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了了‖小小说|锦衣夜行

东方了了‖小小说|锦衣夜行

小小说:锦衣夜行

王所长是靠送礼坐上了正科之位,成为局单位下属的所里一把手,虽说来的不太光明,但职位的荣光可以堵住一切流言。

按说目的达到了,没做凤尾做了鸡头,他的送礼之路该结束了吧,可他是年年送,节节送。 这不,他跟副所李君在对酌了几杯后喷着酒气,“这送礼也是门学问,根据我多年的经验现总结如下:送礼不外乎逢年过节大节小庆,你不能跟别人一窝蜂扎堆都在当天去送,虽然大家心照不宣,可撞上总归是尴尬,为了面子,也为了照顾领导的面子,聪明人就要避开这个高峰时段。” 李君不动声色的又给王所长斟满了酒。 “拿我来说,每次送礼我都会把老婆带上,”王所长突然压低声音,“第一次送礼时,多亏老婆给我壮胆。”说完立即恢复神色,“现在带老婆是为了多个耳目,正所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王所长剥了瓣大蒜大嚼,桌上鱼的腥膻加上酒气混和着蒜味,小包间里味道着实重了些。 “以我的经验,节日的前两天为最佳时机。你看呀,大家都集中在节日当天,鲜少有人会选择前一天,至于前两天就更是少之又少,这就好比千军万马走独木桥,人少和人多的优劣显而易见。”

李君咂了口酒,味道辛辣浓烈,呛得他咳嗽了几声。 “不过,即便人少也不能大意,需提前隐身在领导家附近,待十分钟之内不见有人进出,”王所长使劲拍了下大腿,“此时,天时地利人和,为送礼之不二之选的吉时也。不过还有事要注意,你不能像刚刚改革开放初期那样,拎着大包小包进门,一是招摇扎眼,二是含金量太低。” “王所,你都送的什么礼?”李君为王所长布了口菜。 “一个信封足矣,卡的面额看事情大小而定,进门先聊闲话,记住,不能超过五分钟,起身走时要将卡不经意放桌上,并搁下一句这是给孩子的压岁钱,得嘞。” “如今你是春风得意一手遮天,还需要送礼吗?”李君看着酒气熏天的上司。 “送!大节送、小庆送,次次不落、场场不空。”王所长大手一挥,这是他每天给下属开会时的动作。 “你还想往上走动?” “往上?哼,”王所长冷笑了一声,“在所里我是老大,到局里连个屁都不算,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两人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陈局退一年多了,我照送不误,我倒不是慈悲心泛滥,也不是看不惯人走茶凉想发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献爱心,老李,”王所长凑近李君的耳朵,“我就是爱看他一朝在权如今失势的心里落差。”不待李君有所反应,他接着道,“开玩笑啦。”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无职无权,可人家还有人脉呀,这在古代叫天子门生,那些当官的在位时早就织好了一张网,这边松动了,可织得人多不在乎少一个。所以呀,你我费心唇舌跑断腿也未必抵得过人家一句话。” “再说,你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底细知道的比你爸妈还全面,所以说,宁可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万一,哪天他发个邪火写封匿名信,小的能掀风起浪影响原来正常的小日子,往大了说能不能被双规也不一定,这他妈太恶心人了。当然,官场中未必有干净的人,可一旦被调查,想想那种被隔离如同坐牢的日子我后脊生凉。我家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冒风险。” “他现在是门前冷落车马稀,只有我仍按时按节去探望他老人家,这是人间大爱,他感动呀,拿我当个宝儿似的,每次去都是笑脸相迎,又是倒茶又是递烟,当初迎来送往车接车送,如今,他连车的影子都摸不到,为了用我的车,他偶尔还会叫我去吃个饭陪顿小酒,每次临走都是大包小包的送我,瞧,回头礼来了吧。”

夜色渐浓,更深露重,王所长划拉了几口饭,望了一眼窗外,“看到东边那片非官即商的洋房区了吗?说不定现在就有人在树荫下蹲守,这叫锦衣夜行---内有乾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东方了了‖小小说|锦衣夜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