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地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大数据报告

目 录

一、被告人基本情况

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类别、数量、犯罪数额、犯罪行为持续时间等犯罪情况

三、取保、自首、立功、主从犯情况

四、量刑情况

五、辩护情况及辩护意见采纳情况

六、结论

撰稿人:陈晶

可视化:彭歆

数据收集:余晓芳,梁譞,辛嘉懿,陈晶,孟祥超

数据汇总:汪莹

前言

本次报告的案例基准来源于聚法案例,我所(广东法纳川穹律师事务所)选取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辖区内2012年-2017年期间的643份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裁判文书,从被告人的情况、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类别、涉及商标数量、犯罪数额、犯罪持续时间、律师辩护意见及法院采信情况等维度进行分析,揭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部分审判规律,以期对专业刑事律师开展更精准,更有效的辩护有所启示和借鉴。

一、被告人的基本情况

1.1 被告人户籍情况——广东、湖南和江西三省户籍被告人居多

据统计,在643件案件中,其中有524起案件的文书载明了被告人的户籍,在统计分析户籍时,我所发现,在有多名被告人案件中,各被告人的户籍都多为同一地域人士,多为同乡或亲朋好友。

据统计,在524件案件中,涉诉被告人共计583人,位列第一的为广东户籍被告人,有330人,占比为56.6%;位列第二的为湖南户籍被告人,有58人,占比为9.9%;位列第三的为江西籍被告人,有29人,占比为4.9%。

人数位列第四至第十的省份分别为:广西省26人、浙江省24人、湖北省22人、四川省21人、安徽省14人、福建省14人和河南省13人。

广州地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大数据报告

与假冒注册商标罪相比,江西省户籍被告人都超过湖北籍被告人,而且都远多于毗陵的福建。

1.2 被告人前科情况——有刑事处罚记录的被告人较少,占比为0.9%

据统计,1044名被告人中,其中有10名被告人有前科,比例为0.9%,该比率相对较低。

1.3 共同犯罪情况——共同犯罪比例为57.2%,非常高

据统计,643件案件中,368件案件的被告人涉嫌共同犯罪,比例约为57.2%,该罪名的共同犯罪比率较高。

广州地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大数据报告据统计,在本次统计的643件案件中,共有被告人1044名,在共同犯罪中涉及两名被告人数案件数最多,有138件,占比为21.5%;单个案件涉案人数最多有9人,为2件。

1.4 同案被告人关系——主要以聘用关系和同事关系为主

据统计,有258件裁判文书载明多名被告人之间的关系,其中156件案件中,第一被告人与其他被告人为老板与员工关系,为聘用关系,占比为60.5%;

63件案件中,第一被告人和其他被告人为同事关系,占比为24.4%;

37件案件中,第一被告人和其他被告人为合伙(合作)关系,占比为14.3%;

2件案件中,第一被告人与其他被告人为亲属关系,占比为0.8%。

该情况与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共同犯罪情况高度相似。

广州地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大数据报告

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类别、数量、犯罪数额、犯罪行为持续时间等犯罪情况

2.1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类别-销售箱包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最多,占比31.7%

据统计,643件案件中,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类别情况分别如下:

销售箱包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204件,占比31.7%;

销售服装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167件,占比26.0%;

销售数码产品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67件,占比10.4%;

销售手表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64件,占比9.9%;

销售车辆用品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42件,占比6.5%;

销售鞋子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34件,占比5.3%;

销售美妆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20件,占比3.1%;

销售食品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5件,占比0.8%;

销售其他(包括酒、自动阀门、皮具、运动器具、五金)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33件,占比5.1%。

广州地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大数据报告

2.2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涉及商标的数量——销售假冒单种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最多,占比38.1%

同一案件中,被告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主要涉及1-2种注册商标,占比达到60.9%,从涉及注册商标种类和案件数量来看,两者成反向相关,同案涉及注册商标种类越多,案件数量越少。据统计,643件案件中,其分布如下:

同时销售1种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案件有246件,占比38.1 %;

同时销售2种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案件有146件,占比22.7 %;

同时销售3种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案件有77件,占比 12%;

同时销售4种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案件有67件,占比10.4 %;

同时销售5种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案件有37件,占比5.8%;

同时销售6种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案件有25件,占比3.9%;

同时销售7种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案件有11件,占比1.7%;

同时销售8种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案件有11件,占比1.7%;

同时销售9种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案件有8件,占比1.2%;

同时销售10-19种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案件有10件,占比1.6%;

同时销售20种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案件有3件,占比0.5%。

2.3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非法经营数额——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非法经营数额在5万以上25万以下的案件最多

据统计,643件案件中,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非法经营数额分布如下: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非法经营数额为5万以上至25万以下的案件,有180件,占比28%;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非法经营数额为25万以上至50万以下的案件,有125件,占比19.4%;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非法经营数额为50万以上至100万以下的案件,有97件,占比15.1%;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非法经营数额为100万以上至500万以下的案件,有127件,占比19.8%;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非法经营数额为500万以上至1000万以下的案件,有34件,占比5.3%;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非法经营数额为1000万以上的案件,有79件,占比12.3%。

广州地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大数据报告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中,最高非法经营数额为1.01亿元,被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为“GOYARD”牌钱包和手袋。

2.4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行为持续时间——6个月内即被公安机关查获的案件最多,占比52.9%

据统计,643件案件中,公安部门查处打击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行为呈现打早打小的态势: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行为持续6个月内即被查获的案件为340件,占比52.9%;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行为持续6个月至一年被查获的案件为162件,占比25.2%;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行为持续1年至2年被查获的案件为87件,占比13.5%;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行为持续2年至3年被查获的案件为21件,占比3.3%;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行为持续3年以上被查获的案件为20件,占比3.1%。

三、取保、自首、立功、主从犯情况

3.1 取保情况——取保成功率约为17.9%

据统计,1044名被告人中,成功取保的被告人为187人,占比为17.9%,该取保比率尚属中等。

3.2 取保机关情况——以公安批准取保为主,占35.3%

据统计,187名被批准取保候审的被告人,经公安机关批准取保候审的有77人,占比为 35.3%;13人被检察院批准取保候审,占比7%;另有63人被法院批准取保候审,占比33.7%。

3.3 自首情况——自首率约为 2.8%

据统计,1044名被告人,有29名被告人被认定具有自首情节,占比 2.8%,该自首率较低。

3.4 立功情况——立功率约为 0.28%

据统计,1044 名被告人中,仅有3名被告人被认定有立功情节,立功率为 0.28 %。

广州地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大数据报告

3.5 主从犯情况——超过79.3%的共同犯罪案件区分主从犯

据统计,在368件共同犯罪案件中,有292件案件区分主从犯,占比为79.3%。

四、量刑情况

4.1 定罪量刑的总体情况

4.1.1 免于刑事处罚案件情况——2名被告人在一审中免于刑事处罚

据统计1044名被告人的刑期情况,仅2名被告人被免于刑事处罚,占比为0.19%。

4.1.2 整体量刑情况——主要集中在1年以上3年以下有期徒刑。

据统计,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整体量刑情况如下:

被判处拘役的被告人为18人;

被判处一年(含)以下有期徒刑的被告人为424人;

被判处一年以上三年(含)以下有期徒刑的被告人为399人;

被判处三年以上七年(含)以下有期徒刑的被告人为27人;

撤回上诉、发回重审中刑期不明的被告人为11 人;

被免于刑事处罚的被告人为2人。

广州地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大数据报告

4.2 缓刑情况——缓刑率为54%,缓刑率相当高

据统计,在1044名被告人中,有564名被告人被判处缓刑,缓刑率约为54%,该罪缓刑率相当高。

五、辩护情况及辩护意见采纳情况

5.1 聘请律师情况——律师辩护率为66.8%,较高于全国平均刑事辩护率

据统计,1044名被告人中,聘请律师的被告人为697位,占比66.8%,远远高于全国刑事辩护率。

5.2 律师的主要辩护意见及被法院采信情况

主要辩护意见法院采信情况证据不足,不构成犯罪不采信。在1044名被告人中,无一人被宣告无罪犯罪未遂,应减轻或免除处罚基本采信,采信比例超过八成不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不采信为单位犯罪不采信被告人系受雇员工,领取少量工资,应认定为从犯大部分采信,共同犯罪中,认定为从犯情节的案件比例近六成积极赔偿损失,并与被害单位达成谅解,应从轻处罚采信初犯、偶犯,认罪态度好采信不具有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主观故意不采信对鉴定意见有异议采信率相对较低,除非鉴定意见有明显的瑕疵,否则一般不会被采信对犯罪数额有异议采信率较低,少数案件对犯罪数额进行了纠正:1.有证据证明存在网络刷单行为;2.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不应以正品的价格计算

六、结论

通过大数据分析,我所发现广州地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案件具有如下特点:

1、在统计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案例中,没有10人以上共同犯罪, 其涉案被告人以1-2人的案件为主,占比达85.8%,其共同犯罪间分工协同性较低。

2、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具有明显得地域分布特性,在越秀区、白云区、荔湾区累计占比高达88.4%。

广州地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大数据报告

3、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在2015年查处的最为严厉,占比达到44.5%。

4、在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中,被告人聘用律师的比率远远高于广州地区的平均刑事辩护率。

5.在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中,被告认定犯罪未遂比例超过八成,是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四倍。

6、在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中,律师要注意不同销售金额,货值金额、违法所得数额、假冒注册商标种数对无罪和罪轻辩护的影响。

7、在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中,控辩双方对鉴定价格和犯罪数额存在较多分歧,如辩方能够提出合理理由,可获得较好的辩护效果。

8、律师在辩护中要注意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和销售伪劣产品罪区别。客体上:前者是侵犯的主要是商标权人的商标专用权,后者侵犯的主要是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客观方面:前者是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或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行为,后者是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销售金额在5 万元以上的行为;从产品性质上看,前者可能是伪劣产品,也可能是合格产品,后者是不合格的伪劣产品。

9、律师在辩护中要注意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和假冒注册商标罪区别。犯罪对象方面:前者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后者是他人的注册的商标;犯罪客观方面:前者表现为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后者是行为人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种商品上使用与他人已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广州地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大数据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