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突击队是如何在树堡中坚守38天的?(1)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看看真实历史吧。

【萨沙讲史堂第三十三期】国军1个连面对5倍日军坚守34天:李家寨 (历史系列第12讲)

当机立断,反攻为守

新1军反攻缅甸的第一次作战于邦战役,就因为美国佬胡乱指挥差点丢掉整整一个团。驻印军参谋长、美国佬柏特纳纸上谈兵,竟然让新38师112团近携带轻武器和少量补给孤军深入,最终被数倍日军团团包围。而新38师主力,距离112团还有20多天的路程,远水救不了近火!

这边,日军王牌野战师团18师团长田中新一命令:55联队和56联队3个步兵大队和3个炮兵大队,立即渡河,寻找新1军112团决战,将他们一举歼灭,同时救援于邦的被围日军。

22日,日军主力全部渡过大龙河,112团2个营1000多人,反而被日军6000多人团团围。按照抗战的经验来说,在5倍日军强攻下,112团这1000多人能够支持2到3天就是奇迹。令人惊叹的是,此次新1军早已脱胎换骨,他们居然支持了整整1个多月之久。这是日军18师团长田中新一做梦也没有想到的,甚至也超过了孙立人将军自己的预料。

被包围的部队有好几支,如临滨的112团第1营刘益新一个连(负责在后方临滨固守),112团第1营李克己的一个加强连,第2营的几个连。其中以112团第1营李克己营长的一个加强连,最有代表性。

此时李克己营长麾下没多少部队。他的一个主力连留守要隘临滨,他只剩一个步兵连、一个残缺不全的机枪连,总兵力140人左右,相当于一个加强连。他们正面是于邦村的日军55联队1个大队,背后是日军56联队1个大队,前后都是敌人,已经被团团包围。

如果李克己营长没有经验,他可能会带着部队胡乱向后溃退。撤退道路上,有日军几条火力封锁线,危险极大。即便部队能够侥幸成功,估计这140人能够幸存20、30人就是奇迹了。况且就算能够逃出去几个,他们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坚持20天等援军赶到,一样还是会活活饿死。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种关键时候就体现了指挥官的重要性。新38师内能够做上营长的,都不是泛泛之辈。112团是新38师的主力,而第1营又是112团主力,该营经历大小战斗数百起,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早在第一次缅甸会战时候,李克己营长就已经经历过丛林战,后来从缅甸逃到印度,也走过无数原始森林,对此颇有些心得。李克己营长同陈鸣人团长一样,从淞沪会战开始,历经数百场战斗,九死一生。

李克己营长认为丛林作战,对准备完善的防御一方有很大优势,只要部署得当,指挥得法,最重要的是有稳定补给,就可以长期坚持下去。新38师的营长几乎都是孙立人亲手提拔的,孙立人对李非常赞赏,他在回忆录中写道:112团1营营长李克己少校是我所熟知的一位军官。他沉着冷静,足智多谋;战时总是身先士卒,所以士兵们跟他在一起时,虽身处逆境却仍信心十足。见情况如此危急,李克己营长却非常沉着,并没有丝毫慌乱。他认为如果擅自突围,肯定是死路一条,看来只有固守待援才能有一线生机。

李克己营长毅然带着部队冲入自己控制的一个林空(丛林中树木稀疏的地方),然后在附近约一个半足球场大的区域,部署了防御阵地。这个长宽不过30、40米的林空,对李克己他们来说确实极为关键的。通过这个林空可以接受空投物资支援,让他们可以继续作战和坚持。

就是这样的大榕树。这种榕树在南方有很多,萨沙记得阳朔和三亚南山寺都有。胡康河谷的大榕树比这些还要大得多!缅甸原始森林遮天蔽日,对于进攻一方很不利!

大榕树阵地

李克己他们控制着两个林空,为什么不退到另外一个更大的林空?原因也不复杂,李克己看中了这个林空傍边有一颗大榕树,借助这个榕树可以修建稳固的防御工事。

有人奇怪,李克己营长为什么把阵地设置在复杂的原始森林中,而不设置在大龙河岸边的空地上。显然,空地更适合接受空投和空中支援,美军已经掌握了制空权!为什么这样?是为了躲避日军的炮击。日军此时在大龙河一线有高达36门山炮野炮。如果第1营这区区140人不能隐藏自己,恐怕被日军一轮炮击就全干掉了。

原始森林遮天蔽日,双方步兵往往到10到20米距离才能发现对方,日军炮兵侦查员根本无法观测,找不到目标,这些火炮就失去作用了。日军只能用步兵反复冲击,重武器就形同废物了。就轻武器来说,第1营这个加强连并不比日军弱,可以有效对付日军。

在第一次缅甸会战时候,日军曾经利用原始森林的大树设置火力点防御。在攻打于邦外围据点时,一些日军故计重施,在树上设置机枪巢,甚至把掷弹筒都搬上大树。这些大树工事给国军造成很大的麻烦和伤亡!李克己营长认为这非常好,决定拿过来用。他选择了一颗非常大的榕树!

第1营的战士后来回忆: “那棵大树的主干的直径有一丈多,需要几个人才能合抱过来。周围还有20几个大小不等的支干合起来,每个支干一个人也抱不过来。树冠很大,差不多有1个足球场大小。李营兄弟利用这棵大树做成天然的碉堡”。

李克己营长这棵树上的最高处设置了瞭望哨,长期安排两个战士用望远镜观察。即便不用望远镜,方圆几公里日军的动向也一目了然。自然,光能看到还是不够的,还要能够打到。李克己在树上设置多个轻重机枪工事,居高临下封锁日军所有可能进攻的路线。

这样还是不够!大榕树的机枪射击点位置很高,射界还是有限,日军也是利用原始森林掩护,不能很清楚的看见,只能进行封锁性射击。这样的话,就必须尽量支持日军推进的速度,机枪才能大量将其歼灭。由于撤退的并不匆忙,李克己他们赶着大量骡马,带来了大量武器装备,其中包括大量手雷。有了武器就好办,李克己命令战士们较远的地方,布置了两百多颗触发式手雷。日军只要碰到他们,就会立即爆炸。

18师团的日军士兵不是菜鸟,他们相当厉害,特别擅长丛林战。发现李克己他们的阵地以后,日军毫不停留,立即以树木作为掩护,分散开高速突进,试图一举冲入阵地。无奈人跑的再快,终究跑不过子弹。

大榕树上的观察哨,瞬间就发现了敌人,立即示警。大榕树上的机枪手们,也都是可以打中飞鸟的高手。他们发现日军后,一般几个短点射就放倒一个,一串连射,就放倒好几个。18师团战士很顽强,被打倒了几十人,遇着还是拼死冲击,终于冲到了大榕树外围。

遗憾的是,他们又踩中了触发手雷后。一时间到处都是爆炸声,十几个日军被活活炸死。18师团官兵极为惊恐,认为这是地雷。这些九州佬就算再不怕死,也不可能以人体去踩地雷吧。18师团官兵将冲锋变为小心翼翼的弯腰推进,这又成为大树上机枪的活靶子。少数几个摸到大榕树阵地内的,又被李克己他们140多人用冲锋枪扫射,无一幸存。

开始几天,日军连续冲锋数次,全部被击退。恼怒之下,日军开始用机枪扫射大榕树。遗憾的是,这棵大树非常坚固,枪弹打击对它根本无效。大榕树上的国军机枪手居高临下,可以毫不费力的压制日军机枪手。日军机枪手只要一开火,不到15秒立即遭到还击,徒遭伤亡而已。久而久之,日军机枪手就不敢朝大树射击了。

日军又用75毫米山炮对大榕树炮击。可惜,大榕树虽大,毕竟只有一个树干比较粗,也不过3米左右,依靠山炮远距离炮击基本不可能击中!!!日军山炮胡乱轰击一通,至少几发炮弹落在阵地内,对大榕树毫无影响。由于原始森林实在无法观测,甚至有些炮弹还落到了包围圈日军头上。鉴于炮兵对大榕树无效,而且日军运输困难,炮弹数量有限,很快也就停止炮击了。

于是,在李克己营长巧妙的部署下,日军的优势:重武器,兵力多,形成包围圈,都全部失效了。日军只能在没有炮兵支援下,依靠机枪压制大榕树上国军机枪,然后用步兵拼死冲击。攻击刚刚开始,日军机枪手就会被压制,甚至直接被击毙。日军步兵就在脚下有地雷,头顶有机枪子弹,面前还有大量冲锋枪扫射的情况下冲锋。这种打法除了让日军丢下一片片的尸体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顶住了日军一周的攻击,李克己他们最完全站住了脚。大榕树的作用很大,却也不能只靠一棵树。李克己营长在大榕树阵地非常稳固的基础上,又进行了强化。李克己在地面上设置了严密的阵地,规划了另外7个据点,每班守负责一个。这7个火力点可以互相交叉射击,进行火力支援,即便1到2个被日军突破也没有关系。在这种完善火力下,不要说日军,就算一只山羊试图靠近,也会被瞬间击毙。地面火力点设置好以后,李克己又强化了地雷封锁线。

他让战士们砍伐树木,在外围设置了六道鹿砦,阻挡日军推进,让大榕树上的机枪有更多的射击时间。从七个火力点向外几百米距离,又部署了数百枚系着线的手榴弹。这些手榴弹多做过掩饰,其中一些即便站在1米外也无法发现。如果敌人想摸进阵地,这数百枚触发式手雷随时会要了他们的命,同时爆炸声和火光还是很好的预警。

防御工事如此完整,看来日军很难有所突破了。更可怕的是,李克己营长他们火力也非常强大,射击精度更是十分惊人。美式的冲锋枪、轻机枪、重机枪和手枪形成的近距离火力网,远超过日军。别的不说,单单汤姆森冲锋枪,日军就根本无法对付。经过美方估算,新1军一个班的火力投射强度,是日军的2到2.5倍。

至于射击精度上,李克己营也丝毫不亚于日军王牌18师团。在孙立人严格练兵下,李克己营官兵射击技术极为高超,堪称世界第一流。在战前蓝姆迦的考核中,该营在1000米距离用机枪连续扫射,命中率高达百分之二十五。80米距离用冲锋枪扫射,命中率高达百分之三十。步枪在150米射击,命中率为百分之五十。

大家也许要说,这个精度也不高啊。萨沙告诉大家,这并不是射击不动的靶子,全部是打高速运动的移动靶。也就是说,李克己营步枪兵2枪就可以撂倒1个敌人,绝对比珍惜子弹的八路军还牛,射击精度非常吓人!

至此,日军已经毫无办法了。

日军本来击中5倍兵力约700多人,团团包围李克己140多人,试图在几天内吃掉他们。没想到,久攻不克又无法弃之不理(李克己他们阵地距离大龙河仅有几百米,距离于邦也不到1公里),只得转为夜袭和长期围困。

夜袭也没有什么用处!夜战对于速射武器更为依赖,更适合李克己他们发挥速近距离射武器的优势。在黑夜里,国军2个冲锋枪手可以对付日军一个班的三八步枪兵。不过,18师团非常顽强,他们几乎每天都来夜袭,即便有伤亡也绝对不会停止。不过,死板的日军夜袭时间都非常固定,被孙立人讥笑为:像化妆舞会那么准时。

李克己他们在日军的夜袭中反而比较轻松,只要在固定进攻时间打退日军几次冲击就没事了。不但白天可以放心睡觉,夜晚甚至可以在日军攻击时间外呼呼大睡。

在丛林战中,双方往往相聚20米到50米,甚至在10米左右才能发现。这种作战中,单发步枪的用处不大,重机枪由于难于部署,用处也有限。适合丛林战步兵使用的,主要是冲锋枪、卡宾枪等速射武器。至于手榴弹也很好用,因为它比枪械射击更隐蔽,在丛林战中防不甚防。

长期围困也是没用

至于围困,理论上是非常有效的,也是极为致命的。在雷多的新38师援军赶来还有20多天,而李克己他们粮食最多吃3到5天,剩下20天怎么办呢?众所周知,人不喝水最长只能活7天,普通人3到4天就会送命。在胡康河谷这种气温高达40度的原始森林,每个人都汗流浃背,出汗量极大。李克己他们不喝水,恐怕连2天都活不过去。

至于不吃饭,普通最多5到7天就失去站立的能力,更别说作战了。到时候岂不是要不等日军杀进来做俘虏,或者放弃抵抗向日军投降。在日军看来,李克己他们在四面围困下,最多坚持一周就会完蛋,所以他们建立了严密的包围圈,放弃了伤亡较大的白日进攻。

遗憾的是,日军如意算盘被现实打的粉碎。诚然,日军确实从地面死死包围了李克己营,即便一只猴子怕也逃不出来。但他们无法封锁天空!!

李克己他们的补给线并不在地面,而是在天空。利用控制的这个仅有30多米长款的林空,李克己他们获得了源源不断的空投物资,让日军困死战术成为了泡影。美军已经掌握缅北地区的制空权,每天都有1架C47运输机赶来,对李克己他们空投一个连份额的补给和弹药。

印度是英国殖民地,空投的物资主要都是英军的物资,以饼干、牛肉罐头等为主,偶尔也有一些美军自己的补给品。在这林空方圆数十公里,都是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区区30米长宽的林空,在空中也就是一个小点。美军运输机掠过这个林空,只需要1秒钟。负责空投的美军飞行员的技术惊人,竟然能将空投物资准确的投到这个林空中。

只是缅甸天气时好时坏,一旦遭遇雨天,空投就会中断。更可怕的是,日军也有一些防空武器。有一次,一架投粮的飞机被日本人的高射机枪在翅膀上打了一个洞,此后三天,再也没有飞机前来,李营长和战士们啃了三天的芭蕉根。不过,负责空投的C47运输机堪称飞机中的硬骨头,有机翼被打掉一半还能够飞行几十分钟返航的例子。日军小口径高射机枪,只要不是意外的同时击中两个发动机(C47可以利用一个发动机返航,这是设计之初的要求),就不可能击落C47运输机。

所以,空投很快又恢复了。即便暂时不愁空投,毕竟还是要节省用,谁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李克己对补给和弹药都是经过仔细计算,尽量把消耗维持在最低限度。他总是和战士们说,把敌人放近了再打,到20米内再开枪。

新38师官兵受到过严格训练,孙立人对他们的要求是50到150米距离,每5发子弹必须撂倒一个敌人。现在李克己的要求是,20米内2发子弹必须撂倒一个敌人。由于孙立人的严格练兵,李克己他们基本达到了这个标准。

日军不断改变战术,1营官兵也不断变化应对。无法突破李克己他们的地雷阵,日军开始零散炮击破坏雷区和鹿砦,为夜袭的日军开辟道路。手雷逐步消耗,补充又很困难,李克己他们相处了新办法。在国内作战的时候,很多国军部队压根就没有地雷。他们就挖有大量陷阱,里面插上尖锐的竹刺,并且在刺上小便。一旦日军陷入,脚掌就会被刺穿,由于尿液的作用,伤口很快会化脓发言。

这种陷阱比手雷还厉害,日军根本无法察觉到它们在哪里,随时可能中招。一旦脚掌被刺穿,日军就失去行动能力,只能送到后方治疗,相当于重伤了。至于鹿砦的破坏,也有办法。他们用大树丫只做了很多障碍物,日军即便冲到这里,也要艰难的越过这些障碍物才行。不用说,此时日军就又是阵地上国军的靶子。

相比弹药的消耗,物资的消耗更可怕。对于李克己他们来说,最大的问题居然是缺水。对于李克己他们来说,粮食大体够用,飞机每日都给他们空投口粮!英国人这些口粮的热量很高,诸如牛肉罐头之内,都是为了保证战斗期间巨大的身体消耗的。如果只需要维持基本的生存,一天吃半份口粮也可以了。在孙立人的强烈要求下,C47运输机还给李克己他们空投了一些D型口粮。D型口粮是美军用于最恶劣情况下的求生食品,也叫做野外求生口粮。

相比有6个罐头的C型口粮,D型口粮简单又轻便,就是一条110克的巧克力。这种巧克力里面含有大量麦片粉、脱脂奶粉、糖等,可以提供很高的热量。根据计算,即便最极端的剧烈战斗中,一个士兵最多消耗4000大卡热量,平时驻守部队往往只要消耗2000多大卡的热量。一天只要吃4条这种巧克力,就可以补充消耗的热量。

这种巧克力还是防高温的,长期保存不会融化变质。几箱子D型口粮,就可以满足这140人坚持好几天了!有了空投,粮食就不是问题。即便没有空投,还可以挖野菜,吃芭蕉根,怎么也能活下去。

这种巧克力非常难吃,但体积小,热量高,空投一箱可以吃很久。美军C47运输机相当厉害,空投非常准确。

遗憾的是,还有一个极大的问题,就是水。水和粮食就不同!这140个人每天都要喝很多水,即便每次空投几大袋饮用水,往往半天就喝完了。人每天最少要和1500毫米的水,因为尿液排出也有1500毫米,在原始森林中出汗量更大,必须喝水更多。

如果长期不饮水,人就会逐步脱水,不但会危及生命还会失去作战能力。人失去体重百分之五的水分,就会出现直觉混乱和判断力降低,恶心想吐,无法有效作战。一旦失去身体百分之十的水分,就会丧失听力,语言表达不清,走路摇晃,血液循环混乱。如果不能及时补充水分,人体内就会急剧恶化,甚至出现精神错乱状态,器官丧失机能,很快死亡。

另外,如果人有了缺水情况,哪怕只有人体的百分之二,也会食欲全消,吃不下任何东西。久而久之,身体也就虚弱不堪,连枪也拿不动了。

李克己他们的阵地离大龙河仅几十米距离,但却不可能得到一滴河水。依靠空投的水袋肯定是不够的,必须另外想办法。好在李克己营官兵都受过丛林战训练,这难不倒他们。

这难不到李克己他们。他们在蓝姆迦受过专门取水训练,可以用树藤作为取水的工具,轻松获得大量饮用水。112团第1营重机枪连连长丁涤勋回忆:士兵们把树藤砍断形成斜形,在藤的断面中心钻一个小孔,便于水滴下来,然后用一个水桶或者钢盔接着。大树上叶子上的大量露水,就顺着水藤一滴滴的滴下来,量很惊人。一个晚上就能得到2到3斤纯净没有污染的水,而这里树藤到处都是,少说也有上万根,这样就足够了!

解决了饮用水的问题,李克己他们就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这个坚固又特殊的阵地,被李克己他们称为“李家寨”。不错,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家寨。

无论战局如何变化,无论日军攻势如何猛烈,这个所谓“李家寨”内的140多名战士始终保证高昂的士气。从营长李克己到普通战士都对胜利充满信心,认为自己必将被友军解围,于邦日军必败无疑。

事实上也是如此,坚守34天后,新38师救援大部队赶到,一举击溃日军,占领大龙河一线。在这种信念鼓舞下,李克己率部面对五倍日军坚守大榕树阵地34天之久,创造二战史上一个奇迹。

日军战史记载:历来的行情都是日军1个大队对付中国的1个师而绰绰有余。尤其在九州编成,转战中国大陆素有把握的第18师团与中国军战斗,更有最强的自信心。岂料胡康河谷的中国军无论在编制、装备或战法与训练上都完全不同,步兵军56联队虽曾勇战力攻,然而敌用稠密的火网与空中补给支持着圆形阵地,不仅不能压倒它,且使我军损失惨重。敌数量很少,却仍顽抗,扼守密林阵地,毫不退让。全军接此情报后,均为之愕然。

此战,李家寨的国军以几十人的伤亡代价,击毙日军二三百人。现在的国军,早已今非昔比,远强于日本鬼子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突击队是如何在树堡中坚守38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