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三鹿前董事长从无期现在减刑至16年怎么看?(1)

整整十年前的事情了,当年三聚氰胺事件几乎波及大部分奶企,但是三鹿的田董事长是唯一一个被判刑的奶企的老板。冤吗?一点不冤,但是有的人逃脱了。

听闻有的地方为了不让两家大型奶企倒掉,小范围提出了一个名为“保卫二奶”的要求。后来,这两家奶企果然没事,并且继续做大做强。

回到三鹿田文华,我看过央视播放的当天一审法庭判决视频。记得田文华表示,我犯了这么大的罪,法律怎么惩处都是应该的。当时我想,她确有忏悔之意了。可是紧接着我又看到媒体报道,田文华很快上诉了。

罪刑法定,这是法律原则,田文华该判多少年,刑法专家有过讨论。给儿童造成这么大面积的伤害,判处无期徒刑不为过。但是现实中无期变有期似乎太过容易,终身监禁已经变为有期徒刑不足16年,这对此类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能起到什么样的震慑作用?实在令人深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你对三鹿前董事长从无期现在减刑至16年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