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败类特别多?

摄影败类特别多?

有位身边的朋友问︰“摄影师是否特别缺德?”这样的质问显然过于一概而论,但近年来这样的新闻真的是特别多,风景类摄影的破坏风景(闯入麦田、花田、乱抛垃圾、自制落樱),生态摄影的残忍摆拍,人像摄影的卷风化案件,街头摄影的就乱作故事、侵犯私隐……慢慢变成“拿着相机的都不怀好意”,背着单反长炮出入特别有压力。

主要原因,当然是摄影已然成为一项全民活动,人性里有几多自私、几多无礼、几多无知、心胸有多狭窄、权力欲有多旺盛,自然就会反映在摄影的世界里。本来就无视公德随处乱抛垃圾的,拿着相机时不会变圣人;再加上人人有相机,他们的缺德就更容易曝露在公众眼前。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智能相机操作非常方便,使摄影门槛相对地低了很多,制造出不知不觉、对自身技艺及权力有过高的评价。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只是一种理想,真实的人性是“能力越大,越自我中心”。所以过往很多艺术甚至武术,都很强调心理的训练,在砥砺个人技术的同时,更重要是谦卑地看到自己的不足,会学习跟大自然相处,会检视自己行为的意义,在漫长的过程中,心体技皆优秀者方称为大师。而速学、速达的现代摄影世界,上了一个月Youtube、买了5D Mark III 与Photoshop 就可以自己开班授徒,与之相配的速食心态则似是正常结果。

还有,现代传媒与互联网的互动,亦有推波助澜之势。缺乏公德当然要谴责,但是很多人不喜欢在现场劝解、交流,而喜欢放到网上,以最高的道德要求作公审,于是出现个别例子,可能只是小事,现场应可调解,但最后放大到“如果人人都这样做就世界末日了”的结论,群情汹涌,至于一些疑似风化案件法庭还未审结,传媒为点击,也未审先判「龙友又犯罪」地,把个别行为描述/暗示成摄影界罪行。一来一回,就形成“摄影败类特别多”同时网民都是圣人的现象。结果做的人继续做,骂的人继续骂,无补于事。

有时也会出现不太公允的评价方式,例如电影电视耗费的资源远超摄影,甚至山头的爆炸、飞车,所造成的环境破坏,很少有人讨论,但摄影师却成为了公敌;而电影的超现实画面与调色,会被视为创意及技术,放在摄影里就变成造假。有时我会想,阴差阳错的话,Robert Capa 可能被人视为发战争财、用别人的死来让自己成名的人渣,而Ansel Adams 就是后制过了火的伪风景摄影师了。

避免成为败类摄影师︰

1) 自律。

2) 身处现场的话,主动去调解或交流,有时事情不是只有一面。如果是罪行,就必须制止或跟进。

3)在学习摄影的时候,对自己所拍的对象有更多了解,不论是人,是社区,是生态或是风景。

4) 人性是有很多问题,但亦有美好的一面,多向身边的“普通人”解释和教育,毕竟每一个人都有相机,都可以是下一个“摄影败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摄影败类特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