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色未婚妻

我的绝色未婚妻

京师,某会所私人赌场。

一个年约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输光了手中最后一块筹码,骂骂咧咧的站起来,顺势一脚踹翻了座椅:“娘希匹,最近手气也太他么的背了。不玩了不玩了。”

几个穿着黑西装的保安立刻冲过来,将青年团团围住。

青年挑了挑眉毛:“干啥干啥?输了钱还不让我走?”

几个保安一言不发的看着青年,表情冷漠至极,甚至透着丝丝的杀气。

青年冷笑几声,往前走。

保安立刻逼近,堵住他的去路。

“狗日的,穿上衣服就不知道自己是狗了?赶紧给我让开,否则我明天就让你们家人办追悼会!滚。”青年怒骂。

“哟哟哟,杜少爷怎么这么大火气啊。我说你们这几个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惹杜少爷生气?让开让开,杜少爷可是咱们的贵客。”

言谈间,一个妖娆的身影款款走来,手指尖夹着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烈焰红唇,魅惑异常。

杜少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方经理,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都是新来的,没见过世面。杜少爷不要跟下人一般见识。”方经理推开保安,做了个请的手势:“赏脸喝杯茶?”

杜少爷冷然道:“算了,你们这里的茶太贵,我可喝不起。”

“杜少爷说笑了,杜家家大业大的,随便拔根毛,就能把我这个会所给买下来。说这话就是在寒寒碜我呢。”方经理妩媚一笑。

杜少爷漠然:“方经理,咱们开门见山吧,把我拦下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方经理轻轻地嘬了一口香烟,浓郁的白色烟雾从她的红唇中慢慢的吐出来:“杜少爷,我就想向你打听一件事儿。”

“说。”

“那个人,他回来了?”

“谁?”

方经理没说话,但是她的眼神已经表明了一切。

杜少爷纵声大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乐死我了,哈哈哈,真是有趣,比赌钱赢了钱还有趣。我一直以为你们天不怕地不怕,原来也只是纸老虎啊。”

“杜少爷,你还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呢。”

“没错,他回来了!”杜少爷斩钉切铁的说道:“你们,都要倒霉!”

方经理深吸一口气,淡然道:“既然如此,那么就请杜少爷多留两天吧。来人,拿下!”

“我看谁敢!”杜少爷暴喝一声,同时撒腿往门口跑。

可是刚跑了两步,就被保安拦下,其中一个保安找着杜少爷的后脖颈就是一记手刀,杜少爷登时晕厥过去。

…………

京师大学,某女生宿舍。

一个妙龄姑娘坐在床上大发雷霆,抓着平日里最喜爱的玩偶各种摔打,嘴里不停的重复着,混蛋,王八蛋等粗浅的骂人词汇,却不给人半点刁蛮感觉,反而有些异常的萌感。

坐在姑娘对面的妹纸脸上贴着面膜,正在用指肚一点点的将面膜给捋平:“柔儿,你干啥呢?谁招惹你啦?”

柔儿咬牙切齿的说道:“一个混球。”

面膜妹纸眨了眨眼睛:“又是哪个系的系草给你写情书啦?”

“哼,比这个严重一百倍。”柔儿说。

“哇塞,难道是公开求爱?但是今天你一直跟我在一起,也没有谁弄出大阵仗啊。难道是明天?”面膜妹纸眼神中全都是八卦的火焰。

“不跟你说了。”柔儿躺在床上,眼前浮现出了一张有些模糊的脸。

十年了,既然消失了就不要在回来嘛。

转而又想到之前老爸的那个电话,柔儿心中就更是烦躁了。

宿舍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柔儿躺在床上动也未动,面膜妹纸最终忍不住接起电话,片刻之后又将电话还给了柔儿:“找你的。”

柔儿慢慢吞吞的坐起来,拿过电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欣喜异常的少女声音:“嫂子嫂子。”

柔儿生气的说道:“别乱叫,谁是你……那个什么了。”

“嘿嘿,嫂子生气啦?”

“跟你说了不要这样叫我!”

“好好好,柔儿姐,这样可以了吧。我爸让我来请你,明天到我家吃饭。”

“不去。”

“哎哟,柔儿姐,干嘛不去啊,明天我哥回来呀。”

“别在我面前提起那个混蛋!”

“柔儿姐,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这又是何必呢?何况你以前跟我哥……”

“那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既然当年他毫不留情的离去,现在又回来干什么!告诉叔叔,我是不回去你们家吃饭的,我也不会见他!”

说完,柔儿用力的摔了电话。

…………

京师,某酒店套房。

两个中年男人面对面坐着,屋内烟雾弥漫,茶几上的两个烟灰缸,都已经被烟头给塞满了,可是他们依然一支接一支的抽烟,没有半点要停止的迹象。

良久,靠窗的平头男子碾息烟头,抬起头说:“商家那个魔王回来了?”

“恩。”靠窗的西装男淡淡的说道。

“呵,有点意思啊。消失了十年,忽然就回来了。你说他回来干嘛来了?”

“我哪知道!”

“不过这小子挺厉害,人还没到京师呢,整个京师就已经传遍了他要回来的消息。我刚刚得到的消息,杜家那个二世祖,被人给扣押了。”

“谁那么大胆子?”

“金浩会所,方玉娇。”

“那个女人!”

“直说了吧,谁都知道商家那小子回来要干什么,他当年大闹一场,弄死了七个,还有十多个现在都在牢里蹲着。他这样的人,就是颗定时炸弹,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炸掉。十年前为了让他滚蛋,咱们付出了多大代价。现在他回来了,当初那些出手对付了他的人,你觉得他会放过吗!!”

西装男站起来,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灯火阑珊的街道:“我说,你们会不会太谨慎了,这个人,有你们说的那么恐怖?何况过去了十年,商家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商家,就算他回来了又如何?我还不信他能够折腾起多大的风浪来。回去告诉你的老板,我不怕,如果商家那个人想要找我的麻烦,我就顺手料理了他。”

平头男也站了起来:“你太小瞧他了,这样下去,你早晚会吃大亏的。”

西装男恼怒的说道:“难道我们就让一个不到三十岁的混球吓破胆吗?如果你们怕了,大不了把那件事情全都推到我的脑袋上,我一个人抗。我特么还不相信了!他有多大本事,能让我也去死吗?”

平头男却意外的冷静下来:“我今天来找你,也只是将大老板的意思转告你而已,至于怎么决定,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要作死,我绝对不会拦着。可是要记住,如果商家那个大魔王真的找到你了,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心里有数!”

说完,平头男一言不发的扭头就走。

等到门声响起,西装男咆哮一声,踹翻了茶几,烟灰缸倾倒在地上,染花了地毯。

…………

京师,商家大院。

自从十年前那件惊动整个京师的大案发生之后,红极一时的商家就彻底的低调了下去,商家的产业也在十年内急速缩水,现在的商家,在整个京师甚至连个三流家族都算不上。

可是,没有人敢小觑商家。

因为商家有个让所有人都惊惧的魔王,虽然这个魔王消失了十年,但是现在,他回来了。

平日里从未打开的商家大门今天打开了,门口还站着好几个下人,他们踮着脚看着远处的胡同口,紧张,又期待。

几分钟后,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缓缓的驶入了胡同口。

下人们立刻紧张起来。

等到奥迪车挺稳,后车门打开,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接着是一双可以秒杀任何韩国欧巴的大长腿。

“大少爷回来啦,大少爷回来啦。”

有下人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转身往院子内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嚷嚷。

商陆站在大门口,看着十年未见的商家大门,心中充斥着一股暖意。

快步走上阶梯,抓住了一个中年妇女的手:“张妈,你还是这么年轻。”

张妈眼泪啪嗒啪嗒的掉落,商陆是她一手带大的,甚至比对自己亲儿子还要好,十年前商陆被迫离开京师,张妈差点把眼睛都给哭瞎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张妈攥着商陆的手不放。

商陆轻轻的拥抱了张妈一下,然后牵着她的手往院内走去。

所过之处,下人们纷纷停下鞠躬,喊着大少爷好。

走到正厅,商家全部人都已经到齐了。

商陆环视一圈,将所有人的表情看在眼里。

他的归来,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不过商陆从来不在乎,就好像十年之前,十八岁的他就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那件事情一样!

正厅中央的黄花梨木椅,一个耄耋之年的老者,双眼矍铄的看着商陆。

商陆松开张妈的手,跨入正厅,扑通一声跪下。

“爷爷,孙儿回来了!”

商家老爷子商听潮淡淡的笑了笑,招手:“陆儿,过来。”

商陆跪着挪了过去,在商听潮身前一米处停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作者题外话】:新人新书,需要呵护,请大家多多支持猴叽。

本文来自小说《我的绝色未婚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我的绝色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