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虐恋:你心牵那娇颜,可知那是我原来的样子,可是你不知啊

皇帝专注的批着奏折,偏殿门处传来一阵声音。

“姚美人,……”公公似乎想要阻止。

“让她进来吧。”皇帝有些无可奈何。

华服女子面上妩媚,走到皇帝身边,心中藏着狠厉,倾身在皇帝耳边细语,“我……”

“美人,”皇帝打断道,“你知道吗,朕,似乎是动心了。”

“哦,浚郎心上人是谁?”皇帝允许她唤他郎君。

“明知故问。”皇帝叹了口气,眼中藏着无尽酸楚。

“浚郎不高兴吗?”

皇帝停下笔,转头认真的看着女子,不答反问,“你爱朕吗?”

女子目光闪躲。

“罢了……”皇帝拉过女子的手,顺势用她袖中藏的匕首捅进了自己心房。

女子慌乱地想要召唤太医,皇帝深深拥抱住了女子,气若游丝,“你要什么朕都给你,哪怕是,朕的命。”

女子听见宫内外骚动,定是武王起兵造反了。

女子第一次落了泪,素手阖上了皇帝的眼。

古风虐恋:你心牵那娇颜,可知那是我原来的样子,可是你不知啊

晃啷——

我妄想动一下,却只是扯动冰冷的铁链作响。

哗——

冰窖的门轰然打开,雪靓趾高气昂地走进来,睨着伏在地上,留下一地已经干涸的血迹,穿着单薄的我。

“我赢了。”雪靓走到我眼前,手拂过我破损的容颜。

看着她放大的与我曾经一模一样的倾城容颜,我想撕下她的伪装,却没有人相信我,连你,亦是如此。

你,炎祁殿下。

是我遇见你在前,殿下却只记住了雪靓。

是我给你的雪莲花,殿下却以为是雪靓救了你。

是我的绝世容颜,你却以为那是雪靓。

雪靓偷走我的面貌,把我囚禁在这绝境,你却毫不知情。

望着雪靓得意离去的背影,冰门轰然关上,我却还要孤独万年。

古风虐恋:你心牵那娇颜,可知那是我原来的样子,可是你不知啊

“千欢,告辞。”

“保重。”我颔首,转身,泪如雨下。

你我之间,只剩遗憾了罢。

------------

“小千,等你长大,我就娶你。”

“好。”

------------

“小千,父亲说,他与丞相伯伯,已经把我和丞相千金定了亲。”

“可你说……”

“嘘,可别叫别人听了去。那都是儿时玩笑,你莫不是当真了?”

“怎么会呢。”我苦笑。

------------

我走了,访山问水。

那日他找到我,高兴地道,“小千,我有孩子了。”

我一怔,“真好。”

他又要告别,这次只是受皇命寻访此城,顺道看我是否安好。

此去经年,也许再不会相见。

古风虐恋:你心牵那娇颜,可知那是我原来的样子,可是你不知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古风虐恋:你心牵那娇颜,可知那是我原来的样子,可是你不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