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青春物语——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主题意蕴

残酷的青春物语——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主题意蕴

如果按照类型划分的话,《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算是一部青春片,青春的年少轻狂,对爱情的懵懂渴望每个人都感同身受过。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中,导演赵薇通过以为郑微为首的一群人青春故事的讲述, 将童话的梦幻与想象,青春的悸动与张扬,爱情的美好与感伤,现实的无奈与苍凉,共同交织构成了一则香春残酷物语。

残酷的青春物语——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主题意蕴

影片通过对郑微对完美爱情梦想的执着追求以及大学生活的美好憧憬,展示了对青春时期梦想的向往与歌颂,表现了导演对青春梦想的追忆和留恋。青春是一场接一场的梦, 影片叙事开始于郑薇的梦境,梦中的郑薇化身为美丽的白雪公主,在王后邪恶的笑声中,期待自己的王子以完美的爱情拯救自己,当郑薇从梦中醒来,观众发现她正处于嘈杂的火车车厢中,这是大学新生郑薇前往学校报到的旅程,刚刚结束的梦境其实作出如下暗示:获得美满的爱情,是郑微对于将要开始的大学生活最为热切的憧惕事实上,郑薇正是追寻爱情的脚步才填报了这所她将要到达的大学学习土木工程专业,因为郑薇爱恋的对象——她自五岁起就立志要嫁的男生林静,已经在这所大学就读,这是爱情至上的人生选择,当立志这个词支配的对象不再是报效祖国献身革命,而是嫁人时,其意义不仅在于以反讽的方式获得令人啼笑皆非的喜剧效果,更为要紧的是,这实际上表明爱情已经成为郑薇青春岁月的核心主题。

残酷的青春物语——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主题意蕴

青春叙事不能免于对伤痛体验的表达,而伤痛主要来自于个体意设与社会现实的紧张与碰撞,导演通过对于青春伤痛的把握,作品获得了透视人生社会与时代的锐利与深刻。《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主要情节是郑微所经历的两段失败的爱情:林静和陈孝正先后离开了郑薇,既然爱情是郑薇青春时代的主题,那么爱情失败自然是郑薇最大的青春伤痛。对于陈孝正而言,青春的感性迷失只是一瞬之梦, 当不甘失败的曾毓以公派留学美国为条件要求陈孝正离开郑薇时,陈孝正终于根据利益原则遗弃了 郑薇,他最后也流下了眼泪,就意味着他同样体验着来自与现实原则的伤害,虽然放弃郑微是他的主动选择。青春的伤痛有时是来自于“郑微式”的完美梦想的破灭,有时是来自于“陈孝正式”的在残酷的社会现实面前,人性的迷失或扭曲。

残酷的青春物语——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主题意蕴

个体经受青春期的伤痛后,必然走向对于特定价值的认同并形成特定的主体性,影片中的在梦想破灭的伤痛中体悟到的痛苦与喜悦,迷茫与执着的过程就是成长。每个人都在成长,不同的是他们成长以后的模样。郑薇成长在于她在经历了爱情冒险的磨砺、挫败与考验之后,最终拒绝了两个曾经抛弃过她的男人的爱,完成了自我的升华与强大,同时完成了对曾经自我的肯定,对道德艰苦卓绝的坚守,真正掌握自己了的命运与爱情。陈孝正的成长在于他在残酷的社会现实面前背叛信念,选择利益。他为了得到公派留学的名额,抛弃了郑微,为了获得绿卡而跟一个美国女人结婚,并取得事业成功后,他又断然抛弃美国妻子回到中国大展宏图,他深信对利益原则的认同是人间最大的真理,为利益所做的任何选择都具有无可辩驳的真理性。而本能地拒绝对于现实原则的认同,依然试图抓住青春的影子,拒绝成长的阮菀,最终只能随着逝去的青春那样逝去了生命。

残酷的青春物语——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主题意蕴

青春是人生中最美好而又残酷的时期,正如赵薇所说:“青春是一场落寞的狂欢。”无论你是正在经历青春,还是青春不再,《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都为观众提供了一个缅怀青春,落寞狂欢的机会。青春就是用来回忆的,致我们已经逝去或终将逝去的青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残酷的青春物语——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主题意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