现代化的成败。

美国著名海军学者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对两千多年来海权实践所做的规律性总结:谁掌握了海权,

谁就掌握了历史的命运,海权是通过一场海上决定性会战来决定的,而海上决定性会战的胜负是由交战双方的战术火力强弱决定的。早在明代,我国抗倭名将俞大猷就先于美国学者马汉,总结出火力强弱是决定海战命运之关键的重要结论。他在著述里写到:“海上之战无他术,大船胜小船,大铳胜小铳,多船胜寡船,多铳胜寡铳而已。”所以,马汉“战术火力决定海战胜负”的结论应该算是一个常识问题。

事实上,无论是陆上作战还是海上作战,在双方其他条件相差不多的情况下,都是火力决定一切。陆上作战的火力多少会受地形、地貌影响,海上作战则一览无余,除了风向、风速外,几乎是火力的纯粹较量。北洋舰队的将领们不可能不清楚这一常识。

李鸿章为什么在开战时不愿与日本舰队进行海上决战?

1891年夏,北洋舰队第二次访问日本时,北洋水师总兵刘步蟾即观察到,当时新添了松岛、严岛、桥立“三景舰”的日本海军火力已经超过北洋海军,~~

他迅速告知丁汝昌、李鸿章“北洋海军购买军舰、更新旧炮已刻不容缓”,因此,李鸿章立即向朝廷上了一份十万火急的奏折,指出:“……新式快放炮每六分钟时可放至六十出之多,其力可贯铁数寸,实为海上制胜利器……”

由此可见,李鸿章、丁汝昌、刘步蟾等海军将领完全清楚“战术火力决定海战胜负”这一常识,而黄海海战的失败结局,也证明了他们的判断力非常准确,这也解释了李鸿章为什么在开战时不愿与日本舰队进行海上决战、只想做“猛虎在山之势”。

日方的炮弹发射数量20~10倍于北洋水师!根据现有的材料,以1894年9月17日12点55分开战后一小时内双方实际参战军舰为基准,经过反复计算后发现:清日双方100毫米主战火炮的理论发射数据为,日军联合舰队为46242发,北洋舰队为2368发,双方的射速比是18.76︰1。显而易见,对于双方整个舰队而言,日方的100毫米以上主战火炮发射量几乎是清方的20倍。海战的核心是日军“第一游击纵队”4舰与北洋水师6舰的炮战,尽管日军“第一游击纵队”4舰与北洋水师6舰的总吨位之比是14784吨对14136吨,双方的100毫米口径以上主战炮之比是38门对28门,数量比为1.4︰1,看上去似乎相差不大。

但经过详细计算发现,双方在关键的一个小时里“抡圆了打”,理论上的发射数量之比却是惊人的13990︰1248,射速比为11︰1。也就是说,日方的主战炮火力11倍于清方火力!

当天的14点22分左右,北洋舰队的“广丙”和“平远”两舰赶到时,“超勇”、“扬威”两舰已经被击沉,以后一小时内双方火力射速的理论数据为:日方可发射46242颗炮弹,中方可发射4080颗炮弹,火力射速比是10.89︰1,日方的军事火力依然是中方的10倍有余。尽管实战过程中双方的发射数量小于理论计算数,但双方火力悬殊的状况不会改变。

北洋舰队的“超勇”、“扬威”两舰沉没后,日军的“第一游击纵队”4舰又先后同北洋舰队的“致远”、“济远”、“经远”、“来远”、“靖远”、“广甲”6舰缠斗。结果,北洋舰队两艘被击沉、两艘逃逸、两艘重创搁浅。

日海军炮弹的炸药威力是北洋舰队的炮弹炸药的100倍!

参考:日本“下濑火药”与1894年甲午大海战的胜负

日军不仅发射的炮弹数量十几倍于北洋水师,而且炮弹的威力也远大于北洋水师。这秘密就在于双方炮弹用的“炸药”不一样,北洋水师用的是落后的“黑火药”,这是现在鞭炮用的火药(发射药是黑火药钝化之后的粟色火药,开花弹装药是黑火药 )。而日军用的是新式的“苦味酸”炸药,威力是“黑火药”的100倍。

具体说,黑火药的威力只有硝氨炸药的10分之一,硝氨炸药的威力只有苦味酸的10分之一,也就是说1斤苦味酸相当于10斤硝酸氨或相当于100斤黑火药!

由此可知整个舰队交战,北洋舰队损失5艘,而对方1艘未沉,就是情理中的事情了。北洋舰队击中日舰不少炮弹,就是打不沉一艘,原因很简单,炮弹威力太弱!北洋舰队“火力绝对弱势”导致海战失败

很多过去人们记忆深刻的作战细节和作战记录,几乎都可以证明两军战场火力强弱的悬殊。开战伊始,日军的“第一游击纵队”和本队竟然从北洋舰队阵前快速通过而无一艘被击沉,而此刻是北洋舰队在这次海战中可集中发挥最佳火力的唯一一次机会,这样一个机会没有抓住,只能说明北洋舰队的战舰火力的确很弱。

日舰“比睿”和北洋舰队的“超勇”、“扬威”舰一样,舰身铁胁木壳,外装装甲为木质外包钢板,在遭到北洋舰队主力“定远”等舰只的围攻时,虽遭受重创逃离战场,但没有被最终击沉,继而北洋水师各舰围攻日军商船改建的“西京丸”、排水量仅622吨的“赤城”,也只是给予其以重创,迫使其退出战场,而并未将之打沉。而在日军围攻下仅35分钟,北洋舰队的“超勇”舰即被击沉,“扬威”舰被打残,不久后沉没。这也反映了双方的火力悬殊。

北洋舰队的“致远”舰勇猛前突,遭数艘日舰密集火力的射击而受重创,“致远”舰誓与日军“吉野”舰同归于尽的英勇壮举固然气壮,但是从战术的角度来看,受伤的“致远”在“T”字一竖的位置上缓慢接近日军“吉野”舰时,正好让处于“T”字一横位置上的“吉野”舰最大限度地发挥了火力,故而没等“致远”舰撞上对方,就先被对方击沉了。

日军“第一游击纵队”4舰同北洋水师6舰缠斗,居然能击沉“致远”和“经远”,驱跑“济远”、“广甲”并重创“靖远”、“来远”,说明北洋舰队火力处于绝对弱势(幸而日军联合舰队司令伊东佑亨下令收兵,否则战斗再持续一小时,已受伤搁浅的“靖远”、“来远”也将难逃被日军“第一游击纵队”击沉的厄运)。

满清统治者的“防汉制汉”心理是断北洋海军经费的原因!

北洋舰队战败最直接的战术原因,是火力处于绝对弱势,那么,进一步要追问的是:为何决战将临,北洋舰队火力弱势的状况得不到改善?谁应该为此负主要责任?根本原因是什么?

我们知道,李鸿章根据丁汝昌、刘步蟾的建议给朝廷上奏折要求“添船更炮”,而满清决策者们居然在1891年中日海军竞争已经白热化时反向操作,不仅不追加军费,而且还停止海军拨款两年,并挪用海军衙门750万两白银,修缮“形象工程”颐和园。

1894年临战前,北洋舰队准备花32万辆银子购买12门速射炮,居然因无法凑到这笔款子而放弃。日本海军开战前实现了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装备了最新式的“苦味酸”大威力炮弹,装备了最新式的大小口径速射炮共173门。 如果战前750万两银子不被满清统治者挪用,可增添最先进的大小口径速射炮280门,这样一来,在黄海海战中,北洋舰队要比日本舰队多107门速射炮(原有小口径速射炮和“广丙”舰3门国产120毫米速射炮尚不计算在内),即使不能彻底击溃日本的联合舰队,起码也能在两军对垒中占据射速上风。

清廷先是战前停止拨款,继而要求北洋海军决战必胜,实际上陷入到“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荒唐逻辑中,这就直接决定了李鸿章和北洋将士们的悲剧命运。真正可耻的是把失败强加给他们的满清统治者。

一般认为,满清专制制度导致国民财政收入不能正常地转化为国防军事力量,满清皇室可无限制地挪用国家公共财政,甚至可以挪用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国防经费,这不过是表面现象!

从根本上讲,满清统治者的“防汉制汉”心理才是找借口断一阵子北洋海军经费的原因,为了避免汉人军阀李鸿章的势力“北洋海军”过于强大,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满清统治者的“防汉甚于防倭”!

满清是一个从关外打进长城以内建立的统治政权,几百万的满人统治几亿的汉人,这种国家状况决定了满清的“防汉制汉”要急于和高于“国防费用”。慈禧挪用海军军费修建颐和园,也是有她的高层次道理的,满清的“形象工程”是一种对汉人的文化征服,这是为了巩固统治需要的。所以,在满人利益上,挪用海军军费用于“形象工程”是没有什么错误的。慈禧以过生日为名占用了海军军费,是害怕汉族军阀势力李鸿章淮军扩张危及满族的统治!

欲训练满人的“八旗海军”,慈禧用巨额海军军费修颐和园昆明湖

《1894·甲午大海战》

影片里有个关键疑问没解释清楚,为什么北洋水师有7、8年没有添舰购炮了?原来满人要把海军经费用于训练八旗海军了,不会再在把钱用于强大汉人海军了~~

慈禧压制北洋水师势力壮大

此片内容远远落后于历史研究,相当于20年前的历史界水平,但可批判性观看,~~

真实的慈禧并非昏庸无知,而是政治老手,她压制北洋水师势力壮大,实际上是满清政权的传统政治方略---防汉制汉!

在战前的军备竞赛,北洋水师输掉了,所以开战必败。

清国的财力是日本的9倍,为什么会输掉军备竞赛呢?

这就与海军军费的持续供给有关,满清对于北洋水师这么一只汉人军队防范心理很强,对于李鸿章的军队势力的防范就如同对于曾国藩和袁世凯一样,

1888年北洋成军时声势颇壮,满人阅兵过后心里就有了压制其过于强大的“防汉”念头,所以要找借口断一断北洋海军的购舰添炮经费,~~

满清是关外政权,在满清统治者眼里,防汉比防倭更重要,~~

在满清的朝廷的压制下,北洋海军的军备竞赛不可能胜过日本!

1894燃烧的甲午之满清慈禧和日本天皇背后的海军博弈

档案研究揭露了满人的私心:对于汉人组成的北洋水师不信任,而用海军军费修颐和园的大水池来训练“八旗海军”,这是模仿历史上汉武帝用昆明池训练水师的做法。

只不过“八旗海军”还没有训练出来,甲午战争就爆发了!

汉武帝的昆明池

汉武帝元狩三年于长安西南郊凿昆明池,以习水战,池周围四十里。宋以后湮没。《三辅旧事》中记载昆明池,说它有三百三十二顷,池中有戈船数十艘,楼船一百艘,船上立戈矛,四角皆幡旄(mao)葆麾。

《汉书.武帝纪》:"﹝元狩三年春﹞发谪吏穿昆明池。"颜师古注引臣瓒曰:"《西南夷传》有越嶲﹑昆明国,有滇池,方三百里。汉使求身毒国,而为昆明所闭。今欲伐之,故作昆明池象之,以习水战,在长安西南,周回四十里。

由于秦岭与渭河的落差太大了,每年雨季会有许多雨水从秦岭深处流出,但是距离渭河太近,落差太大,基本上都是白白流走,浪费掉了,在漢朝时就是利用这种天然的水优势就地开湖蓄水,形成昆明湖。最后由于宋朝时常年未进行维护,就干涸为陆了。

但是昆明湖的基础还在,目前西安市正在恢复截水蓄湖,据考证历史上的昆明湖水面面积相当于现在六个西湖大小。

满人的颐和园“昆明湖水师学堂”

满人想学汉武帝做法,但是动机不同!

满人是信不过汉人水师,想训练满人自己的“八旗水师”,在北京颐和园就近训练容易控制军队军官。

颐和园里昆明湖上,曾有过3条铁壳的、蒸汽机驱动的小火轮,系李鸿章属下天津机器局制造,名为“翔云”号、“捧日”号、“安澜”号。这3条小火轮竟然列入海军编制,是隶属昆明湖水师学堂的实习“舰队”,曾用来培训海军军官,操练驾舰技术。

光绪十二年(1886年)慈禧颁布懿旨:“恢复京师昆明湖水军操练,并建内外水师学堂。”为在湖里开办水师学堂而大兴土木,许多工程开销都是以海军采购和建设学堂的名义由海军衙门提供的。

1887年1月27日,昆明湖水师学堂的开学典礼,竟然与颐和园核心建筑排云殿的上梁典礼同日举行。所以,光绪的师傅翁同龢,悄悄在日记中讽刺说,“昆明湖易渤海,万寿山换滦阳”———渤海是北洋水师的主要防区,滦阳指咸丰帝死后,慈禧再也没有去过的热河避暑山庄。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1884年,慈禧50岁大寿就因中法战争没有过好,1894年,原拟在颐和园大肆庆贺的60岁大寿又因甲午战败而黯然度过。1895年3月12日,满清政权被迫将已无海军的海军衙门撤销,同日,形同儿戏的昆明湖水师学堂也无疾而终。

如今,来颐和园的游客至偏僻而幽静的西北隅时,突见一座水师学堂,无不感到惊奇诧异。其实,虽已时隔百多年,但在水平如镜的昆明湖上,仍然折射着整整110年前的黄海大战的惊涛骇浪和樯橹灰烟。

昆明湖水师学堂

清廷建设近代海军从1875年开始,历经十余年到1886年北洋水师已规模初具。但满清政府看到海军上下数万官兵全都是汉人,为了加强对海军的控制培养满族海军人才,清廷决定设立一所专门培养满族海军军官的学校。光绪十二年(1886年)慈禧颁布懿旨:“恢复京师昆明湖水军操练,并建内外水师学堂。”

1887年1月满清政府的皇家海军学校——水师内学堂正式成立,因学堂坐落在皇家禁苑颐和园昆明湖附近又称为昆明湖水师学堂。

昆明湖水师学堂隶属于神机营,设总办1人,提调1人,洋文教师3人,中文教师2人。因主要目的是培养海军军官所以只设驾驶一个专业,学期5年,科目包括“西法测算、天文、驾驶诸学”。学生从由八旗子弟组成的健锐营和外火器营中挑选而出,并严格禁止汉人入学。首期录取40人。学生除正常学习外,还担负着驾驶火轮船拖带御船的任务。

由于昆明湖水师学堂成立较晚,仅培养出一批学生(甲午战后1895年学堂被裁撤),这唯一的一批学生毕业时中国海军经过甲午一战已支离破碎,大部分学生通过各种途径调离了海军,其后仅有3人留在了海军第一线,这3个满人在清廷重建北洋水师时分别担任了海军两艘主力舰的舰长、副舰长。

拿破仑在打败第三次、第四次“反法同盟”后,特别是“耶拿战役”轻取普鲁士骄傲的封建王国大军,之后强加给普、奥两国以苛刻的条款,两国被迫割地赔款。但是从此却激发起欧洲各国人民反抗拿破仑侵略的决心,点燃起熊熊的民族意识。拿破仑以后战争面对的不再是各国封建统治者,而是愤怒的人民。 拿破仑征俄,俄罗斯人民众志成城、坚壁清野,宁愿莫斯科一把火烧掉也决不留给法国侵略军一草一木。普鲁士重新对法宣战后,掀起爱国狂潮,全民动员,政府宣布“全民皆兵”,人民实行焦土抗战。

富勒在《西洋军事史》这样写道:“法国革命曾唤醒法兰西的民族精神,使得法国人民获得自信自强的精神。……到了1813年,由于法国在欧洲已经居于征服者的地位,所以也就把叛变的种子洒遍了其所征服的地区。莫斯科的火焰在精神上点燃了整个欧洲大陆,……莱比锡平原上的斗争,的确可以称之为“民族的会战”一个新的欧洲就是从这次会战中产生。” “耶拿会战中,拿破仑不仅毁灭勒一个封建的陆军,而且也肃清了封建观念的最后一点余孽。从这些灰烬之中,却产生了新的民族性陆军,终于在莱比锡会战中把他自己击败了,近代欧洲却从此脱掉了中世纪的蜕壳。”

同样是战败屈辱求和,在中国却完全两样,“第一次鸦片战争”时爆发的镇江之战,满清统领海龄却以防谍为名,大肆屠杀城中居民。在满清统治者看来汉人天然靠不住肯定会和洋人私通,乘机颠覆他们的政权。这就是满清政权的困境,这是其落后的本质特点决定的。

可以看出,满清统治集团由于异族统治使得它对中华民族的主体没有责任感。它总觉得自己手下的臣民不是自己人,自己总可以和任何外族合作来分享对自己臣民的搜刮。所谓“宁与友邦、不予家奴”就是这个意思。从《尼布楚条约》到《马关条约》再到《辛丑条约》,就西方侵略的规模来看,哪一次也比不上拿破仑战争时期。当时满清和其他国家差距再大,总大不过同期阿比西尼亚和意大利的差距。特别就武器准备而言。并不如我们今天想象的如此大的差距。至少“雅克萨之战”和“甲午战争”时,满清的军事力量和当时俄罗斯、日本是基本相当的。但所谓“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在满清那种处境下“防汉”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动员全国力量进行抗战呢?满清政权害怕抵抗只会使这种部族政权垮台得更快。 所以妥协投降、卖国保平安,继续维持其部族统治是其权衡利弊做出的最佳选择。

比如,甲午战争只是一个局部的军事失败,胜败兵家常事,满清政府完全可以利用中国的纵深、重新组织海军陆军抗争,但满清只考虑战争使自己可能迁都影响安乐,更害怕利用中国的纵深来彻底抵抗日本会使汉族的民族意识觉醒,自己也就完蛋了。所以,两害相权取其轻,满清根本不考虑中国的命运是其利益博弈下的必然选择,它选择把上亿军费用来赔偿日本和建自己的皇宫,反正损失是不属于自己民族的汉族来承担。结果是使得日本更强大,而中国则短期不可能恢复了。在这点上,解放后所谓满清政权和帝国主义勾结瓜分中国的结论是没有错的。

就满清这种部族政权的困境,心理上的阴暗。被帝国主义者早就看得明白,所以他们惯用恫吓、威胁,加上适度的军事压力,就轻而易举地迫使满清政权签订妥协、投降的卖国条约,赢得极大的利益。在“甲午战争”时期,日本发布“告十八省豪杰书”。公然号召中国人反抗满清“遂满清氏于境外”,更让满清政权如坐针毡。在这种情况下,满清政权一而再再而三丧权辱国、卖国条约越签越大是不奇怪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为什么清政府不敢和西方人打全面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