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离伊拉克

“终于回国了!”6月27日下午,在伊拉克北部萨迈拉电站营地里拉被困两个多星期之后,林女士抵达上海。

林女士是伊拉克萨拉哈丁省萨迈拉电站(Samarra)项目的一名普通工人。这个电站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CMEC)承建,CMEC又分包给了其他公司,林女士即为分包商招募的工人。她在6月25日作为第一批撤离人员,乘坐伊拉克军方的武装直升机,成功从被困营地抵达首都巴格达,并在次日乘坐民航顺利飞离伊拉克。

2011年12月,CMEC与伊拉克电力部火力发电项目公司签约承建萨迈拉电站项目,合同总额11.89亿美元,这是伊拉克目前在建的单机容量最大的电站。CMEC负责将两台63万千瓦燃油气机组安装并试运行完毕后完整移交对方,即所谓“交钥匙工程”。电站位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以北186公里,萨拉哈丁省萨迈拉市东南16公里处,是逊尼派在伊拉克的核心区。

6月10日,伊拉克尼尼微省首府摩苏尔被“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下称ISIS)占领。ISIS是活跃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交界处的伊斯兰逊尼派极端主义武装力量,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他们借叙利亚内战招募战士、吸纳资金从而发展壮大,号召重新建立哈里发制度,把分裂的阿拉伯国家再次统一起来。在巴格拉迪(AbuBakral-Baghdadi)的带领下,他们今年1月占领了伊拉克最大省份安巴尔省省会拉马迪,以及首都巴格达以西仅65公里的什叶派圣地费卢杰,统治了安巴尔省大部分地区。

撤离伊拉克

6月5日,电站所在地萨迈拉已经遭到ISIS武装袭击,并一度有部分区域被控制。从萨迈拉到巴格达的交通要道,沿途各城镇都是交战双方争夺热点。

伊拉克安全形势骤然恶化,电站1300多名员工被困营地,直至6月27日才安全撤至巴格达,目前正陆续回国。

据悉,现在还有1万多名中国公民滞留在伊拉克,他们大多希望尽快离开战火仍在蔓延的伊拉克,但能不能回来取决于所在公司的决定,也取决于伊拉克的下一步局势。与此同时,仍有冒险者设法前往伊拉克,试图战火中淘金。

千人陆空大撤离

伊拉克危机中被困的不仅有电站项目上的1300余名员工,还有一个正在建设中的萨迈拉艺术馆项目团队。他们的营地就在6月11日被ISIS占领的提克里特。

“我们13个人是6月11日13时开始,由当地驾驶员开车把我们送到萨迈拉艺术馆的。离开营地仅仅一个小时,提克里特就全面开火了。”来自安徽的艺术馆项目负责人张珍告诉财新记者。

该艺术馆属于伊拉克政府工程,由安徽阿拉贝斯特总承包有限公司(下称阿拉贝斯特)承建。项目于2013年11月正式开工。虽然此次工程在萨迈拉,但是公司营地在提克里特,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仅50多公里,平时往返很方便。

萨迈拉遇袭击后,6月5日,张珍立即向国内总部和有关部门汇报了情况,准备撤离。6月10日与使馆联系,使馆安排他们先行撤到萨迈拉电厂,再由电厂统一安排撤离事宜。6月11日下午抵达电站营地后,张珍心有余悸,“路上没有武装护卫,我们非常害怕”。

张珍在电站见到了负责人金总和田总,此时,电站已在准备大规模撤退,但当时的局势暂时不允许如此大规模的平民转移。在营地外,有军队保护。据张珍介绍,被困期间,还有伊拉克陆军一位指挥官特意过来,告诫项目人员不要外出。

营地之外,离萨迈拉不远处的一个小镇正遭到反政府武装的攻击。一名四川籍工友说,半夜睡得正熟的时候突然炸弹响了,感觉地和房子都在震,那时候才真的觉得自己是在战场。

从被困开始,项目就暂停了,员工全部放假,大把的空闲时间加剧了人们的焦虑。另一名四川籍工友形容说,吃饭时菜的品种少了,大家就会担心,继续被困的话会不会没东西吃了。

两周多的围困之后,到6月25日,人们才看到希望。据林女士介绍,中国驻伊使馆帮忙联系了两架政府军的武装直升机,从萨迈拉营地直接将人员转运到巴格达,分三批,25日两批、26日上午一批,总共撤离了60人。

一架直升机一次只能运送十个人,让谁先走是个问题。关于如何确定上直升机的人选,林女士和张先生告诉财新记者,各单位自己把名单报上去,基本按年龄来选,有的单位让最老的先走,有的单位让最小的走。营地里总共50多名女性,基本都随直升机撤退了。这是林女士第一次乘坐直升机。飞机噪声很大,但飞得又快又稳,180多公里的路程只花了半个小时。

剩下的约1260人,最后是联系了12辆大巴,于6月26日和27日分两次完成大撤退。每次都是12辆大巴组成车队,由政府军出动八辆坦克加上雇佣的当地安保公司一路护送到巴格达的巴勒斯坦酒店。据张珍介绍,车队从14时开始出发,原本两三个小时的路程,足足开了六个多小时,到晚上20时左右才抵达。

最难熬的是等待的过程。“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走出去。”林女士说,头一批准备撤退的人在指定地点等飞机等了两天,每天行李收拾好了又拖回来,再继续等待。开始还兴奋地给家人打电话,后来特别绝望,就不打了。

进出伊拉克都非易事

看到新闻里说大批中国工人撤离伊拉克,王旭也想回国。他在巴士拉一家为中石油管道局做服务的私企工作,刚到伊拉克才四个月。战争爆发后,王旭很快给公司递交了回国申请,没有获批。

“现在一句话也没有,没说撤退。”王旭有些气愤,虽然当前巴士拉“很安全”,他也不想呆下去了。公司不打算放人,“需要有人顶我的岗才能走,而且我们签的是一年的劳动合同,提前走了公司扣钱特别狠”。

王旭每个月工资1万多,又刚来,现在走的话公司要加倍扣钱,等于白干。但王旭说,自己想回来,扣钱也想回来。

中石油艾哈代布油田的工人杨光也被公司“扣下”了。“现在说非关键人员撤退,关键人员不让撤退。”杨光说,按照合同规定,自己每年年中可以休假,现在早该休假了,孩子也放暑假了,但是公司不让走。

6月中旬,伊拉克局势紧张的时候,杨光觉得可能快要撤离了。但也有不少人想留下来继续挣钱。“一般来这里的工人家里压力都大,好不容易出来了,撤回去能不能再来还不一定呢。”

要去一趟伊拉克并不容易。“去伊拉克办签证,比去美国麻烦。”张宇曾经在中远一家外包公司工作,为开通中远在伊拉克的一条航线,曾只身一人去伊拉克找当地的公司谈合作,“跟你合作的伊拉克本地公司需要发邀请函,由伊拉克外交部发到驻在北京的伊拉克大使馆,我们才能去使馆领签证”。

张宇说,到伊拉克十天之内,还需要验血,“要化验很多东西,化验完了要到当地警察局去备案、盖章,走之前当地警察局还要审批。最后化验结果单上要有两个戳,否则你想走都走不了。”

不过,在化验大厅排队的大多是欧洲和印巴的工人,因为大部分中国工人的签证都是中国公司直接和伊拉克政府订的。这也意味着,中国工人要想离开伊拉克,需要公司和伊拉克相关部门共同审批同意才行。

然而紧张的局势,难办的手续并不能阻挡中国人挣钱的脚步。战火响起后,在伊拉克华人社区里,经常会有人询问如何最快办理签证,也时不时会有人自荐过去做阿拉伯语翻译。一位在巴士拉地区做签证和机票代办多年的商人何先生说,现在油区和华为都还在继续从国内上人,至于那些在库尔德人区域做小生意的商贩,“他们根本不怕,打仗对他们来说基本没什么影响”。一周前一趟国际航班抵达巴士拉,下来的一半都是中国人。现在走特殊渠道代办伊拉克签证,找大企业帮忙做担保,最快一周即可以拿到,费用已经达到男性1800美元,女性2800美元。对于如此高的价格,何先生表示这就是现在的市场价,根本不担心没人办。

中资在伊拉克何去何从

6月下旬,中国驻伊拉克大使王勇在接受采访时称,除了已经撤离伊拉克的中国工人,目前在伊拉克的中国公民还有1万多人,他们当中约80%集中在伊拉克南部省份,10%分布在包括首都巴格达在内的中部地区,另有10%在库尔德地区。在发生武装冲突的尼尼微、萨拉哈丁、基尔库克、迪亚拉和安巴尔五省,没有中资企业员工处在冲突区域。

目前在伊拉克的中资企业主要从事石油、电力、通信和市政建设,以央企和地方大国企居多,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国建筑、上海电气等。它们大多是在2008年之后、特别是2011年底美国从伊拉克撤军之后才来到当地,之前主要是华为和中兴两家通信设备制造商。

华为伊拉克代表处于2004年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区苏来马尼亚成立,已经是伊拉克实力最强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中兴来得更早,1999年进入,也是伊拉克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之一。

石油是吸引中国人的一个重要原因。据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资料,伊拉克已探明原油储量1431亿桶,占世界已探明石油总储量的9.8%;天然气已探明储量3.17万亿立方米,占全球的1.7%。伊拉克经济高度依赖于石油收入,超过90%的财政预算来自于石油收益。

目前在伊拉克,中石油拥有艾哈代布油田、鲁迈拉油田、哈法亚油田、西古尔纳I油田等多个油田项目,平均每个油田的投入都在20亿美元左右,人员至少上千人;中石油、中石化在伊拉克还拥有多条国际输油管道等项目。

中国投资对伊拉克非常重要,除了石油,在市政建设、道路桥梁、大型工程等诸多领域,中国公司甚至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作为在战争中损毁严重的民生产业,伊拉克把电力作为首要发展目标,预算优先。上海电气集团自2008年起就开始承建位于伊拉克南部瓦西特省的热电站;2013年3月、6月及11月,由上海电气承建的瓦西特省祖拜迪电站一期三台33万千瓦机组相继并网发电。目前该电站三台机组处于满负荷发电状态。

2013年,中国与伊拉克贸易总额达248.7亿美元,同比增长41.6%,在阿拉伯国家中位列第三;中国进口伊拉克石油2351万吨,同比增长49%;中国公司新签承包工程合同额52.5亿美元,同比增长44%。

据张宇介绍,一般的公司拿不到伊拉克的大项目,多是央企拿到项目后,再通过分包的形式转包给国内企业,分包商再招工人到伊拉克。“由于中国工人相对便宜,中国的央企在和其他国家企业共同竞标时,可以接受更低的招标价格,更容易拿到项目。”张宇称,同样的中国一线工人,如受聘于央企外包公司,工资一般在1万元左右,如果受聘于当地的外国公司,工资会翻倍。

目前,在伊拉克的中国人大体可以分为三类,各大央企及其分包公司的一线工人占大头,其次是到伊拉克做生意特别是零售、批发行业的商贩,第三则是为前两者服务的中国人,做各种签证、旅游、旅店、饭店等。

在伊拉克,随处可见来自中国南方特别是江浙、福建一带的小商贩。“大生意都是央企和大国企在干,小商贩们则主要集中在商业零售、批发。”张宇说。伊拉克的很多日常用品都是中国制造,比国内更便宜,除了不用缴纳17%的增值税,还有17%的出口退税,物流成本用集装箱运也比较低,吸引了很多中国商人。

现在,ISIS已控制尼尼微、萨拉哈丁、安巴尔、迪亚拉及塔米姆西北五省。库尔德人武装力量也趁乱控制了北方三省杜胡克、埃尔比勒和苏莱曼尼亚。6月29日,在政府军夺回提克里克控制权的当日,ISIS通过其官网正式宣布建立伊斯兰国,号召全世界的穆斯林加入伊斯兰国,加入圣战。

随着伊拉克的国内局势失控,埃克森美孚、BP等国际石油巨头在6月中旬开始疏散驻伊拉克的员工,不少中国工人和商人也开始撤出伊拉克。

准备进入伊拉克的企业现在需要重新考量安全和政治风险,已经在伊拉克有投资项目的则要决定走还是留。“工人们干不了活,肯定要撤;而伊拉克政局不稳的话,就没人给中国企业结费了。”张宇说,一般大的工程项目,中国公司都是跟伊拉克政府签约,而且很多时候为了拿到项目,中国企业要的预付费并不多,要等工程结束了再结算,一旦政局不稳或者项目建设过程中出了问题,中国企业就血本无归。

当此情形,中国企业如何选择?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中东问题专家王联教授认为,就目前局势,总体判断还没到要大规模撤侨的程度,巴格达还不大可能被叛军实际占领。ISIS要做整个伊斯兰世界的领袖,势必会遭到逊尼内部的反对和抵制。目前伊拉克的逊尼、什叶、库尔德三分天下已是既成事实,但ISIS和库尔德人未来能否真的独立,要受有土耳其、伊朗、沙特、美国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在王联看来,目前中资公司在伊拉克动荡局势下所遭遇到的可能风险,没有更好的方法能解决。

就历史而言,在其他一些动荡地区,比如南苏丹,利比亚内战,中国能采取的措施只能是大规模撤侨,首先保障中国工人和中国侨民的人身安全。至于国家或者企业在当地投资的损失,只能寄希望于未来,同下任政府慢慢再谈。这也是中国当前在对外关系或者中国外交在海外如何确保自身合法利益的问题上所遭遇到的困境。

中国进出口银行首席国家风险分析师赵昌辉则建议,中国企业去高风险地区的投资,要注意投保相应的保险,特别是要投战争险,以防止最坏情况的出现,另外企业应根据承受能力,建立应对独特事件的防范机制。

除了大的武装冲突,伊拉克小范围的恐怖袭击也在升级。据中国驻伊拉克使馆经商参赞沈会勇的介绍,2013年伊拉克全国因暴力袭击死亡人数达到8868人,远超2009-2012年平均水平(年均4000余人),死亡人数连续创下近五年来的新高。

外国人撤出伊拉克已经越来越难。沈会勇介绍说,目前在伊拉克,除了北部库尔德斯坦自治区比较安全,其他地区包括巴格达在内,人身安全都得不到足够保障,随时面临武装袭击、绑架和炸弹爆炸的危险,医疗和救助条件也很差。目前,往来伊拉克的飞机航班少且经常取消或误点,陆路交通运转不畅,对人员紧急转移十分不利。

“如果安全问题不能保障,中国公司去伊拉克投资应该会出现下降趋势。”张宇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撤离伊拉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