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要带我们走的灵修之路——和冯小刚刘震云互掐后的沉思

崔永元要带我们走的灵修之路——和冯小刚刘震云互掐后的沉思

崔永元最近又爆发了,这回不是质疑转基因,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老朋友冯小刚。因为据说冯小刚马上就要上马《手机2》的拍摄。

崔永元要带我们走的灵修之路——和冯小刚刘震云互掐后的沉思

我们知道,15年前,冯小刚的贺岁电影《手机》曾经和崔永元之间掀起过轩然大波。因为在电影中,说到了一个和崔永元《实话实说》类似的访谈节目《有一说一》,而扮演该节目主持人的葛优在电影剧本中出过轨。

崔永元对此耿耿于怀,他觉得这是对他的隐射,直到多年后,才传出和冯小刚和解。

崔永元要带我们走的灵修之路——和冯小刚刘震云互掐后的沉思

但是这次,由于新剧的即将启动,崔永元不但把编剧刘震云也一起骂了进来,还晒出了和其的短信聊天记录。

崔永元要带我们走的灵修之路——和冯小刚刘震云互掐后的沉思

崔永元要带我们走的灵修之路——和冯小刚刘震云互掐后的沉思

崔永元要带我们走的灵修之路——和冯小刚刘震云互掐后的沉思

这部戏应不应该拍,是小崔还是刘震云冯小刚对咱们姑且不论,这次我们就借着这个事来说说常年让崔永元困扰的抑郁症,我们从一个全新的角度说起,希望不但是崔永元,所有有不良情绪的人们都能通过灵修之路找到真正的自己,原本的宁静。

崔永元曾经这么描述过抑郁症:你去治一定能好转,但是每年肯定还要复发。

从他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抑郁症好像很顽固,并且我们似乎可以得到这么一个信息:医院的治疗似乎不能根除这个病症,只能暂时消除这种病症的症状。

这是为什么呢?

如果你去医院治疗焦虑或者抑郁,医生一般有两个方法,第一就是让你避免刺激源,比方说梁朝伟有段时间入戏太深,情绪抑郁走不出来,有人就教他在演完戏后两个月期间不要和剧组任何人来往,结果梁朝伟试了还挺有效。

医院的第二个方法就是让患者吃药,其实药物中大多含有一些镇静的成分,由于服用后人感觉昏昏沉沉也不多想了所以抑郁的状态就得到减轻。

抑郁症其实非常可怕,当年张国荣就是因为这个自杀的,崔永元在多年前和赵本山宋丹丹表演《昨天 今天 明天》小品的时候,由于在排练期间好几次没能玩转一个道具,就表示过还不如死了的想法。所以抑郁症患者的这种想法非常可怕,也不容易被常人理解。

医院的这两种方法都只能短暂缓解抑郁的症状,而不能根治,因为抑郁症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哲学病,他和人的思想观念很有关。

在说解决方法之前我们可以回想一下演艺界的诸多有抑郁症的喜剧明星,从国外到国内那可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比如:憨豆先生,金凯利,周星驰,葛优。

崔永元要带我们走的灵修之路——和冯小刚刘震云互掐后的沉思

崔永元要带我们走的灵修之路——和冯小刚刘震云互掐后的沉思

崔永元要带我们走的灵修之路——和冯小刚刘震云互掐后的沉思

崔永元要带我们走的灵修之路——和冯小刚刘震云互掐后的沉思

很多人会觉得很奇怪,喜剧演员嘛,每天就是搞笑的怎么还会抑郁呢?这里有多方面的原因。

1:情绪难以发泄:我们平常人有点什么不愉快的事可以看看喜剧来获得宣泄,但是喜剧演员本来就是搞喜剧的,那点搞笑的套路他太清楚了,所以比一般人来说找到发泄渠道难。

2:要承载悲剧内核:由于要把观众逗乐,所以喜剧演员表演的都是社会底层的小人物,表演的很大程度上有悲剧成分。

3:控制欲强:喜剧是一个控场的艺术,它的笑点都是精心设计好的,一旦有包袱下面观众没笑将强烈打击表演者的自信心,所以表演者都是悬着一颗心在表演。

喜剧演员的情况也能佐证平时幽默风趣的崔永元为何同时能混合抑郁的体质。

那么刚才说了,抑郁其实是一个哲学问题而不是单纯的医学问题,现在我们就来详细探讨抑郁的形成机制和作用机制,还有应对它的主要方法。

简单的来说,大部分人都有两个我,一个大我,一个小我。

一个是本源的大我,忙忙碌碌的自己不太容易发现。而那个经常制造事端的小我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他的存在。

小我需要名利,他需要通过比别人更多的物质财富和名气来证明自己的优秀,或者说自己的存在。

小我造就分别心,在小我的眼中,高低贵贱一目了然,本质上不认同平等观念。

小我喜欢制造冲突,负面情绪是让小我发展起来的源泉,小我通过让对方愤怒,激发出对方更庞大的小我来让对方和自己参演同一部剧。

小我通过思维和感知运作,通常让人感觉很聪明,但实际上缺乏智慧。

小我需要不断用负面情绪煽动性地激发世人对自己的尊崇,刷存在感。

而事实上,当一个人遭遇困境或变得一无所有时,小我反而随之崩溃,因为小我没有了可以炫耀的资本和发展的土壤。所以慧能大师曾经说过: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志。

同时,很多人没注意到痛苦的感觉其实是有瘾的,有些人常年处于悲观,失望,愤怒的情绪中很大程度上有享受这种感觉的成分。

我们目前所能看到的所有的精神性疾病其实都是小我的夸张表现,小的焦虑,抑郁情绪每个人几乎都有,而焦虑症,抑郁症只不过是把这种特征夸张化了。

走在路上有时会看到一些人自言自语,这时候你会意识到对方精神有问题。但是在生活中,小我不断推动思维运转,自己和自己说话的情况屡见不鲜,这在本质上其实没什么不同,只是那个路人行为更夸张进入了病态而已。

我们在社会中被迫扮演者各种角色:律师,医生,护士,会计师,老板,学生,老师等等。我们和小毛头说话的语气肯定和老板对话不同,可见我们很会扮演角色。而任何角色都不是永恒的,它有生灭的过程,退休后就不是员工,房子卖了以后就不是业主等。

扮演角色没有错,但是执着于角色,认为生灭无常的外在既是永恒,对角色入戏太深就会引发小我的不断膨胀而导致心理问题。

而本我并没有这些身份,也没有必要得到权威机构的认同而高人一等。“我”本自具足,“我”本来就是圆满的。

再想想慧能大师开悟时候的那几句话,就明白过来了:

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世界的底色是宁静和安详,任何的冲突和事端只是其中的插曲,是生灭法不是永恒。

如果有了灵性的修行,再来经历当下的事情,情况就会有所不同。

对于崔永元来说,照样在微博说说也无妨,表达表达反对意见,但不会过于激烈,也不会睡不着觉。

最后我给大家讲个故事:

曾经有一位哲学家去看望一个40多岁已经晚期癌症的女士,女士非常高兴,大家有说有笑。

突然这位女士发现她祖母留给她的珍贵的钻戒不见了,她严重怀疑是照顾她的保姆干的。一时间,她气急败坏,骂骂咧咧。

哲学家没有提出异议,只是要对方想三个问题:

1: 现在这个阶段这枚戒指对她还有多少意义。

2:你认为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3:剩下的日子怎样过才有意义。

这位女士当天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第二天,哲学家听说这个朋友开始送朋友东西,把自己身边值钱的或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物全部送给了她认识的人,其中也包括那个怀疑拿了她钻戒的保姆。

几周后,哲学家再去看她,她愈来愈衰弱,却越来越有光彩。

她死后的第二天,朋友去整理她的遗物,在客厅的一个盒子里找到了这枚钻戒。。。。。。

觉悟后,生活会变得巧合般的圆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崔永元要带我们走的灵修之路——和冯小刚刘震云互掐后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