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起大落而不觉怪异、大收大放而不违规矩:这就是狂草书法

节书李白《将进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