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江亚轮惨案具体是什么情况?(1)

求仁得仁。选择一九四九年这样的历史时刻谈爱情,吴导果然收获了眼球与口水(虽然票房惨点)。甚至著有《太平轮一九四九》一书的张典婉也有不满之意,称“吴导演在开拍电影之前,并没有与太平轮受难者有过接触……我关心太平轮纪念碑何时可以建成,抚平昔日伤痕,而非电影票房。”不过,从宣传角度讲,正是因为影片《太平轮》,媒体才会轰炸式报道,才让沉船事件变得家喻户晓。张典婉的抱怨就显得不够有力了。

只是笔者有个疑问。依稀记得太平轮事件的一个多月前,长江入海口曾发生过中国百年来最大的海难事件——罹难人数多达3000余人的“江亚轮惨案”。既然吴导只想“拍一个一九四九的爱情故事”,试图呈现时代变换时个人浮沉的命运,为何不选择“江亚轮”海难,而选择与之类似,时间相差不远,但规模小很多的“太平轮”?笔者不禁想探究下江亚轮的故事,看看它为何不入吴导的法眼。

出事前的江亚轮

刚巧被挤出“乱世”的江亚轮

江亚轮原为1939年日本人建造的兴亚丸,长102.4米,宽15.3米,型深4.7米,排水量3365.7吨,马力2500匹,抗日战争胜利后留在中国,归招商局所有。1948年12月3日,从上海开往宁波的江亚轮在长江口爆炸沉没。

啊,虽然才早了一个多月,但江亚轮是在1948年出的事故,扣不上“1949”这个让很多人五味杂陈的数字。

而且,1948年12月3日,淮海地区大战正酣。第二天4日,杜聿明集团才被合围在陈官庄。平津战役则刚刚打响,5日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在行进途中攻克密云。对江浙地区而言,虽然战云密布,毕竟还没有亲临兵锋。

可太平轮出事的1949年1月27日就大为不同。1月10日淮海战役结束,15日天津解放,21日蒋介石下野,22日傅作义在《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上签字。

这个时间点,国民党大势已去,明眼人都知道,中国大局将定,但在某些人眼中,无疑更有“乱世”效果。

正是因为“乱世之中人人身不由己”(吴宇森语),太平轮上有不少达官显贵、绅士名流,也更方便编排国军将军与豪门千金、台籍日军军医和日本女孩、通讯兵和妓女的爱情。——不要说吴导没有卡梅隆的勇气,不敢安排穷小子与富家女的爱情,这只能证明吴导懂道理、有逻辑。

江亚轮上则大多是宁波藉的上海普通民众,当然不能说都是穷光蛋——其中有些害怕战事影响谋生而怀揣金银细软逃回故乡,有些是遵从祖先留下的习惯在冬至前赶回故里……但肯定不会像太平轮那样方便开轰轰烈烈的爱情脑洞。

只有在当时普遍存在的超载问题上,江亚轮勉强“胜过”太平轮。江亚轮额定最大载客量2250人,最终通过各种渠道混上船的乘客高达4000以上。正是严重超载,导致发生事故后伤亡惨重。

一个多月后,太平轮在舟山群岛海域撞船沉没,近千人遇难,据悉,太平轮有效船票508张,最终实际登船人数却远超千人。分析超载的原因,除了战争导致人心惶惶外,便是商家为牟利放纵超载,国民党政府管理混乱,船务部门不作为。

区别于太平轮上的达官贵人,江亚轮上大多是宁波藉的上海普通民众

江亚轮不够悲情?

“江亚轮”在3日16点30分起航,18点45分左右在横沙西南里铜沙处突然发生爆炸,船尾迅速下沉,船舱很快进水。失事地点为一浅滩,烟囱、桅杆及悬挂的救生艇仍露出水面,但不巧的是,因为逃票乘客众多,一次颇为严格的查票也刚刚开始,铁门将部分船舱紧紧锁死……十几分钟后,汹涌的海水已盖没甲板,多数人无法在短短几分钟内爬上最高的甲板待救而溺死舱中。

19时30分时,附近的渔轮华孚1号、2号闻声赶来,救起浮在水上的旅客26人。21时30分,满载桔子的宁波“金利源”机帆船经过,闻声来救。船主张翰庭将所载桔子等物抛海,共搭救453人,此后有茂利轮和几只帆船来救……不过,也有一些船只或袖手旁观,或趁火打劫海面上漂浮的行李货物等。

据统计,几艘船只上总共获救人数为811人,人数不到所有乘客的三分之一。由于罹难者人数众多,且不少是全家遭难,江亚轮惨案引起社会舆论的哗然。

招商局于江亚轮爆炸沉没后派出90多名潜水员和十几艘船只前往失事地点打捞尸体,捞起有名有姓的尸体1383具,其中儿童340人……招商局也计划打捞“江亚”轮,曾在1949年初询价日本打捞商,被告知费用需19万美元。后来,招商局又请来美国打捞商,但被告知没有办法打捞。再后来,由于潮流冲击等作用,江亚轮断成两截,也就无人再提打捞的事。

江亚轮与太平轮海难,船员都有责任,难分伯仲。前者虽然遇难人数高,但救上来的也多,若按泰坦尼克号的标准看,是否“悲剧”色彩反而不彰了呢?我们还是不要以最坏的心思来揣摩吴导吧……

江亚轮的大谜团

真正吸引笔者注意的是江亚轮本身的故事,比太平轮要丰满得多。太平轮从撞船到沉没用时45分钟,江亚轮从出事到沉没还不到20分钟,爆炸是海难的主因,一度成为重大谜团,众说纷纭。前后主要有7种可能:1、锅炉爆炸;2、触礁;3、被人安放定时炸弹;4、夹运爆炸物;5、遭受鱼雷袭击;6、误触水雷;7、国民党飞机炸弹坠落。

对于江亚轮惨案,南京国民党政府组织专家进行调查,并与1949年2月出炉官方调查报告。否认了社会上传闻的锅炉爆炸说,因为现场勘查发现锅炉室完好无损;紧接着,报告也否认触碰水雷,称现场发现船体破裂的钢板全部向外弯曲。不过,这份调查报告除了否认传言外,并未得出爆炸真实原因。国民党政府当时正忙着撤退,调查不了了之也是预料之中。

红色标志处是江亚轮沉没地点

没有真相便会滋生谣言,当时的两条传闻流传甚广,一是国民党轰炸机携带的炸弹脱钩碰巧击沉了江亚轮,二是共产党特工放炸弹……

事实不明也替国民党政府省却了赔偿的麻烦。宁波旅沪同乡会认为,轮船超载这一点应当由招商局负责。但是,招商局坚持必须在查清事实的前提下方能赔偿,并得到当局支持,由于调查无果,赔偿一事自然悬而未决。

到1956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决定打捞“江亚轮”。江亚轮残骸虽已断裂成两段,但钢板、机器、锅炉都还很好,具有修理恢复使用的价值。打捞江亚轮的消息传开后,不少当年死难者家属看到了光明,开始打听江亚轮沉没的原因,并希望见到亲人的骨骸,将他们妥善安葬。

前后历时160余天,沉埋江底8年的“江亚轮”终于重见天日。而打捞起来的江亚轮残骸上,清晰可见由外往里卷的炸孔,而非国民党政府调查报告所说的钢板全部向外弯曲。这证实江亚轮失事是遇到了外部爆炸,并非所谓遭共产党特工破坏。

当时,误触水雷说认同较广。抗战后期日军和盟军在中国东南沿海投放了大量的水雷。江亚轮出事时偏航1海里以上,正经过未扫雷的区域(相同区域曾经沉没过5条船),因而触雷可能大大增加。但是,这一解释仍然存有疑问。因为,江亚轮经过失事海域时,有两艘小船一直在前方不肯让道。如果是漂雷,小船应该提前发现。或许另有原因。

1959年2月4日,“江亚轮”修理一新,第一项任务是满载当年罹难旅客的家属和等400余人试航,当天上午11时,客轮再次来到当年的蒙难地——横沙西南白龙港东首的里铜沙江面时,汽笛鸣响,表达绵绵哀思……此后,江亚轮改为长江内河客货轮,往返于上海和武汉之间的航线上,重新为祖国的航运事业服务。

江亚轮经打捞修复后,改为新中国的长江内河客货轮

江亚轮获得新生,当年爆炸沉没的真相也渐渐清晰。原招商局经理胡时渊于多年沉默之后,在上海《航海》杂志1981年第三期上发文称,1948年12月,国民党上海海军航空兵的轰炸机前往海州(今连云港市海州区)执行任务后,在吴淞江口外上空,机上悬挂的一枚重磅炸弹因机械问题而脱钩坠海。江亚轮此时恰好驶至这片水域,炸弹坠入客轮右舷水中发生爆炸,导致悲剧发生。

胡时渊透露,事发后,国民党当局将此事列为绝密,严加封锁。但到1949年4月,国民党海军司令桂永清在上海国际饭店宴请招商局董事长刘鸿生、总经理徐学禹及胡时渊,诱劝他们去台湾时,吐露了真相。

江亚轮竟是被国民党飞机的坠弹炸沉的?对此惊天爆料,一些坚持误触水雷说的专家表示反对:炸弹可能坠落,但偏偏飞机飞到江亚轮上空时就发生掉弹,会如此巧合?

也许是担心把电影拍成悬疑片、打捞工程纪录片,令观众忘却爱情的伟大,所以吴导才舍弃江亚轮海难这样扑朔迷离的故事。

比到这里,我都不好意思再提什么江亚轮了,太平轮无疑才是体现乱世爱情的最佳选择。电影最初的名字是《1949》,更能体现导演的野心。

让我们忘了1948年底的江亚轮吧,只要记得吴宇森与爱情就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历史上的江亚轮惨案具体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