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里郝淑文为什么一开始就针对何小萍?(1)

引子

大家还记得电影刚开始,负责排练的女领导介绍何小萍的么,突出说明了何小萍专业素质特别高,特别好。也许她是出于好意,但却成为大家针对何小萍的最开始的诱因。最无奈的是何小萍还很傻很天真的现场去表演基本功。

因为是女性视角,所以可能大家没有一下子反应过来。那我就打个比方:在某一个连队里,新来了一个新兵,这个新兵是荣誉标兵亲自接送,指导员当着大家面前说这个兵特别牛,武术厉害,枪法厉害。潜台词是啥,就是你们都不行。男人问题解决方式很直接,冲动的当场就会站出来想和对方切磋切磋,私下的也会比试比试,男人嘛,也是不打不成交的由来。

但女性解决问题容易委婉一点。也是那句,你比我厉害一大截,我会敬仰,但如果你只比我厉害的有限,我就很容易嫉妒。郝舒雯并不是以自己的个人意志去做这些针对何小萍的事,这只是旧团队针对这个优秀的有限的新人的新人礼,是集体意识的表现,也是穗子和女主任等这些正面人物没有直接阻止的因素之一。

国外有关于猴子的研究,来反观人类社会中的一些现象。记得是关于香蕉,水龙头和新加入猴子的几组实验,实验中有一个细节就是殴打新加入猴群的新猴子时,之前被欺负的那个猴子是动手最起劲的。当然,试验体现的结论还很多,有兴趣的去搜下。咱们言归正传。

为什么亲手撕衣服的却不是挑事的郝舒雯

还记得去撕何小萍衣服的不是郝舒雯,却是另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女兵,最后主任也是大有意味的单单“威胁”了她,对始作俑者郝舒雯不闻不问。在这里我大胆判断,这个女兵就是何小萍来之前整个旧团体中最弱势的那个人,也就是旧团体中的何小萍。因为猴子实验中,殴打新猴子下手最重的是那个曾经的新猴子,它太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扬自己成为势力团体中的一员了,类似如部队,监狱以及学校等长期封闭固定的人类社会都有类似现象。

芳华,人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芳华。

何小萍,其实每个人生活中都有类似何小萍新加入集体时的那种境遇,只是恰巧故事中的她积压了十多年的委屈,已经达到了瓶颈和极限。

同时,我们很多人也都或多或少扮演了郝舒雯甚至撕衣女孩的角色,希望大家看过这篇文章,能多一分理解少一分冷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芳华》里郝淑文为什么一开始就针对何小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