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恋爱6年婚姻 说没就没了

4年恋爱6年婚姻 说没就没了 -

4年恋爱6年婚姻 说没就没了

她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去,他说他全都能够包容。时间和距离都没有阻挡他们的结合,她确信她真的拥有了爱情。可4年的恋爱,6年的婚姻,10年的感情却没有经得起他一个电话的否定。

是菲帆(化名)发来的短信打动了我,在短信里她说:“我认为婚姻的圣殿并非超市的大门,我努力争取,却被伤得痛不欲生。

”一个人对感情怀着敬畏,这样的经历我愿意聆听。

菲帆在讲述中并不隐藏自己的真性情。她流泪,悲伤中并不带埋怨;她斥责,愤怒里也没有疯狂,她只是把她的经历说出来,像所有想爱、要爱却得不到或者失去爱的女人那样。

小城,莫名其妙的孩子和家

我出生在湖北的一个小城,我的父母因为工作原因长期两地分居,从我记事起,家里就是母亲、我还有妹妹三个女人在相依为命。直到9岁那年,爸爸回来和我们住到一起。从妈妈脸上的红晕和那份忙进忙出的快活劲,我这才明白,原来家里有一个男人,是可以让全家人的生活都变样的。

过了两年特别快乐的日子,可惜好景不长。11岁那年的一天,我回到家,发现家里一片狼藉,妈妈疯了一般掀锅摔碗,原来爸爸在外有了别的女人。从此以后,我和妹妹要面对的不再是父母的笑脸,而是憔悴的母亲,和沉默的父亲。父亲的心根本不在家里,而妈妈的心因为父亲的背叛而装满了伤痛。她对我的唯一要求是每天晚上出去跟踪爸爸。一个11岁的女孩,走漆黑的夜路跟踪一个成人,经常就会跟丢了。每次跟丢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家,我无法向满脸泪痕的妈妈交待。

这场婚变让妈妈的身心受到重创,她时不时就住进了医院,我每天放学回家做好饭,照顾小我5岁的妹妹,还要到医院去看护妈妈。这个家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15岁的我为了养家,在学校老师的叹息中参加了工作。

16岁那年,父母终于离婚了。但离婚并没有让妈妈得到解脱,她彻底病倒了,我努力工作,赚钱养家。可18岁那年,我发现自己怀孕了,一直被感情折磨着的妈妈知道后对我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跟谁怀了孕,就和谁结婚去。

让我怀孕的那个人是我的同事加兴(化名),大我7岁。在一次聚会上,我喝多了点,他自告奋勇地送我回去,一切都是在我不知情的状况下发生的,对我来说无异于是一场强奸。

迫于无奈,我只有嫁给了这个被我称之为丈夫的男人,并且生下了我的第一个孩子。我自己都还是个孩子,根本无法面对这个莫名其妙产生的家,我只有把所有心思都投入到工作当中去。

后来我承包了一家小酒店,开始了创业。都说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但我对加兴却一直培养不出这样的感情。

有一天,加兴和朋友在外面吃饭。我去找他,推开房门,我发现一个女人坐在他的腿上,神情亲密。换了任何一个妻子都会无法接受,可我心里却只有高兴。我终于可以离婚了,为了能离婚,我放弃了我已有的全部,带着孩子和银行欠款,净身出户。

一段沉默过后,菲帆抬头问我:“我可以抽烟吗?”我说当然可以,说完把烟灰缸递到她的身前。

广州,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婚离了,代表着一段过去的结束,但未来并没有因此而清晰。我有了抽烟的习惯,在烟雾中浑浑噩噩混时间,有一天,我掐灭烟蒂,对自己说:为了女儿,为了我自己,我要坚强地活下去。

为了多赚钱,1995年我南下到广州打工。一次几个朋友聚会,我能感受得到一双热情的眼睛时刻跟随着我,我本能地逃避着。他叫和洲(化名),和我同年,那年我们都只有24岁,正是渴望爱情的年龄。

当晚,他送我回家,也许是都太紧张吧,我们一路无语。到我家要经过一个涵洞,涵洞里有一条排水用的明渠,明渠上铺的石板有一块是断掉的。光线太暗,我们谁也没看到,在踏上断石板的一瞬间,我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情急之下本能地把手伸向和洲。和洲在关键时刻一把拉住了我,顺势拥我入怀里,吻了我。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惊魂未定的我被弄懵了,在和洲的怀里,我的意识不停地旋转,那一刻我才觉得自己是一个女人,一个娇小柔弱渴望保护的女人。做女人的感觉真好!

我们抬头看天,月亮真圆!我们一起感叹着,才发现今天是中秋节。同在异地漂泊的我们,立刻被一种莫名而又共同的情绪笼罩着,剩下的那段路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但又好像已经说了千言万语。

人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第二天夜里,我站在阳台上,独自想着心事。无意中发现楼下的阴暗处有一点火星在一明一灭地闪烁着。是和洲吗?我整个人一瞬间被点燃了,直觉告诉我,是他。我不顾一切地奔下楼幸福地和他拥在一起。

拥抱是热烈的,这之后呢?尽管我对爱情非常向往,但理智告诉我,应该拒绝这份爱,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还带着个孩子,和洲未婚,又那么聪明努力。我觉得我们不可能走到一起。

为了回避他,我选择了第二次离开,去了广东的另一个城市。

一切恢复平静,重新开始工作。一次我出去办事,身上的钱被偷了,我一下子急得哭起来,那都是公司的货款啊。第二天,我的呼机响了,上面留言:请到火车站接我。落款是和洲。在火车站,风尘仆仆的和洲带着6000块钱来找我。这时我才知道,分别的那几个月里,和洲一直在打听我的消息,他从朋友那得知我遇到了难处,立刻心急如焚地赶来,那6000块钱是他当时全部的积蓄。

从那以后,和洲每个月都坐火车来看我,那时火车票很紧张,时常买不到坐票,和洲就要在拥挤混乱的车厢里一站10多个小时。面对这样痴情的人,我又怎能不感动?

南京,焦灼的背影

1999年9月22日,我们结婚了。结婚的日子是和洲选的,取“久久相爱”的意思。

结婚后,我来到武汉上班,他也在武汉附近的一个城市找到了工作,我们过起了甜蜜的周末夫妻生活。很多人劝我放弃自己的事业,和他住在一起,但我没有,我的事业在武汉有着很多发展机遇,我想我们的爱情共过患难,经过了那么多时间和距离的考验,我们的婚姻一定是牢固的。

到现在,我和和洲有了一个5岁的女儿,我打算再过一段时间,再多赚一点钱,我们一家人就能够团聚,朝夕相处了。

今年6月,因为工作的需要,和洲要到南京进修半年。9月12日,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从来没有爱过我。从接到他电话的那天起,一直到20日我带着小女儿动身去南京的这8天里,我日难食、寝难安,体重一下子减少了10公斤。

到了南京的第二天是9月22日,恰好是我们结婚6周年的纪念日,和洲在南京的同学们组织了一个聚会给我们庆祝。聚会中,和洲的手机响了,我就察觉到他的不安。和洲先是挂掉,然后是不接,手机铃声一直执拗地响着,他这时才起身,拿着手机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里接听。我就坐在他旁边,他接电话时慌乱的神情我一一看在心里,作为女人,凭感觉我也知道那个电话来自另外一个女人。

在酒桌上,想着今天是我们结婚6周年的纪念日,想着12日那个绝情的电话,想着我们以前跨越千山万水相聚的那些个珍贵的片断,我的心里百感交集,一时各种滋味齐涌心头。

那天我喝了很多酒,睡到半夜醒来,却发现和洲不在我们身旁。女儿告诉我,她看到爸爸出去了。我有点不放心,出门去找他。在招待所门前,我看到和洲的背影,那个背影曾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然而此刻这个背影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拿着手机左右乱晃。

我的眼睛一下子模糊了,眼泪涌上来,我抬起头,发现今晚的月亮也很圆啊!

场景多么相似,一样的月光,一样的背影,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生命真像一场轮回,我仿佛又回到了妈妈的轨迹里,难道我要做妈妈不幸的延续吗?

[编辑手记]爱不爱

很多人都曾经问别人或者被别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你到底爱不爱我?”当我们于大千世界中相遇,不知道这是否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我们会问;当我们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时,我们会问;当我们相知竟成陌路,陷入走还是留的矛盾之中,我们更会问。

很多时候,支撑我们做出不可想像的努力的,正是这样一个问题的答案。于是,千山万水亦可跨越,人海茫茫无所躲藏。然而,这样一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总是叫人满意的,因此,才有了菲帆与和洲的故事。

和洲说他从来没爱过菲帆,这样的话非但我不信,和洲自己恐怕也不信。我能相信的是,也许他现在真的不爱菲帆了。

不爱就不爱吧,这种事当然勉强不来,但不要说什么从来没有爱过,更不要轻易否定对方的爱。那样不光是对别人的残忍,也是对自己的背叛。

真情才是基础

乐天和若冰能够由网恋步入现实婚姻的殿堂,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把网恋当成游戏。两人处处为对方考虑的多,真心换真情,有了这样的感情基础,不管未来遇到怎样的困难,都能携手前行。

网络只是相识的媒介,真情才是他们结合的基础。真爱让他们甘于清贫,幸福快乐;真心让他们为了彼此的前途,甘愿为对方付出,他们的爱不仅实在而且令人羡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4年恋爱6年婚姻 说没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