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嘉晒佛衣要出家?是因为蛋蛋受伤吗还是真正已经勘破红尘?

乐嘉晒佛衣要出家?是因为蛋蛋受伤吗还是真正已经勘破红尘?

乐嘉在自己微博晒欲要出家的感言

说起乐嘉,大家都知道不但是当今娱乐圈的一线主持,以主持非诚勿扰而走红,而且还是国内一流的颜色搭配师,其创立的性格色彩在时尚圈和心理学都具有重要地位,可以说是一个极其才华横溢的天才。不过今天5月16日,乐嘉在迎来自己43岁的生日时候,本应接受一种事业有成众人朝贺的得意人生,竟然在微博晒出自己身穿僧衣,潜心礼佛的画面。

这是怎么了,有的传闻说是乐嘉在录制《了不起的挑战》时,从消防梯上滑到地面上,面部狰狞表情痛苦,蛋,就这么碎了。确实,后来乐嘉也在事发之后亲自写了一篇长文,回忆自己。乐嘉形容自己的当时的心情:“除了无助,就是悲哀。”更细致描述了自己独自在宾馆,在医生朋友的指示下自救的场景,“医院没有冰袋卖,我让助理到超市冰箱买上几瓶冰冻矿泉水,两腿劈开,步缓行迟地将屁股挪到床上,手持冰器,不停地变换角度,冷敷了两小时,整个过程,不忍直视。”同时乐嘉更称自己遇到了人生的终极问题:“小乐子,如果你赢了世界,输了蛋蛋,值得吗?”

乐嘉出家当然是由多种因素促成的,但这个意外也确实足够大,有可能是导火线了,其实事发当时我就有一种预感,乐嘉以后很可能会信佛。后面果然征兆,2月12日乐嘉就在微博上晒出自己变身扫地僧人的照片,配文就一个字:“扫”。照片中的乐嘉身处龙华寺寺庙,身穿灰色僧服,手里拿着一把扫帚,面色凝重,很虔诚的样子,在认真扫地。后面还有陆续曝出乐嘉出家的传闻。

乐嘉晒佛衣要出家?是因为蛋蛋受伤吗还是真正已经勘破红尘?

乐嘉身穿僧衣在寺庙扫地

大家可能一定会以为我在事后诸葛亮,其实我老实告诉你们我没有,这是因为我有个类似经历,在我的今日头条有过好几处论述出家修行的原因,大家可以参考我的今日头条文章 “修行级别大分类 世俗人 鸡汤修行 红尘修行 浅度 中度 深度修行 ” 里面很清楚的写到,在谈到世俗人这个段落的时候提到,一个人如果没有重大意外,一般是不会去出家的,又在浅度修行者那里提到,重大意外和一般意外的区别,里面讲到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第三个原因是发生极大意外,我所说的意外一般不是一些可以通过努力就能够战胜的,而是一些即使努力也不一定战胜的,比如一个人左手断了的正常男子,一个成年男子身高很矮只有一米三不到,那么哪个才算是真正极大意外呢,很显然身高很矮那个男子才算是极大意外,因为有可能无论多么努力也很难找到一个标准的女性对象,而那个正常男子虽然左手短了,但是右手还在,还可以通过勤劳致富最终过上娶妻生子等正常人生。我不厌其烦的论述这个区别就是想说明,一般意外一般还可以通过自己意志力和勤奋去战胜,但是重大意外是那种已经造成的而且基本上无力挽救,并且对生活造成重大困扰的问题。后面我用了李连杰和成龙的事例加以说明,怎样才算重大意外,怎样才算一般意外,为什么同样自小练武拍功夫片,同样多次受伤,李连杰出家了,成龙却依然纵横当今娱乐圈。

我们一般人总相信人定胜天,总以为只要坚持,只要努力,就能够战胜一切,而我们所谓战胜的问题无非就是那些失恋,吵架,感冒了没人照顾等等。但是你有没有想到,有一天或者一个极其重大意外发生在你身上,比如遇到司马迁那种宫刑,比如整个脸被毁容,比如半身不遂,这些问题你又如何解决,你能哪什么来战胜这些问题,这些问题都是无法彻底解决的重大意外问题,虽然无法解决,但是我们却能找到解脱的好方法,佛家就是一种可以解脱世间重大意外的困扰的一种最好心药。

笔者之所以这也预测准确并不是有什么神通,而是自己的感同身受。所不同的是,我虽然年纪还比较轻,但是从小就历经各样重大意外,意外几乎一直伴随着我终生。有些意外足够令人心碎崩毁,比如我的右眼失明导致我天生没有动手能力和视力很糟糕,反应及其迟缓,所以从小就不断遭到别人打骂和鄙视,从而导致性格非常老实孤僻。。。。。。因为我完整说完至少要写个十万字,还不一定能到别人理解,天生低能却屡屡被人骂不知上进我也已经受够了。我的运气也极其糟糕,因为天生能力很低经常被公司老板骂所以后期无奈创业,并创立自己公司和团队,取得一定成就,亲朋好友开始巴结我,风光一时无限,但是一场无厘头的外在意外就让我立刻损失了足足三十万,瓦解了整个团队,人生再次跌落到一个谷底,彻底明白什么叫世态炎凉。我大概就是这时候彻底看透红尘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当我读到心经这段文字,眼睛都湿透了,是啊,名利财色不过终归一场空,各种风光无限到头来是一场欢喜,人生迟早要面对失去这一切,甚至包括生命,何不趁早修行,尽早解脱。遂于今年四月份,创建了这个张真人和你共修儒释道这个专栏,一来可以自己写写学佛修道的一些自己心得,二来也可以借此机会结识一些志同道合的修行中人。三来可以随缘传播一些善知识希望能够帮助到芸芸众生。

值得注意的是,乐嘉似乎话中另有一层含义,仔细看一下乐嘉微博的信息,其中后面的小女灵儿,愿吾半百前,传遍性格色彩道,养育灵儿独立,远去不归。这里半百是五十岁意思,似乎隐含着乐嘉想在五十岁才出家,愿吾半百前,这句很重要,这意味着五十岁之前,乐嘉还想完成传遍性格色彩道,养育灵儿独立这两件大事,后面远去不归,这又预示着乐嘉出家修佛的志向似乎非常坚定,将来如果要出家,一定会一去不归来。颇有贾宝玉在出家之前参加科举一样,如果真的是这样,笔者张真人真的是要为乐嘉大赞特赞了,这说明乐嘉是一个负责人的真男人,绝不像一些人那样,一旦勘破红尘就抛妻离子,不顾家人死活跑到庙里当和尚,我认为像乐嘉这样虽然早已勘破红尘,但是仍然有所尽责,有所担当,这样才是真修为,是真正的大丈夫,笔者一直很赞赏这样的行为,现在的我,虽然也早已经看透红尘,很早想拜师求道了,但是仍然给自己立下一个期限,必须完成对父母最终的安顿,并且至少七年之后方可以离去。这里为我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给个点赞,我当时也想早点离家出走一跑了之,但是当我读到儒家经典百德孝为先的时候,和道家的人道不修,仙道远矣,彻底受到感召,回来打算重新开始自己事业,并安顿好父母再走。这也是我提倡学佛的同时,儒释道三家共修的原因之一,绝不是随便拼凑,卖弄自己才华。

以下为乐嘉意外事件所发长文全文:

2015到2016这个跨年的深夜,我人生头一次在医院的病床上独自度过。

我把身旁的人赶走,蜷缩在沙发里,在黑暗里发呆,让整个夜晚过得淡雅素静,没有丝毫的仪式,没有回顾历史的跌宕起伏,没有展望未来的雄心壮志,啥也不干,发呆。

就在圣诞和元旦之间的这几天,我体验了一把此生做梦都想不到会落到自己身上的蛋蛋的忧伤。

一个中年男人在步入生命自然衰退周期开始时,原本就对枪战实力患得患失,这一紧要关头,却遇到了最悲催的蛋碎。而在面对自己该补还是该割的反复取舍中,我不得不思考着人生的终极问题:“小乐子,如果你赢了世界,输了蛋蛋,值得吗?”

在我病床对面的桌上,放着六六送的盆景,那是手术动好的第二天她来看我时拿来的。来之前,我跟她说,不要送吃的,就带盆绿色小草和你写的书。她选了盆转运竹,名叫“一柱擎天”,床头还放着她送我的一本《小情人》和一套《史记》。

六六和我熟,我们讲话也不避讳客气,来探视我的时候,她眼中流着她自己可能都觉察不到的怜悯和惋惜,刚进门,就端出礼物,语重心长,先说了句客套话“好枪深藏,磨磨就光,早日雄起,再战江湖”,然后说,她自己的那本《小情人》怕我此刻看了后,有心无力,徒增烦恼,以后再看吧,然后,赶紧把我的手按在另一套老态婆娑的书皮上反复抚摸,“这套经典,你要好好看,以后用得着”。

我表达了对她精心选择那盆金枪不倒的巨大满意后,开始详细向她阐述此次案发经过的每个细节,为了满足她作为一个卓越作家的探索精神,还展示了我换药期间自己录下来撕心裂肺哀婉悠长的呻吟调歌。

当她听我说到我那个蛋蛋终被保住的瞬间,我从她的脸上,突然捕捉到复杂诡异的神情,那是一种欣喜,又夹杂着一丝稍纵即逝的失望,她走后好久,我才幡然醒悟她送我《史记》的良苦用心。

缘起

在刚过去的2015年的最后一个季度,我接了个真人秀节目《了不起的挑战》。节目拼杀得很过瘾,不过,似乎俺的流年不利。

这几个月里,我前往录制途中,车祸被撞了一次肩腕挫伤至今未愈;录制过程中,头被道具万分之一的机率所伤,头顶刮了四道流星。直到某期通宵后的高度疲劳之下,一个眼睛终于爆了,莫名其妙地搞了个急性结膜炎,可叹自己并不当回事去处理。

很快,事就会让你尝到你不拿事当回事的后果,从结膜炎转为角膜炎,从单眼到双眼,交叉感染,折腾得我暗无天日,焦躁不安,每日无所事事,那种失明的感觉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每天眼里除了药水就是药膏,动用了针灸放血按摩各路英杰好汉。

原本期待能在下期节目开录前,可以眼如秋水目若朗星,事实上,却是双眼飘忽,弥漫着清烟般的惆怅上阵。

出事当晚

上阵前,眼肿的模样看上去太像刚从思密达割皮而归。无奈只能带着墨镜开录。

在圣诞节连续两天录完人机大战专辑后,26日清晨继续消防战士专辑,腾挪翻飞,及至夜间22:30最后一个训练项目紧急滑杆时,双目中已一目不见一目朦胧。

第一次练习时,夹脚松开太早,导致半月板旧疾剧烈冲撞,第二次练习时,不敢松开,紧盯地面,模糊不清,等到松脚时,除了蛋疼得想死,别无他物。

两次列队硬撑后,天旋地转,两股战战,只能趴下,撑了几天却在最后功亏一篑,郁闷不已,心下还觉得躺上一晚,兴许元气当缓。懵懵懂懂出事1.5小时后,第一次自掏鸟窝,触及宝物,浑身一震,此宝相比平时立体丰盈,坚实肿胀,陡然膨大两倍半有余,至此,我再是后知后觉,也知道大事不妙,吾命休矣。

27日凌晨1点,第一次送往急诊B超,遭受毫无人格的屈辱检查后,(此处暂时按下不表留待后续)急诊的泌尿科小实习医生拿着检查结果傻傻地看着我不知咋办,叽歪了半天,告诉我要么你自己转院吧。那是我最绝望的第一个夜晚。

在这个夜晚,我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到紧急咨询的专业人士,不知道“爆了”和“碎了”的差别在哪里,不知道血肿到什么程度会坏死,那一刻,我在医院外笼罩着浅浅雾霾看不见星空的深夜苍穹下,一只眼瞎着,一只眼半瞎,坐在推起来震颤有力、轮子还时不时卡壳的轮椅上,忍受着伤痛反复的颠簸,除了无助,就是悲哀。

我厚着脸皮,半夜里叫醒了我几个非泌尿科的医生好友,紧急讨教,主力问题围绕在:现在能咋办?万一坏了以后还能不能用?影响战斗力吗?影响生育吗?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在那个午夜,我被深刻普及了一生中男人最重要的生理常识,终于明白“一只在,激战洒种可尽情随意;两只无,大圣一柱也休想擎天”的真谛。

这个道理明了的霎那间,我摸了摸自己的另一边,用力捏了捏,确认并不痛,心下多了几份蛋定,虽然心情依然悲哀,但至少还能用,温饱尚存,可慢慢再图小康,否则活着干嘛?那时的我,完全想不到司马迁老师的任何光辉事迹。

就这样,我在一个黑夜,独自做好了一个蛋蛋将被割掉的最坏打算。在朋友的疏导宽心下,回到宾馆。医院没有冰袋卖,我让助理到超市冰箱买上几瓶冰冻矿泉水,两腿劈开,步缓行迟地将屁股挪到床上,手持冰器,不停地变换角度,冷敷了两小时,整个过程,不忍直视。

那个夜晚,我为我的蛋蛋悲哀,我觉得对不起这个陪伴多年的好兄弟。

这些年来,他无怨无悔,不像脸蛋总想着招摇世间,这位蛋兄从来不需见天日,一直躲在幕后,默默耕耘,总能给我作为一个男人最大的人生快乐。可我却没能保护好他,心中有愧。

那一刻,我看着我那变形的蛋兄,腹部剧痛,无比凄凉,惟有孤独。

张真人点评:言之契契,令人痛心疾首,感人心肺,尤其 在那个午夜,我被深刻普及了一生中男人最重要的生理常识,终于明白“一只在,激战洒种可尽情随意;两只无,大圣一柱也休想擎天”的真谛。这一句是自嘲,可以称得上大彻大悟的修行境界了。和我辛苦创业破产后看淡一切的经历时非常相似。

乐嘉晒佛衣要出家?是因为蛋蛋受伤吗还是真正已经勘破红尘?

乐嘉晒佛衣要出家?是因为蛋蛋受伤吗还是真正已经勘破红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乐嘉晒佛衣要出家?是因为蛋蛋受伤吗还是真正已经勘破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