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报专访李思思:三十而立出自传《有点意思》

2016年10月20日讯,央视主持人李思思近日带着她的自传新书《有点意思》,在赤兔直播首次尝试当下流行的“网络直播”。《有点意思》本月由中信出版集团出版,书中分享了她近年工作、结婚、生子的故事。直播后,李思思接受了北京晚报的采访。

北京晚报专访李思思:三十而立出自传《有点意思》

第一次见生活中的李思思是2008年,记者和李思思在同一所大学、同一个学院、读同一个专业,称她“学姐”。当天一身牛仔背带裤的李思思像个中学生一样同样素颜出现在新闻学院的会议室,和老师、同学们开会讨论一个北京奥运晚会的流程。当时,记者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私下里的安静,全程几乎没说几句话。

如今的李思思不但“话密”,采访全程语速超快,动不动讲个笑话,与此前学生时期已大不一样。虽然还是素颜,一身运动装、棒球帽,抱着一个粉色凯蒂猫的保温杯,但李思思直接就坐在了记者面前的转椅上,跟所有的工作人员大笑:大家可都别这么严肃啊!聊天时还不时提及自己的儿子“元宝”。从22岁到30岁的跨越中可以看出,这几年她成长飞快。

现在的李思思,三十而立,是春晚历史上最年轻的主持人。2014年12月儿子出生,两个月不到,她减肥几十斤,剖腹产的伤口还没有养好,依旧上了2015年春节联欢晚会。她此前在北大上学时是校花,写过一本《未名湖畔的玫瑰》,《有点意思》是她第二本书。

北京晚报专访李思思:三十而立出自传《有点意思》

当年北大的“御用女主持”

当时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经常举办大大小小的晚会,甚至央视的许多大型晚会也在这里举行,北大校园里常见庞大的直播车停在路边。而李思思在校读本科和硕士的那六年,几乎大大小小的校园晚会都是由她担任主持人,那时的她对于主持早已驾轻就熟。聊起校园往事,李思思调侃起起来:“你们这些学弟学妹,说起来,都是看着我的主持长大的啊。”

当记者提起北大往事的时候,李思思清楚地记得改变她人生的一天,那是她第一次主持大型晚会,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底下好几千观众。“我印象特别深刻,是一个教育节的开幕式。在那一刻看来,是特别大的活动,辅导员说那个活动很重要,我开始很有压力。以至于到后来我们上台前辅导员开始给我们减压,说就当底下坐的都是萝卜。”说到这李思思大笑,“当时上台突然发现,在舞台上清清晰晰能看到第一排、第二排观众的脸,那一刻就更紧张了,但好在还是磕磕巴巴主持下来了。”

此后,李思思成了北大的“御用女主持”,但这并不是她的理想,“我原本相当外交官来着,后来上了北大,希望能留校当个大学老师,比较安稳,关键还有寒暑假,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反正就是没想当主持人。”但一次一次的主持,让李思思也开始犹豫,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李思思在书中不少篇幅写自己的母亲,母亲的优秀和强势让她又爱又怕。马东在给李思思写的序言中透露,李思思参加完“挑战主持人”之后,大家都希望她进央视。李思思一直管马东叫“大叔”,是因为马东去“忽悠”李思思的妈妈,希望思思能留央视当主持。“我和她父母交流后,虽然没起什么作用,却奠定了我的辈分。”马东作为拉李思思入行的人,打破从不写序的原则为李思思写了一篇充满回忆的文章。

北京晚报专访李思思:三十而立出自传《有点意思》

“人生赢家”提起家人却心酸

新闻联播主播、同李思思在春晚合作过的康辉用四个字代表了几乎所有朋友对她的看法:人生赢家。“无论从哪个角度看,30岁不到的思思都是人生赢家,一个人生如此顺利的人,说什么都难免有些‘拉仇恨’。”康辉说。但书中李思思袒露了自己的脆弱和疲惫。

赢家也有代价,代价之一就是每年过节无法和家人度过,在儿子的成长期没有足够时间陪孩子,谈到这,李思思一脸心疼。“现在有了宝宝之后更会对家人感到愧疚,有时我就觉得,那么多时间都花在工作上了,真的有点亏欠他们。”李思思说。

前两天李思思做重阳直播,父母想念她了,只能从电视里看她,抱着宝宝一起看。“我一出场,孩子就指着我说‘妈妈’,他能在好多人当中认到我,我说话的时候他就使劲儿鼓掌,期间有跳舞、唱歌什么的,他也跟着跳。”李思思说,一岁多的元宝会鼓励妈妈好好工作,母子电视里相见,“可是有时候想想挺心酸的,我和孩子只能是用这样的方式相处。”

另一个付出就是李思思在剖腹产后两个月就主持了春晚,一边坐月子,一边喂奶,一边减肥恢复身材,这些加起来让她痛不欲生。“我坚持所有的裙子都是按照我之前的尺寸做,这就是说,如果当天我减不到之前的体重,那连改的时间都没有了。”李思思对自己特别狠,在上台前礼服拉链拉上的时候她才松了一口气。

李思思最难的是要运动健身,身体虚弱、腹部伤口还没愈合,也许是曾经练舞蹈出身的她自备吃苦精神,但她很多次坚持不下去,“累倒在床上,没有声音地大哭,泪水湿了枕头”。哭完,她继续“自虐”。经历过一切苦痛的她对记者云淡风轻地笑笑说,我打算再生个二胎呢。

记者最好奇的是,“人生赢家”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狠,或许是母亲的严厉、同事的优秀,和自己要求完美的个性。“当你工作在这样的环境里,迫不得已一定要这样的,因为你身边有太多像董卿、朱(军)哥、周涛姐这种前辈,他们都还在不断充实自己、不断在努力。”李思思是这样回答的,“他们都已经达到金字塔尖了,可还愿意去拼,我不知道我有什么理由不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北京晚报专访李思思:三十而立出自传《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