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选择了儒家而不是法家吗?为什么?(1)

表面上,这似乎是一个常识:中国历史从汉武帝时代开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成为国家统治学说。可问题哪会二二得四这么简单。

实际上,中国制度与思想的“顶层设计”,一直都是“外儒内法”、“儒皮法骨”、“王霸杂用”。所谓“半部论语治天下”一类的话,大家听听就好啦。

倘若真完全靠什么论语孟子、“十三经”宋明理学那一套治理国家,恐怕我们早已“被发左衽”、亡国灭种了。


从儒法的思想渊源看,孔子以后,儒分为八,“法家”本身就可以说是从“儒家”那里分家,然后自立门户自成一派的思想系统。

我们都知道,法家老祖宗是韩非和李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却又是儒学大师荀子的嫡传弟子。过去,一般都声讨他们是儒家的叛徒,但是,从另一个层面想,这几个人,不但不能说没有继承荀子的儒学遗志,甚至可以说是将儒学另辟蹊径发扬光大的。细究起来,他们是不过就是将“儒学”中“术”的一面阐发殆尽,什么仁义礼智信等等华而不实的修身理论、口水鼓吹暂且放下,转向权力威势、政治谋略与严刑峻法的制度设计。所以,历代都有人说,儒法之别,一墙之隔,存乎一心,“性善即儒,性恶即法”。

就我个人的理解,未尝不可说是聪明绝顶的李斯、韩非他们,在实际政治操作过程中,发现了儒学的漏洞思图补偏——毕竟在他们之前的孔子孟子荀子这些人,说好听点是“大师”,说白了都没啥现实施政经验,多半是纯粹坐家里吹牛逼的“空想家”。

而让李斯他们在思想上彻底不信任过去儒学而与之拜拜的核心原因,可能就在于他们“发现”了一个“中心秘密”:人的本质根本不是“性善”的,而是恶的。这一点,我们读西方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就能对照的上,也会有所启发。马基雅维利有点像我们的法家人物,一直被称为“邪恶政治导师”,可看他自白,他又何尝不想礼义治国和谐家园,但是他发现,人的本质就是恶的,任何搞政治的人都会发现,他是处在一个大多数人都不是善良的世界里,要保护自己、要巩固政权,聪明的君主的行动就有必要“与真理相反,与博爱相反,与人道相反,与宗教相反”,歌颂强者、宣扬暴力,不择手段,“权力作为法的基础”,而“法是统治的权杖”。完全儒家那套乌托邦,“不是臣妾不想,而是臣妾做不到呀”!

因此,他直接说,统治者如果只会依照道德主义者——比如我们的儒家,所鼓吹的那些善良品质行事,只会身死国灭,沦为笑话。


从国家治理的现实层面看,中国的治国之道,从来都是或外儒内法,或儒法相济。即便是后来的社会,既独尊德国主义,又高抬依法治国,还是这种历史逻辑的现代反映。

如果真的要一句话笼统归纳儒法思想异同,可以说,儒家重在“人治”,法家落于“法治”。而任何一个国家的治理,不用讲很多道理,智商平均线想都可以明白,国家要长治久安,其实就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人治”与“法治”,不可偏废,相扶相辅,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也是古今中外任何一个国家得以不倒的保证。

所以,像中国的汉代,是立太学、设儒官,用儒学那一套“人治”去教化子民兼达洗脑功用,但是也不会偏废重用张汤、赵禹这样的酷吏,制严律定酷法,比如用“见知法”那一套“法治”,让官民驯服,屈受奴役。这是“一阴一阳谓之道”。

即便是现在的英美诸国,以法治主义享誉世界,但是你敢说他们的国家治理层面,完全摒弃“人治”因素了吗?肯定不是。因为“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是普世真理,我甚至觉得这是《孟子》里最有价值的一句话。


从儒学发展本身的脉络来讲,他们那一套理论主要还是“心性学说”,后来历代儒生,脑子不浆糊的,不论是心系天下的布衣思想家,还是当国柄政的实际操盘手,都是考虑反过来汲取法治的治理经验。

可以说,即便是儒家的徒子徒孙,也都并不都是迂腐书生,只会瞪着两只高度近视眼眼睛摇头晃脑读死书,他们中的聪明人,很早就明白了这一点。表面上,儒家最讲“仁政”,但是如上所述,他们的宗师孟子早就说过“徒善不足以为政”,同时又说“徒法不能以自行”。他的意思其实很明显了:个人修身可以讲“仁”,但是一旦到了国家治理层面,就必须行善政与行法令结合起来。

到了推行“独尊儒术”的董仲舒那里,这一套路说的更加赤裸裸。比如,他的名篇《贤良对》、《灾异对》、《春秋繁露》等,但凡真有读过一遍的盆友就会心领神会:他说的那一堆“治国大略”与核心宗旨,有点云蒸雾绕,表面上是儒家的东东,但倘若不是真书呆子,仔细品读,其实一眼可以看穿。

他所说的,本质上都是法家的思想,他要搞的“方针大要”,其实就是儒法合一、外儒内法,在“仁义”与“权变”的幌子下不择手段、为所欲为。


所以,我特别赞赏毛先生那句话:“百代都行秦政制” ,真孤光自照,一眼看穿两千年历史烟雾弹。其实,历代统治中国之人,其实都心知肚明,口非心是,可做不可说而已。

从历史实际事例上看,儒家学说搞个体修身、思想控制还可以,真的纯去施政, 被骂成狗的王莽,可能真是历史上唯一的天真烂漫单纯小可爱,还真可能被洗脑成功了,似乎真的信了这一套表面的主义学说,一心要照搬“儒家经典”里讲的那一套去治国平天下,结果拖了15年,天怒人怨,天下动荡,不但国家难以为继,堕入万丈深渊,连自己的首级都被张挂在集市上,尸体被群众免费分吃。

因此,从这个血淋淋还被后人当成狗血谈资的事例可以看出,真要拿儒学一套治国,其实坚持不了20年都会山崩海啸,万劫不复。它也许还可以告诉我们:历史是选择了儒家还是法家,不过就是选择哪个工具好用,其实都和我们这和屁民没啥关系,有些冠冕堂皇的话,一笑而过即可,不要喜当阿Q。

要知道,阿Q这样的愚民,是永远做不到赵老太爷的,他的智商就已经决定,他只配上断头台,这是他的宿命。我们是阿Q,儒法也是阿Q,谁不是,我不知道。

2018,11,8,午后,偷闲

感谢大佬们赐阅。会勉力每天都写三两篇随感。欢迎关注、点赞、留言批评——虽然我是不会改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历史选择了儒家而不是法家吗?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