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神医混花都

极品神医混花都

第1章 神医高徒

华夏,龙翔市,一辆豪华的奔驰房车内。

“你真的是神医玄机子的高徒?”

体态丰腴的妇人,皮肤细嫩,削肩细腰,长挑的身段,鹅蛋的脸庞羞涩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年轻人。

“如假包换。”

年轻人的名字叫林凡,约么二十出头,乌黑的头发干净利索,眉目清秀,眼睛炯炯有神,甚至看起来稚气未脱干净,模样倒是有几分英俊。

身着古朴的灰色长衫,内松外紧十分合身,虽然看起来比较老旧,但算是干净,洗的布料颜色已经发白。

外表看起来好象吊儿郎当,他眼中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却让人知道,他并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翻起桌上的茶盅,兀自倒了一杯清茶,慢慢品味着,入口醇香,点头称赞一声:

“好茶。”

“那我就脱了啊。”

少妇羞红着脸,声音如蚊音般细微,纤纤玉指正要将短裙的肩带拨下来,林凡微微的摇头。

“为什么脱,你还没说是什么病症?”

少妇娇羞的说道,“我上个月刚刚产下儿子,本来开始的几天还好好的,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奶水总是断断续续的,不够喂儿子的。”

林凡不禁看了眼少妇巍峨的胸脯,疑惑道:“奶水不足?”

“嗯,我婆婆现在非常生气,她一定要我必须母乳喂养,可是最近的奶量更是少的可怜,现在我都不敢在婆婆面前给孩子喂奶,可是婆婆一定要我当着她的面。”

少妇似是有一肚子苦水,平时不敢言,面对林凡全都吐出来了。

“发现奶水不足后,你家里人做过什么措施?”

“找了很多医生,也去了很多正规医院都不行,婆婆越张罗这些事情,我的奶量就越少,现在几乎没有了,婆婆说如果我在挤不出奶,她就让她儿子把我踹了。”

少妇娇滴滴的靠在林凡的胸膛上哭泣。

看得出来,虽然她平日里风光无限,房车出入,保镖随行,海量购物,可实际上回到家里,她只是一个嫁入豪门不敢大声说话的小媳妇。

林凡轻轻的拍打少妇平滑的后背,似乎为了衣服好脱,故意穿的很单薄,后面的肌肤更是露在外面,这件薄纱群里面竟然没穿任何衣服!

软软的身体靠在自己身上,不禁让林凡有些心猿意马,林凡使劲暗示自己:

医者父母心,哪有对自己孩子的身体热血沸腾、呼吸急促的父母?

“她还做了什么?我问的是你婆婆,为治你的病还做了什么?”

问到这里,少妇的身体一颤,似乎咬着牙道:

“她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说有一个巫医可以用偏方治疗我的病,所以她就把巫医请到家里,让巫医给我看病。”

“巫医是怎么看的?”林凡追问,他似乎已经抓住了少妇的发病原因。

“那个混蛋的巫医他……他竟然、竟然那样弄我!”

少妇又羞又愤的吼道,脸红的像个大红苹果,熟的快滴出水了。

“怎样?”

林凡目光凛然,似是猜到什么。

“巫医把婆婆它们赶出房间,说要施巫术,请巫鬼,闲杂人等不能进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能进来!”

说到这里,少妇已经泣不成声,仿佛在悔恨当年为何要嫁入豪门?

林凡没有阻止少妇的发泄,少妇哭够了接着道:“巫医让我脱光衣服躺在床上。”

“你照做了?”林凡问。

“不照做不行,但凡我对巫医表示出一点不信任,巫医就会去婆婆那告我的状,然后婆婆会狠狠的教训我。”

少妇哭诉道:“我躺到床上后,巫医说要施展纯阳之法,破去我体内的邪煞之气,施法期间我全程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否则就是对巫鬼的不尊敬,施法就会失败,到时候没有治疗效果还是我自己吞食苦果!”

后面的事情,少妇没能继续讲下去,但林凡已经猜到了。

“你婆婆知道巫医所做的事情吗?”林凡问。

少妇摇头,哭的泣不成声,道:

“巫医没有对婆婆说,我更不可能对婆婆说!巫医说施法结束,但是没有效果,巫医就说是我对巫鬼不尊敬而造成的恶果,婆婆就相信了,斥责我不老实,并且还让巫医为我再次施法,结果我又被他给……可惜我是个清清白白的女人!”

林凡思考片刻后道:“我应该知道你的病因所在了,你的病因是你的婆婆。如果我没猜错,你和你的丈夫结婚后,依然与婆婆住在一起对吧?”

“嗯嗯!”少妇忙点头。

“其实母乳的分泌与母亲的精神、情绪有非常大的关系。你长时间和婆婆住在一个屋檐下,而你又非常惧怕你婆婆,不敢有任何反抗婆婆的行为。做任何事都感觉是在婆婆的审视下做的,所以无形之中对你造成非常大的压力,所以也就是为什么之前奶水充足,可是渐渐越来越少的原因,越和婆婆生活下去,就越觉得婆婆对你的精神造成很大的压力。”

少妇恍然大悟,“那我离开婆婆,病情就会好转吗?”

“嗯,我先给你稍微调理一下,然后给你开一个滋补身体的处方,你回去按疗程吃,心情尽量的放松,病情很容易得到解决,毕竟你的先天因素是非常优秀的。”

林凡有意无意的瞟着少妇鼓鼓囊囊的胸脯。

少妇脸颊羞红,“要怎么调理?”

“按摩。”林凡表情严肃的说道。

这两个字恍如惊雷一般,吓得少妇一动不敢动弹,立刻想起了那日巫医对他的所作所为。

“呵呵,我不会请什么巫鬼,更不会询问巫鬼治疗之方,我的治疗方法是从道门神医玄机子学来的,如果你不相信,我不会勉强。”

林凡作势就要站起来离开。

“等一下,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少妇说出违心的话,但是见到对方如此严肃的态度,一狠心,“那好吧。”

“脱衣服。”

林凡云淡风轻的说道,实际上在心里努力克制自己,毕竟是个年轻的小子,气血旺盛,幸好有大师傅的教导萦绕心头,才能勉强佯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医者父母心……医者父母心……

本文来自小说《极品神医混花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极品神医混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