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包子青梅刑侦顾问VS腹黑竹马法医,欢喜冤家上演怎样的戏码

这篇小说虽然打着破案的旗号,但其实是让万千少女星星眼的的甜宠恋爱文,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爱情,披着刑侦外皮但是全民都在恋爱中!

记忆总不想让她好过

软包子青梅刑侦顾问VS腹黑竹马法医,欢喜冤家上演怎样的戏码

软乎乎·青梅刑侦顾问VS脾气超臭·竹马法医

诸弯弯是刑侦总局的特聘顾问,是个软到爆的小包子,从小暗恋男主的哥哥。

陈不周是刑侦总局的法医,有意无意间破坏诸弯弯的暗恋多次,典型腹黑男。

图片,动作,事件,时间。

尸体,凶手,罪证,案情。

只要是发生在她身边的,诸弯弯就什么都记得。

软包子青梅刑侦顾问VS腹黑竹马法医,欢喜冤家上演怎样的戏码

可如果让她用某个词形容她的记忆,她能想出的却只有一个名字。

陈不周。

她那个烂脾气的竹马。

陈不周不是什么好东西

诸弯弯长得好看,不笑的时候都像是在笑,眼睛自然地弯起来,像天上的小月牙,所以她爸才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弯弯”。

陈不周是她的竹马,比她小了6个月20天, 小时候是个矮冬瓜,长大后的个子却蹭蹭蹭地长,她拼命地抬着脚尖伸胳膊,才能勉强摸到他头顶。

诸弯弯想,不管是高个子的陈不周,还是矮冬瓜的陈不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软包子青梅刑侦顾问VS腹黑竹马法医,欢喜冤家上演怎样的戏码

诸弯弯是个软包子

陈不周喜欢欺负诸弯弯,但在她跑去向陈程告状前,他总会想办法把她哄回来。

早上抢她一颗糖,中午就买一袋子的冰棍给她,弄得诸弯弯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不该生气。

最后没骨气地把冰棍吃了,这事也就完了。

长大了,还是这样。

陈不周的声音温柔得像是点心里流沙的馅

陈不周累的睡着了。

诸弯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忽然发现,他的睫毛上黏了不知道哪儿来的棉絮。

软包子青梅刑侦顾问VS腹黑竹马法医,欢喜冤家上演怎样的戏码

她慢慢凑过去,想帮他把它摘掉。

就在手刚要碰上他睫毛的时候,陈不周的眼睛微微地睁开了一点。

他迷糊着,靠近她嘴边闻了闻:“吃了什么,这么甜?”

没睡醒,声音低哑,很轻,甚至还有点含糊,但却温柔得像是点心里流沙的馅。

诸弯弯看着他,心突然变得无比慌乱。

陈不周顺走的N件衣服

诸弯弯看到陈不周身上的衣服,凝住了眼神。

她眼睛不眨地朝陈不周走过去,声音都不稳。

“这不是我给陈程哥哥买的吗?为什么在你这儿?”

软包子青梅刑侦顾问VS腹黑竹马法医,欢喜冤家上演怎样的戏码

陈不周抿了下嘴角,一时间没去看她。

他用很随意的语气说,“我和我哥的衣服都混着穿,谁知道哪件是你买的。”

诸弯弯咬着嘴唇不相信,趁他不注意,冲过去就想打开他的衣柜。

但陈不周的动作比她快,胳膊一伸,捞着她的脖子就把她拦住了,她的背撞在他怀里,咚的一声。

本以为她会闹腾,可她乖乖地被他搂着,安静地贴在他的胸前,闷闷地垂着脑袋。

她问他:“陈程哥哥是不是早就不记得哪件是我送的了?”

陈不周没回答,低着头把奶糖给她剥开,喂到她嘴边。

嘴里有了甜甜的味道,诸弯弯恢复得很快。

“算了。”反正因为陈程伤心又不是第一次。

陈不周抬小鸵鸟

诸弯弯很生气!

软包子青梅刑侦顾问VS腹黑竹马法医,欢喜冤家上演怎样的戏码

他摇着脑袋把陈不周的手甩开,头埋到膝盖上,像只小鸵鸟一样,态度很坚决,死都不回去。

明明凶她的人是他,她为什么总要听他的话?! 

“要我请你回来吗?”

鸵鸟弯弯不动不吭声。

陈不周也不生气。他懒洋洋地站起来,走到她身后,弯下腰,两只手插到她坐的小凳子下面,都没费什么力气,就像抬纸箱一样把她抬了起来。  

那抱着你睡吧

陈不周抬头,发现诸弯弯已经在他的沙发上睡得东倒西歪,胳膊都快耷拉到了地板上。

他才刚把她的胳膊放回去,诸弯弯的胳膊就又抬起来,软乎乎地抱住他的腰,还很舒服把脸也埋了过去。

软包子青梅刑侦顾问VS腹黑竹马法医,欢喜冤家上演怎样的戏码

陈不周想把她拎回去,她的身体却蜷了起来,整个人跟只西瓜虫似的卷成团地往他身上靠,完全就是她平时抱着玩偶睡觉的样子。  

将就一下吧。

陈不周伸出手,轻轻把她抱在他腰上的手掰开,同时身子微微弯下,让她的手圈上他的脖子,接着单手环住她的后背,把还缠着人的小西瓜虫竖抱了起来。

哈哈,这篇小说已完结,真的是太棒啦,一口气看完,简直不要太幸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软包子青梅刑侦顾问VS腹黑竹马法医,欢喜冤家上演怎样的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