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夺食:艰难交涉下中日关税协议签订与关税自主权的最终获得

1928年7月19日,国民政府照会日本,1896年中日通商航海条约期满,应根据平等相互之原则,“商定新约”;新约未订之前,适用临时办法。8月14日,国民政府再次照会日方,但日方表示不接受。原因有以下两点:第一,日本对华贸易具有特殊利益。日本对华出口额“占全国出口百分之四十有余”,比其他国家都高,且输华的物品多为中国最有可能大幅度提高关税的轻工业制品。“日本在华特别利权,过于重要,实难放弃”。第二,此时日本寄希望于与各国协调一致,共同对抗中国的行动。

虎口夺食:艰难交涉下中日关税协议签订与关税自主权的最终获得

南京国民政府之成立

1928年10月,美国已与中国订立关税新约,英国也表示赞成中国关税自主,法、意亦同意,日本正逐渐孤立。田中内阁因对华强硬措施未有效果引起国内的批评,连原本积极支持田中的日本工商业阶层,因“受排货之影响,渐至不能支持而口出怨言”,“田中地位,岌岌可危”。在中国关税自主已不可避免的情形下,田中修改对华政策,希冀与中国交涉订立互惠条约。中国的国内情形也迫使国民政府尽快与日本交涉,取得关税自主权。“上海工商界要求关税保护甚烈,政府为满足此辈之要求起见,亦愿关税自主问题,早期解决”。

虎口夺食:艰难交涉下中日关税协议签订与关税自主权的最终获得

田中义一

根据宋子文呈给蒋介石1928年12月4日的报告,此番言论应该是可信的。宋子文在报告中说,“日方要求我国承认西原借款,为答允我国关税自主之交换条件”,并表示,“日方态度既如此,请国府明令颁布十八年一月实行国定税率。财部当遵照办理”。

虎口夺食:艰难交涉下中日关税协议签订与关税自主权的最终获得

宋子文

新税则迫在眉睫,日本急于在1929年2月1日中国新税则实施前与中国解决。最后,日本只好退一步,选择接受宋子文1928年11月的提案。1930年3月12日,中日双方签订草约。5月6日正式签字。历时两年的中日关税谈判终于以《中日关税协议》的签订而告终,在其他各国承认中国关税自主的一年半后,日本最终也承认了中国的关税自主。

中日特种物品税率协议让日本获利多是毋庸讳言的,但中国以此为代价,换得日本正式承认我国关税自主,国人梦寐以求并为之奋斗几十年的关税自主完全恢复。中日协议确有缺憾,对于自主订立税率实有影响,但是“在特种税品协议以外之货品,复得自由增税,即在协议内所列之特种货品受限制者,远则三年近只一载,过此以往,便可自由,譬之行路 ,虽稍迂回,而终有到达目的地之一日也”。

三年之后,中国即可自由制定关税政策,不受任何协议税率的影响。就此观之,“成立这样一个关税协议,不能不算是外交上一大进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虎口夺食:艰难交涉下中日关税协议签订与关税自主权的最终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