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网红”宋方金:编剧别让资本追成“包工头”

宋方金从去年就火了,不是因为他编剧的作品,而是他敢说敢做,使其成为编剧界的代言人、吐槽界的扛把子,IP骗局、流量鲜肉、大牌演员等话题他都敢直言不讳。有人质疑他在炒作,而宋方金说,“为什么每次影视行业出现问题都是我们编剧站出来说话呢?因为编剧是这个行业的知识分子和源头,我们必须要对演艺圈所认识、有所提醒、有所批判,这是知识分子的使命和责任。”

一不小心成吐槽网红

“吐槽网红”宋方金:编剧别让资本追成“包工头”

宋方金和谭飞、李星文、汪海林、史航一起创办的自媒体视频节目《四味毒叔》,前几天刚迎来一周年,这几个人在节目中对演艺圈嬉笑怒骂,针砭时弊,激浊扬清,《四味毒叔》团队被《新周刊》评为2017年度“知道分子”。

其实,近几年来宋方金在公众面前似乎也一直是“毒叔”的形象。2014年电视剧《美丽的契约》播出后,爆发了著名的“双宋之争”,当时作为编剧的宋方金公开指责主演宋丹丹擅改剧本,而宋丹丹则称“拍戏不是拍剧本”。去年,《编剧宋方金“卧底”横店带回一线实录:表演,一个正在被毁掉的行当》一文再次引发关注,他直指替身、抠图等行业乱象,堪称“演艺圈的纪检委”。今年1月宋方金又登上《吐槽大会》,全程高能吐槽影视圈乱象,被网友称节目有史以来的最佳表演。在编剧之外,宋方金又多了一个身份——吐槽网红。

“这个身份受到了很多非议,包括很多编剧同行也会认为我是在炒作。”这些年来宋方金一直致力于呼吁影视行业整治乱象,“前几年在一次论坛之后,我接到陈道明老师打来的电话,他说非常感谢你们这些编剧,当行业遇到问题的时候,是你们站出来发声。”宋方金认为,编剧身为影视行业的知识分子,有使命和责任对行业进行提醒和批判。“有时候真的很奇怪,明星们除了演戏之外参加真人秀也没人说他们不务正业,我们在写剧本之余上脱口秀、做演讲就不行了吗?我的初心就是对社会和行业能有推动,所以我很自豪。”

虽然找上门来的节目和论坛活动多了起来,但宋方金并没有放松自己的本职工作,今年下半年由他编剧的新作《新围城》将播出,该剧由杨玏、啜妮、黄圣依等领衔,刘敏涛、柯蓝、张晨光、梁冠华、郝蕾、刘蓓、喻恩泰等一大波实力演技派加盟。宋方金认为,这部剧可以与自己当年的经典电视剧作品《手机》一较高下。

爱批判爱较劲的“乡村文青”

“吐槽网红”宋方金:编剧别让资本追成“包工头”

爱批判、爱较劲,这和宋方金的理想主义性格有关。作为一个出生于青岛胶州市的乡下娃,宋方金从小就有一个文青梦,从初中时他就开始写诗,在《少年文艺》《文学少年》等杂志上发表了不少作品,成了小有名气的校园诗人。“我跟饶雪漫是一拨的,我们是市场化之前的最后一批校园文学作者,之后就是韩寒、郭敬明他们了。”参加工作后宋方金在报社待了几年,之后便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大专班的戏剧文学系,毕业后刘震云邀请他加入与王朔刚成立的影视公司,负责策划工作。

宋方金的第一部编剧作品是数字电影《飞》,他认为这是目前为止写得最好的作品之一,“这基本上是我个人的精神自传,里面的主人公就是我自己。当时看到报纸报道并结合我自身的经历,写了一个想要造飞机的农民的故事。其实造飞机只是一个意向,其实说的是一个人不断想要改变自己原有生活的故事。”《飞》获得了第11届华表奖最佳剧本奖提名。

由王志文、陈道明、梅婷、刘蓓等主演的电视剧《手机》,让宋方金真正打响了名号。2003年,冯小刚执导、改编自刘震云同名小说的电影《手机》火爆上映后,就有好多人想购买原著版权拍成电视剧,但都被刘震云拒绝了。“因为他觉得电影已经把书里想说的事儿都说明白了,就是通讯工具异化了人性。但到了2008年时刘震云又对我说做电视剧《手机》的时机成熟了,这次主题完全改变了,反映的是口和心的距离、人和人的距离、城和乡的距离。”电视剧《手机》因具有的人文深度豆瓣评为8.4分,时隔7年之后,《手机》又焕发出生命力。

有些剧都能闻到编剧闭关写作的宾馆味

“吐槽网红”宋方金:编剧别让资本追成“包工头”

今年被称为“现实主义题材年”,这也是宋方金主要的创作领域,不过他认为,当下不少人混淆了现实题材和现实主义的概念,“现实是一种题材,而现实主义是一种风格和态度。现实题材剧之所以会出现悬浮、不真实,就是因为没有用现实主义的态度去处理生活。”宋方金说自己的创作原则是:不熟悉的不写,不深情的不写,不揭示真相的不写,源于生活、低于生活的不写。“能保持住这几个原则,就有可能让作品有接近现实主义的质感。所以我很欣赏一句话,‘修辞立其诚’,即写作者必须带有现实主义的诚恳态度。”

宋方金说,现在有些电视剧都能让他闻到编剧闭关写作的宾馆味儿,“其实接近生活的方法很简单,比如采风、案头研究,不是说编剧们不掌握这些方法,而是被资本追得太紧了,编剧把持不住。”宋方金称,现在很多情况是,一家影视公司打算9月份开拍一部作品,找到编剧的时候可能已经是6月份了,“对于一部40集左右的电视剧来说,正常的创作时间是一年,现在只给三个月时间,编剧肯定是疲于奔命,无法保证质量,只能再找来几个小伙伴把活给干掉,所以现在基本上是接活的状态,不是当作品去创作。”

跟风现象影响影视业的发展

“吐槽网红”宋方金:编剧别让资本追成“包工头”

除了会受到短视化的资本干扰,影视作品从剧本创作到最终播出,还会受到演员和平台的制约。“一些演员片酬过高,话语权就很大,比如有的大牌明星可以决定用不用替身、进组多长时间,甚至用哪个导演、哪些演员,导致整个剧组围绕着大牌来打牌。”而平台则会根据大数据来制定创作原则,“哪个演员有流量,哪个题材受欢迎,这些其实都是不可预测的,大家都受制于过去的成功经验,跟风现象会影响到影视行业的良性发展。”

宋方金称,目前国内大概只有不到10个编剧对自己的作品有控制权,比如写了《媳妇的美好时代》的王丽萍、《北平无战事》的刘和平、《闯关东》的高满堂、《士兵突击》的兰晓龙等。“并不是说编剧要控制剧组,即便在欧美、日韩也不是这样,但它们有一个非常好的制度,就是编剧同时会身兼制作人,以此来统筹剧组,或者制作人具备编剧的能力。单纯作为编剧而对剧组拥有控制力,即便在韩国也只有几个大编剧可以做到,咱们原来也有过,比如像琼瑶老师,但这种个案没有办法制度化、普遍化。”

目前在国产剧领域,大概只有于正的作品能做到这种编剧兼制片人的模式。但提起于正的抄袭行为,整个编剧行业都非常气愤。“抄袭是编剧们最痛恨的,这就是盗窃!”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也有抄袭现象,但那时候一旦被发现抄袭者就立即从文坛、艺坛消失了,而现在这些抄袭者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更风生水起了,说明对抄袭者的惩罚和重视程度不够。”宋方金认为,要加强法律法规层面的建设,“对于于正这样拒不道歉的抄袭者是不是能列入‘老赖’名单?只有我们一起努力才能净化这个行业。”

人物简介

宋方金,山东青岛人,编剧、作家,代表作有电影《飞》、电视剧《手机》《为了一句话》《决胜》等,曾获第11届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剧本奖提名、搜狐电视剧盛典年度新锐编剧。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刘雨涵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吐槽网红”宋方金:编剧别让资本追成“包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