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薇欠毛阿敏老公14亿成“老赖” 背后是乐视和易到的一地鸡毛

甘薇欠毛阿敏老公14亿成“老赖” 背后是乐视和易到的一地鸡毛

关于这笔14亿的欠款,又牵扯到去年易到和乐视那场“农夫与蛇”的故事。

把甘薇告了的这家公司大股东也不简单,正是解直锟旗下“中植系”的一家公司。

从“千亿市值公司的老板娘”到“老赖”,这位受丈夫委托,全权处理其债务的“阔太”,还能还的出钱吗?

1甘薇拖欠14亿欠款,债主是“中植系”相关公司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因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甘薇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名单。

甘薇欠毛阿敏老公14亿成“老赖” 背后是乐视和易到的一地鸡毛

按照执行信息显示,这笔债务总额约

值得吃瓜群众们注意的是,甘薇作为失信被执行人具体行为是“违反财产报告制度”,民事诉讼法规定,被执行人没有履行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要向法院报告其一年的财产情况,被执行人拒绝报告的,就属于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执行信息中提到的这家浙江中泰创展公司也是大有来头,它背后是中国民营资本系族之一的“中植系”。

“中植系”实际控制人解直锟,同时也是也是前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解植春之弟,著名歌星毛阿敏的丈夫。

中泰创展与“中植系”的关系十分隐秘,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显示,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周律,解子征为公司董事之一。

在凯恩股份(002012,股吧)对浙江证监局监管关注函回复说明的公告里提到,解茹桐持有中泰创展78.51%的股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解茹桐为解直锟的直系亲属。

截图来自凯恩股份公告214亿债务背后“农夫与蛇”的故事

甘薇和这家浙江中泰创展公司到底有啥合作?

这就不得不提到去年乐视和易到的那场撕X大戏了。

2017年的4月17日,易到创始人周航发声明指责乐视挪用了易到资金13个亿。然而乐视生态却在声明中称,“此举堪称农夫与蛇的现代版”。

当时乐视以易到为主体,以南京银行(601009,股吧)为通道将乐视大厦进行了抵押。贷款期限两年,年利率为8%,这笔贷款总利息为2.24亿元。

据当时易到的联系创始人、高级VP杨芸向《中国企业家》透露,“周航起先并不知道这笔贷款,后来知道后发了正式邮件强烈反对,反对以易到作为借款主体,而且周航也没有签过字,并在事前和事后很长时间完全不知道乐视挪走13亿,直到一个偶然机会得知。”

杨芸表示,事后易到与乐视为了规避风险,才补签了一份13亿的“借款合同”。

易到和乐视撕X之后,2017年12月,贾跃亭的乐视体系不断变卖资产,韬蕴资本收购乐视所持易到所有股权。

今年2月份,易到曾在北京三里屯附近投放了一块醒目的广告牌,上面写着“Byebye J 先生”,左边是一只疾步快走的小鸡。

甘薇欠毛阿敏老公14亿成“老赖” 背后是乐视和易到的一地鸡毛

想必乐视坑底的18万散户都想问这个问题,贾跃亭夫妇真得没钱还债吗?

吃瓜群众最近应当都关注了睿驰汽车3.6亿拿地的消息。

乐视网公告里曾提到,睿驰汽车是贾跃亭关联公司,此次买地的资金则来源于FaradayFuture(下称:FF)引进的战略投资者的融资。

一时间贾跃亭“没钱还债,却有钱买地”让一众股民和债权人愤怒,同时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睿驰的买地申请已经过审,但北京市道可特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争议解决部主任师光虎律师仍对媒体分析称,目前,贾跃亭已经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如果睿驰汽车不能从法律上和事实上完全撇清和贾跃亭的关系,则贾跃亭的债务风波仍会给睿驰汽车带来经营中的法律风险。

就此事件,4月13日,深交所对乐视网(300104,股吧)再次下发了问询函,请其继续核实说明贾跃亭及其关联方与美国FF、美国FF与SMARTMOBILITY、贾跃亭及其关联方与睿驰汽车的具体关系。

贾跃亭夫妇到底欠多少钱呢?

据乐视网公告,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为70亿元左右(未经审计)。这次睿驰汽车买地事件,更是把债务问题推上了风口浪尖。

据财联社今天最新报道,许家印已确认投资了贾跃亭旗下的FaradayFuture(法拉第未来),并成立了专门的汽车团队。目前尚不清楚这是许家印个人投资,还是恒大投资。

甘薇欠毛阿敏老公14亿成“老赖” 背后是乐视和易到的一地鸡毛

无论如何,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希望乐视能早日解决堆积的债务难题。

@吃瓜群众,乐视这种“债务黑洞”甘薇能hold住吗?为什么?欢迎来评论区跟侦探君一起讨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甘薇欠毛阿敏老公14亿成“老赖” 背后是乐视和易到的一地鸡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