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

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汪汪)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

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

他惹人喜爱又让人讨厌

从来不会安静地躺着

他在老家的树林里练习穿梭

在地里啄食麦子们成长的阵痛

在打谷场上惊惶被追逐的快乐

甚至从母亲的饭碗里抢夺饥饿

而屋檐下的母亲掰着金黄的苞谷

皱纹挤出宽容:哎,小家雀

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

他惹人讨厌又让人爱恋

从来不会安分地呆着

他在山脉的脊线上折腾起落

在铁轨上延伸一个又一个角落

在简陋的鸽笼梳理平凡的生活

甚至在车水马龙的河里随波逐流

而槐树下的母亲浆着斑驳的布壳

颤抖的手画出:哎,小家伙

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

长鸣

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

她惹人爱恋又让人抱怨

从来不会安生地闲着

她让城市的菜场过早地忙碌

让厨房日夜不停地歇火点火

让拖把在地板上反复抹抹搓搓

甚至让电台电视台的嘴巴不知所措

而高楼下的老人们柱着开心的守候

孩子们溜冰滑过:哎,老家雀

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

音符

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

她惹人抱怨又让人哀念

从此只会安祥地睡着

她安静地躺着,看野草繁盛荒冢

她安分地呆着,看荒冢融进泥土

她安生地闲着,看泥土融进苍穹

甚至安心地看着一只麻雀飞过

看它呼朋唤友:哎,老麻雀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

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

它总在梦的天空飞翔又停留

让深灰的黑夜断断续续

让断断续续的悲伤逆流成河

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

慈悲为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悲伤是一只会飞的麻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