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站价格战成因调查

加油站价格战成因调查

导读

最初价格战仅限于民营加油站之间,后来由于国家不断推进油品升级换代,正规民营加油站采购的地炼油品和国营的油品质量相差无几。中国业内一直希望有一个能反应国内成品油供需情况的价格,理想的情况下可能会推动进一步开放成品油市场价格。

从今年四月底五月初开始,在中国油气行业市场竞争最为充分的成品油流通领域,爆发了一场零售价格战。

最初的一个月,中石化在东北和北部省份主动开始削减零售价格,而现在,价格战已经从上述省份蔓延至东部和东南部省份,为了应对这样的竞争,中石油和BP等公司也开始纷纷提供类似的折扣。

记者向中石化内部人士询问时,得到了确认。“中石化的确采用了降价促销的方式,目前还是全国的局部地区。”他告诉记者。而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上述地区中石化方面采用了每升降1至1.5元的折扣。

“过去我们周二周六会降价一块钱,因为中石化调整了竞争策略,我们也跟进到每周二周六加油降一块五,这样的竞争在山东和河南非常明显,后续或许还会有更大的折扣。”山东地区一位民营加油站老板告诉记者。

依据一家成品油机构的统计,在价格竞争最为激烈地区之一的山东省,其省会济南市的92号汽油五月份的零售均价仅为3.92元/升,比发改委规定的指导价格低了接近2.30元。

同时,战场也开始从北方蔓延至东部和东南省份。“目前广东省也开始有了价格战的苗头,未来的竞争形势还说不准。”一位广东地区的加油站老板告诉记者。而上述机构的统计中,广东地区的92号汽油价格也较政府指导价格下降了1.2元/升之多。

“本轮降价,对国道省道和小乡镇影响较大,县城和市区内站点的影响就比较小了。”宏兴资讯副总裁柯向红向记者介绍,“尽管看上去是全面降价,但两桶油此次采用了有策略的局部降价,降价幅度最厉害和最早的地区,就是过去民营加油站搞价格战最严重的地区。”

而无论是业内人士还是机构分析师,都向记者表示,此次价格战,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均为过去20年来之最。

“大象”的有力回击

6月2日,中国石化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王玉普在广东召开了驻粤企业工作座谈会。会上他明确表示,在市场竞争中,要“不惧强敌、敢于亮剑”,“综合发挥我们的网络优势、品牌优势、油非互促优势,打造差异化竞争优势。”

尽管记者不得而知他口中所说的“强敌”究竟是谁,但从2014年开始,民营加油站开始采用价格战的策略,逐步侵蚀“两桶油”的市场份额。

“2014年以来,成品油加油站的利润不断提升,保守估计加油站的租金水平和出售价格涨了3-5倍以上,”柯向红说,“导致了很多资本进入这一领域,由于他们不太熟悉油站经营,立竿见影的价格战就成为了最重要的措施。”

他表示,最初价格战仅限于民营加油站之间,但由于后来国家不断推进油品升级换代,正规民营加油站采购的地炼油品和国营的油品质量相差无几,甚至国营加油站也会采购地炼油品,导致两桶油特别是柴油市场被民营加油站大量占领。

此外,海外IPO进程的开启也加大了中石化保份额保销量的压力。但可以明显看出的是,此前一直维持价格在国家指导价格以下一点的国营加油站,此次舍弃利润保市场,会对加油站整体的利润空间产生负面影响。

而对于此次价格战会否再深入、更持久,多位业内人士和专家均向记者表示,难以预计。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国务院发布的《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明确表示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发挥市场决定价格的作用。

而在这一轮价格战的竞争过程中,目前发改委所规定的成品油零售指导价格形同虚设,市场竞争均在这一价格之下展开。

于是,有分析师就向记者预计,这次价格战可以说是产生市场价格的试炼。“中国业内一直希望有一个能反映国内成品油供需情况的价格,理想的情况下可能会推动进一步开放成品油市场价格。”她说。

供应充足改变竞争结构

“降价的最主要原因还是来自于市场的供应过剩。”全球标普普氏的分析师周小艺告诉记者。

一方面,地方炼厂的开工率从去年1-4月平均的56%上升至今年同期的63%,加工量的上升增加了成品油供应。另一方面,混合芳烃和轻循环油(汽柴油的混调料)进口又创新高,导致混调汽油和柴油的供应量也在上升。

“混调油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规避税收,所以这方面的供应上涨对市场的冲击极大。”上述广东地区的加油站老板告诉记者。

从出口层面看,今年一季度国家没有发给地方炼厂出口配额,发给三桶油的出口配额较去年同期也出现大幅度下降。“尽管终端加油站的需求稳中有升,但是难以消化供应过剩的情况。”周小艺说。

综合上述事实,在供给非常充裕的情况下,通过降价来争夺市场份额成为了有效的选择。但通过记者多方了解,目前在加油站端进行的价格战,似乎并没有传导至上游的炼化企业。

“我们还是正常出货,价格方面的波动并不大。”无棣鑫岳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他同时表示,加油站一端的价格战对于炼厂生产的影响并不大。该炼厂是山东地区主要的地方炼厂之一,每年获得的进口原油使用权为240万吨。

“目前山东地区的成品油出厂价格还是比较稳定的,有些炼厂价格甚至有一定的上涨。”山东澳领能源服务的窦萌告诉记者:“价格战影响最大的还是民营加油站,而非民营炼油厂。”

不过,上述业内人士均向记者表示,加油站这块的市场竞争本已十分激烈,两桶油的进场加剧了竞争的形势。“民营加油站的实际利润,可能每吨油不到三百块,这种情况下,两桶油的加入会让竞争更加白热化。”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孟凯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綦宇 北京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加油站价格战成因调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