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

帝尊

第1章 逝去的星辰

清晨,太阳缓缓升向高空,阳光像是寸寸金色碎片般照耀在大地之上。

这个时候,并不算太晚,大多数人并未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水泽城境内依然是一片沉静。

可是有些地方却早早的传来了少年们的吵闹声。

那便是水泽城的四大圣殿。

作为水泽城的四大圣殿之一的紫冥殿,是城市中多少少年梦寐以求的地方。据说这里是天才少年的聚集地,每个进入圣殿的少年都是雄才壮志,气质非凡。若是你天赋凛然,灵力超强,那么你很可能被紫冥殿选中,成为让无数少年敬仰崇敬的一份子。

而从圣殿出来之后,你的地位和名望也是呈几何倍数上涨的。

可是在圣殿的训练条件之艰苦,又岂是那些人所能体会到的?

当大地还是一片沉静时,紫冥殿的天才少年们就已经开始训练好久了。

汗水浸湿了他们的衣襟,酸痛和苦楚笼罩着他们的身体,可除了继续闷着头继续做着艰苦的训练,他们脑子中别无他想。

但是今天有些特殊。

今天的训练比较轻松,训练过后,紫冥殿的天才少年们早早的就聚集在了水塘之边。

因为,今天是半年一次的灵力测试。

换句话说,今天是来验收他们半年辛苦努力后的成果的。

还在很远就听到了少年们激动的谈论声,他们大多数来自强大的贵族后裔,年纪大部分都在十五六岁左右,天生便拥有强大灵力,如今进入紫冥殿内,更是如虎添翼,前途无量。

水塘边所聚集的人不仅仅只有那些少年,这么重要的测试,紫冥殿的长老们可是不容错过的,他们正襟危坐在尊贵华丽的檀木椅子上,表情肃然。

他们的眼神紧紧盯在一个站在水塘边的少年之上。

少年的身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的手中正拿着一个暗紫色的圆盘,上面的指针巍然不动。

“可以开始了。”坐在檀木椅子最中间的殿长萧雄发出威严雄浑的声音。

像是获取到指令般,站在池边的少年开始调用起身体内的灵力,池塘中瞬间盘旋升立起了一股形态可观的水柱。

少年面色一寒,水柱陡然又升起不小的高度。

而他的额梢也开始出现了细密的汗水。

最终在一声沉闷的呼气声中,他体内的灵力一滞,升立在空中的水柱才“哗”的一下散落在水塘中。

旁边的中年人看了看圆盘,道:“最大灵力值156!四阶低级灵术师!”

有部分少年立刻传来惊叹声。

“是后方止水!这么高的灵力值放在四大圣殿中也足以引起轰动吧!”

“是啊,他的进步真大,半年前的灵力值似乎没有过百吧!”

“四阶哎?四阶,我还差得远呢!”

听着旁边羡艳的谈论声,叫后方止水的少年嘴角轻轻的弯起了一个弧度。

作为后方一族的天才少年,这样的成绩算的了什么呢?这群土鳖,哼。

他气势傲然的回到人群之中。

坐在一旁的长老们脸上浮露出欣慰的表情,确实,对于这么小的少年来说,灵力值156足以在水泽城内引起轰动了。

不过,若是放在整个紫晶帝国,和地炎城、风喑城的其他天才少年们相比较,这样的灵力值未必算的上精英。

测试依然继续着,很多少年陆陆续续的开始在水塘边制造出水柱。

测试完之后,他们的表情也变得兴奋激动起来,比起半年前,他们的进步确实让他们自己都大吃一惊。

大多数少年灵力值都在100以上,还有个别几个天资稍差的少年灵力值在100边缘,不过都属于三阶低级灵术师。

这样的灵力值,怕是普通少年辛苦数载也难以达到的。

但是这个时候拿着圆盘的中年男子突然发出一声略微惊讶的声音:“最大灵力值320!六阶低级灵术师!”

那个站在池塘边的冰蓝色头发的银白色长袍少年朝着中年男子谦逊的笑了笑,他看起来年纪是这群少年中的最长者,身躯修长挺拔,面容干净,带着一种让人舒服的气质。

人群立刻轰动了起来。

“不愧是大师兄,真棒呢!居然突破了五阶低级灵术师!”

“咿呀,真不愧是我一直崇敬的榜样呢!”

“我的目标哟!总有一天我要超越他!”

不得不说,五阶低级灵术师和六阶低级灵术师确实存在着巨大的分水岭。

一直坐着的一个长老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情绪,欣喜的大笑起来:“哈哈,真不愧是秦灭!一年之后的竞技大会你一定可以大放光彩!让四大圣殿的其他家伙黯然失色!”

坐着的其他长老也开始面露喜色。

若是紫冥殿出了个在竞技大会上技压群雄的超级天才少年,不说紫冥殿的光芒将盖过其它三大圣殿,成为水泽城的核心组织,说不定还会引起紫晶帝国的王者们的注意,成为为帝国训练人才的终极组织!

而这个叫做秦灭的少年也必定会成为守卫帝国的青年俊杰!

那将是一番多么耀眼的前景!

一阵不小的风波过后,有一个身着青色长袍的少年开始缓缓走向池边,他的身材瘦弱,五官倒是十分清秀俊美,额头上有一处小小的条形伤疤。

只不过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嘴唇紧抿,远远不像其他少年那么激动兴奋。

“切,是那个废材!”有少年不屑的说道。

“若是几年前,他还算是一名天才,现在嘛……哼哼。”

“说是庸才也不为过吧,训练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的进步,这样的人留在这里根本只会拉后腿嘛……”

“当初进入这里时,他是多么的高傲呀?我想想都觉得可笑,现在他还敢看不起我们么?”

听着周围纷繁的讥讽声,青袍少年心如刀割,身躯也忍不住轻轻颤动。

看着少年的瘦弱背影,殿长萧雄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当年这个叫做颜泽的少年是多么耀眼,简直就是一颗明亮的星辰!虽然只有十二岁,可在当时,他居然突破了一阶低级灵术师,成为了二阶低级灵术师,他的天赋简直让人觉得可怕!

更可怕的是,他当年居然徒手在水泽城内大战入侵而来的凶猛灵兽,血狮!

那可是许多成年二阶低级灵术师也不敢触及的对象!

可是那个狂妄的目中无人的少年就这么一人硬生生的撕碎了血狮的巨大身躯。

在漫天飘洒的血雨中,这个小小的少年,果真如同嗜血战神一般冷傲。

他本是孤身一人,父母离世,却拥有非凡的资质!天资让他变得狂野,变得孤傲!

正是这种惊人的天分,引起了四大圣殿们的注意。

他们争先恐后的前来,想要争夺这颗耀眼的星辰。

颜泽虽然独自一人生存,可与生俱来的资质让他心高气傲。

当时的他冷笑一声,选择了声势最弱的紫冥殿。

“总有一天,这个圣殿会因我而崛起。”

他这样说道。

可是如今萧雄继续盯着那个青袍少年,心中忍不住感叹。

进入圣殿之后,不仅仅是他的天赋消失,连身上那股让人畏惧的狂妄的气息也消失不见了。

他变得沉默。

这个超级天才少年,真的如同流星一般陨落了。

“灵力值56!二阶低级灵术师!”

中年男子的宣布把萧雄的心绪拉回。

果然还是这样萧雄皱了皱眉,目光中有些惋惜。

“哈哈,果然还是这样呢,废材!”

“没有一点进步!半年前也是这个灵力值呢?”

“这叫报应!他当初进入圣殿时德性多么大呢,从不把人放在眼里,活该!”

“和师兄秦灭相比,真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呢!”

少年们冷嘲热讽。

颜泽咬了咬毫无血色的嘴唇,心中泛起一丝苦意,转身回到人群。

安静的夜晚,颜泽独自一人,有些空虚,有些凄凉。

天空被乌云吹开一个缺口,月光静静的洒落下来,像是一层薄霜将屋顶的青瓦覆着。

躺在屋顶上,抬头仰望浩瀚天空,感觉真实却又虚幻,闪闪烁烁,似乎看来还有些跳动。美的一切总在瞬间,如同海市蜃楼般,也只是刹那间的一闪而过,当天空变得明亮,而这星星也早已一同退去……

就如同……自己的天赋一般,只在黑暗中灵犀一闪。

唉……

想到这里,颜泽心中不由闪过一丝伤感与苦涩。

光阴荏苒,曾经自己也如同苍穹中一颗闪耀的星辰呢。

他感概着。

“师弟!”

一只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听到熟悉的声音,颜泽下意识的偏过头。

一张轮廓分明的脸瞬间映入眼帘。

他的双眼正紧紧盯着自己,明朗有神,仿若天上浩瀚美丽的星辰。

“师兄。”他淡淡的回应道,他本想反应的激烈点,无奈心中苦闷实在太多。

师兄秦灭算是这个圣殿中唯一和他相处很好的人。虽然是大师兄,可秦灭从不仗势欺人,他待人谦逊有礼,面带和熙如风的微笑,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大哥哥的温柔气息。平时看到颜泽遭遇什么伤心的事情,他都是第一个安慰他,给他鼓励的人。

在心中,颜泽也是把秦灭当做大哥哥一样看待的。

“我就知道你又在这里。”秦灭笑了笑,柔和的月光照耀在他的脸庞上,让他俊美的有种魅惑感,“是今天的灵力测试让你不高兴了吧。”

“唉。”

被说中心事,颜泽小声的叹了口气,重新偏过头去。

秦灭也躺了下来,和他并肩在一起。

“不要太在意了。”秦灭看着美丽的天空,像是若有所思,“人生在世,何其短暂,若是只是为了这些身外之事所烦恼,那该少了多少乐趣?”

似乎是被他这些开朗的话所触动,颜泽感觉自己内心的苦闷像是稍稍的缓压了下来。

“你忘了。”秦灭语气温和的说道,“你也曾经辉煌过,你也曾经名震水泽城,你也让我们仰望过,这么多的名誉你也不都感受过了么?你要是觉得不够,你还有我们哪……你还有师傅,还有大师兄我,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生活在一起不也足够了么?”

是啊,比起以前,自己生活在世上也不是一无所有不是?望着乌云消逝的天空,颜泽感觉自己的心情也逐渐的明朗了起来。

“谢谢你”颜泽发自内心的说道。

他心中泛起一丝感动,无论在什么时候,自己受到委屈的时候,这个像大哥哥一样的男人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自己眼前。

“嘘!”秦灭竖起食指挡在嘴前,语气中带些调皮,“这么好的月夜应该安静赏月……”

“呵呵,好!嘘……”

颜泽重新安静的看着天空,心中的阴郁一扫而光。

不知为何,他感觉今天的秦灭身上有一股十分好闻的香草味道。

本文来自小说《帝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