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真实的座山雕是怎么死的?(3)

一部《智取威虎山》唤回了被遗忘的剿匪岁月

众所周知,1947年1月26日,匪首座山雕被杨子荣活捉,后来关押在牡丹江军区看守所,关于座山雕的结局,有很多种传说,有人说,座山雕大烟瘾不断发作,最后病死在监狱,还有人说,因为座山雕抗日有功,政府没有为难他,后来释放,曾在当地公园养花喂猴。

那么,真实的座山雕最后结局是什么呢?葛大小姐今天为你揭秘!

下面就跟着葛大小姐,来了解一下这个曾经的东北悍匪传奇的一生。

自带土匪基因的座山雕:

现实中的座山雕本名叫张乐山,生于1882年,山东泰安新泰市龙廷乡苗庄村,兄弟7人,排名老三,家里世代都是土匪,祖辈是清末黑帮组织“家礼教”中辈分较高的人物,幼年时候,张乐山亲眼目睹父亲打家劫舍,后来父亲被人打死,母亲惊吓过度,不久去世,8岁的张乐山成了孤儿,为躲避仇家追杀,跟着堂兄到东北当伐木工,后来嫌伐木太苦太累赚钱少,自带土匪基因的张乐山决定子承父业当土匪,从小就看过老爹打家劫舍的张乐山天然是个当土匪的料,身体好、心眼多,人狠话不多,渐渐从一个小喽啰成长为大当家,在整个东三省的土匪圈都里大名鼎鼎,人称三爷。

清兵、东北军、日本人、国军都曾经围剿过座山雕,但前后40多年过去了,围剿了无数次,座山雕却岿然不动,势力反而越来越大,座山雕之所以能逃过一次次的围剿,主要得益于三件“法宝”,一是枪法准,出枪速度快,枪法奇准无比,堪称百发百中;二是眼神好,据说夜晚不用灯,凭借一双肉眼翻山越岭如同白昼,看人准,眼光犀利,时刻都在观察四周,不放过任何危险信号;三是一副好腿脚,生于农家,长在森林,长年的锻炼练就了一副好身板。座山雕在林海雪原摸爬几十年,地形熟悉,人脉广,加上生性多疑,屡次躲过围剿。

最初的张乐山只是一小撮人,为了壮大实力,有奶就是娘,不断投靠各种势力,看到东北抗联英勇抵抗日本鬼子,他就加入东北抗联,但是出工不出力,就是抱上抗联的大腿,不要被日军消灭了,后来看到抗联受挫,就暗地里和日本人勾结,被封为“讨伐队长”,抗联对他提出严正警告,张乐山也就不怎么配合日本人,日军想要除掉他,被他逃脱了,日本投降后,张乐山立马投靠国民党,本着“一不解散,二不下山”的原则,当上了国民党东北先遣军第2总队第二支队司令,枪口瞄准了解放军。

杨子荣

逃亡半个世纪最后落网

张乐山阴险狡诈,凶残至极,当地百姓深受其害,前期忙于抗日和扫除国民党残余,解放军腾不出手剿匪,但是负隅顽抗的国民党政府不愿把东北拱手相让,就向当地派遣干部,建立组织,把一些土匪收编为先遣军、保安军、挺进军,这些反动武装一度占领牡丹江市周边大部分地区,叫嚣“打进牡丹江,活捉李荆璞(东北抗联1师师长)”,在这种情况下,解放军开始了剿匪行动,杨子荣来到了风雪飘摇的威虎山下。

遭到我军的几次大规模围剿后,座山雕张乐山的喽啰所剩无几,带着这些残余潜入到海林县夹皮沟老林的蛤蟆塘子,日子过的非常恓惶,1947年1月中旬,张乐山派人给海林县模范村公所送去消息,准备10袋白面,20件棉衣到指定地点,如若不然,血洗模范村。

牡丹江军分区2团接到模范村报告后,派直属侦察排排长杨子荣带领孙大德、魏成友、孙立珍、赵宪功、耿宝林等5名战士,化妆成已被消灭的吴三虎匪帮残余,到夹皮沟侦查,《东北日报》1947年2月19日报道:杨子荣等人在夹皮沟发现十几个伐木工人,很可能是土匪,就用黑话打招呼,这些人果然是座山雕部下,一盘交谈之后,同意引荐他们加入座山雕匪帮,第二天,座山雕的一个小头目到夹皮沟盘问杨子荣,说,三爷同意你们入伙,但是你们先在这儿住几天,等我去牡丹江办完事回来带你们去见三爷拜把子,杨子荣等人等了十多天,干粮吃完了就摘野果子充饥,终于等到了那个人,杨子荣装着匪气十足,大骂“三爷不仗义,骗我们几个活受罪”,把两个带路的土匪绑了去见座山雕,自知理亏的土匪一路上不断道歉,进入威虎山后,一路放行到了蛤蟆塘子,在一个原木搭建的半地下大棚子里,昏暗的猪油等下,座山雕正在抽大烟,杨子荣让孙立珍、赵宪功、耿宝林留在外面,自己带领孙大德、魏成友冲了进去,座山雕慌忙向枕头下摸枪,被杨子荣一脚踩住,就这样,当了近半个世纪的座山雕被活捉了,活捉了座山雕,其他人见老大被捉,仅存的24名匪徒也就缴枪投降了。

邹衍将军

扯了这么多,座山雕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99岁高龄的老红军,沈阳军区原副政委邹衍将军先后担任过罗荣桓、李富春的警卫员,担任过牡丹江军区政治部主任,不仅指挥了牡丹江军区的剿匪工作,还亲手批准处决座山雕(张乐山)死刑。

在2012年4月2日由沈阳军区政治部编研室编辑出版的《我的回忆》一书中,邹衍将军这样写道:座山雕被活捉之后关押在牡丹江军区看守所,保卫科的同志们审讯时我还去看了一次,这是个60来岁的老头子,尖鼻子、白山羊胡子、两腮凹陷,他山里情况熟,身板好,活捉他非常不容易。

邹衍将军书中写道:决定处决他,主要是考虑这个人恶贯满盈,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还担心关押时间长了,一旦逃跑,就不好办了。其次是大规模剿匪活动结束了,留着也没有什么意义。当时不断有受害者家属前来催促人民政府对其审判处决,实属罪有应得。后来军区特别军事法庭,在牡丹江召开了群众大会公审座山雕,对他执行了死刑,事后发布了执行死刑公告,上面签署的是我的名字,所以印象深刻。

座山雕似乎对这一结局早有预料,临刑时微闭着眼睛,看来并不慌乱,在死前还说了一句颇有哲理的话,“我死了,牡丹江就太平了”。

那些大股的土匪虽然声势浩大,但不堪一击,很快烟消云散,而座山雕却非常难抓,要不是杨子荣化妆奇袭,说不定还要苟延残喘一段时间,随着座山雕的被抓,牡丹江剿匪工作 进入尾声,所以,座山雕临刑前才有此一说!

《林海雪原》作者曲波

智取威虎山搬上荧幕的台前幕后

我们都知道,《智取威虎山》这段故事来源于作家曲波的小说《林海雪原》,而曲波当时就担任杨子荣所在2团的副政委,时年22岁,《林海雪原》的故事就是曲波和战友们的亲身经历,书中203首长少剑波其实就是曲波本人,可爱的卫生员“小白鸽”白茹,据说就是曲波的妻子刘波,辽沈战役中曲波受重伤,转业到地方工作,1955年,曲波调到北京机关部委工作,小说就在这一年完成了。1960年,曲波到医院看病,无意中遇到贺龙元帅,贺老总问“一机部有人写了一本《林海雪原》,你知道吗?”曲波愣了一下,说自己就是作者,贺老总非常高兴,拉着曲波向周围的人介绍,1960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把“智取威虎山”一节改变成电影《林海雪原》,引起巨大轰动,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也搬上舞台,成为八部“样板戏”之一,从此之后,《林海雪原》陆续被拍成电影、电视剧,深得群众喜爱。

真实的座山雕远不如电影中那般威风

电影中的座山雕威风八面,手下有八大金刚,还有上万喽啰,有大炮、还有飞机,坐在高大上的“威虎厅”里,俨然一个土皇帝一般,这样的故事如果让地下的张乐山知道了,可能都要笑醒了,估计要踢开棺材板去找编剧聊聊天。

那么,真实的座山雕过着怎样的日子呢?

严格来说,座山雕并不是东北最大的一支土匪,当时,谢文东、张雨新等土匪的手下动辄过万,但是他绝对是最有战斗力的那一支,谢文东等人队伍基本都是把东北的日伪军收拢起来,人数虽然多,但是缺乏战斗力,而座山雕不同,他的部下都是多年的惯匪,少而精,用现代的军语来说,谢文东等人是土匪中的民兵,而座山雕则是土匪中的特种部队。不过,在那个年代也住的是窝棚,吃的和老百姓差不多,整天被各种势力围剿,哪有功夫建立自己的根据地,所以,座山雕一般是走到哪里,住到哪里,被抓时,他的栖身之地就是一个大一点的半地下窝棚,附近有一眼泉水,手下只有二十多人,杨子荣把他抓获后,烧毁了这个匪巢,建国后人们去寻找,就看见一个长方形的大土坑。

不过,幸运的是,在烧毁前,在座山雕的巢穴前拍了一张照片,我们今天才能看到原装版的“威虎厅”,原来是这个样子。


欢迎转发、评论、点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历史上真实的座山雕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