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中三年,断片三年,哀叹过后,只余无奈

近日一条关于衡水高中的新闻又兴起波澜:几名衡中毕业生拍纪录片还原母校生活,作为导演的李莹称毕业感觉和外界断片三年。由于高中时学习压力大,又缺乏与外界进行信息交流的渠道,不少衡中毕业的大学生和同龄人交谈有点脱节,很多新鲜词语、美剧、电影都不明白,像断片了三年。

衡中三年,断片三年,哀叹过后,只余无奈

衡水中学

衡水市不是一个发达的城市,这里的人们大多都在低层辛勤劳作。众多衡中学子埋头苦读三年,只为在高考的千军万马中,挤上独木桥,那是他们改变命运流动到上层阶级的希望。

可是他们奉为无上珍宝的东西,却被他人弃之敝履。一些具有优惠政策的省城名校,他们已不用参加高考,在零高考压力下,他们进行素质教育,各种社团活动花样百出。比如2016年南京外国语学校仅35人参加高考,却有240人去国外名校。

衡中三年,断片三年,哀叹过后,只余无奈

南京外国语学校

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教育制度有缺陷,在这样的现实下,那些“高考工厂”只有悲哀,只有无奈。

偏激地说:在中国,参加高考你就已经输了!

衡中三年,断片三年,哀叹过后,只余无奈

“奶茶妹妹”章泽天毕业于南京外国语学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衡中三年,断片三年,哀叹过后,只余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