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全能高手

校园全能高手

第一章 送大哥一程

方羽白先天高度近视,若不戴眼镜看人连男女都分不清,比盲人好不到哪去。

他急着去马路对面的银行取钱配眼镜,眯着眼瞄了下左右,似乎没有飞驰的车辆,忙快步朝对面跑去。

十几米宽的马路,腿脚利索几秒钟就过去了,可交通事故都出在这几秒中里。

方羽白已经模糊看到马路边的垃圾桶了,忽然一阵刺耳的轮胎磨地声响起,他下意识的伸手挡在胸口,却没有迎来那瞬间的碰撞。

一辆现代商务紧贴着他的双手停了下来,轮胎摩地的焦味充斥在空气中。

方羽白反应挺快,他乱穿马路差点引发交通事故,还没等伸出头来的司机发飙,已经先一步到了路边,弯腰行了个礼,“对不起,对不起,我眼睛不好使,没看到您开车过来。”

“麻辣隔壁的,瞎子不在家呆着出来乱跑个屁!”

“这不是想到银行取点钱吗!实在抱歉。”方羽白对着司机一阵赔不是,双眼却下意识瞄向车后座。

实际上方羽白看也是白看,就连近在咫尺的司机他都看不清面容,更别说看清车后座的人了。只不过他有一种感觉,似乎车内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让他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这才不经意的多扫两眼。

司机见他伸头探脑的瞎瞅,一把揪住方羽白衣领,恶狠狠道:“看你麻痹!”

差点撞车的事错在方羽白,因此他又是躬身又是道歉,看起来是个没脾气的傻小子,可实际上他脾气硬着呢,尤其是上午眼镜弄碎的事情憋了一肚子火,此时被司机揪住衣领,犟脾气一下子就来了。

他不再赔礼求软,而是指着自己的双眼冷声道:“你当我能看见吗?八百度高度近视,你要不说话,我都分不清你是男是女。”

“小兔崽子还听嘴硬,看老子弄死你!”司机右手摸向腰间,似乎在掏什么东西。

“小兄弟,你真的是先天近视?”车后座一个男人沉声问道。

这声音方羽白应该没有听到过,可是他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个说话的男人让他觉得熟悉,就好似是多年未见的朋友。

他挣开了司机的手,笑道:“如假包换的高度近视,要不然谁过马路也不能不躲车呀!”

车内人笑了笑,低声对司机道:“黄毛,准备一下,开始干活了。”

黄毛转过头从副驾驶上拿起个硅胶仿真面具戴在脸上,除了一头黄毛外,再也看不出本来面目,推门下了车。

紧接着从后车门又下来两人,都带着硅胶面具,一个秃头,一个蓝毛。

在方羽白眼中这三人只是模糊的三道人影,尽管如此,他仍能准确的感知到“想”要见的那人,他眯着眼睛,想看清中间那人的相貌。

秃头走到方羽白面前,紧盯着他的双眼,笑道:“小兄弟为何这样看我们?”

方羽白暗自思量,这样熟悉的人会是谁呢!

他没有多少朋友,认识的人也不多,面前这个男人的声音听着不耳熟,实在想不出为何会生出熟悉的感觉。

这种感觉犹如他乡遇故知,虽然来的异常,却让他心情稍微好了一些,面对秃头的问话,他眯眼笑道:“这位大哥,我先天高度近视,不戴眼镜看啥都是三个影子。刚刚我着急过马路,就是想去银行取钱配个眼镜,没想到差点害了你们,真是对不起了。”

秃头笑道:“这不算事儿,我们也要去银行取钱,既然小兄弟眼睛不便,不如和我一起进去。”

方羽白心中一喜,心道真是困了有人递枕头,正愁一会取钱不方便呢,就遇到这样一个好心人,不过这个好心人的司机有些霸道。

方羽白对秃头的那种熟悉感,让他不自觉的将秃头归类为好人,却根本没看到下车的三人都带着硅胶面具,这情形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去银行取钱的人。

他笑着答应了秃头,和三人一起向银行走去。

这个点银行快下班了,取钱的人挺多的,蓝毛站在银行大门口,秃头搂着方羽白的肩膀走到大厅中间,而黄毛则快步走向柜台。

有一名保安觉得几人似乎有些不对劲,刚上前两步就被黄毛掏出手枪顶在了脑袋上。

“抢劫!都他妈的给老子双手抱头蹲下!”

“哇!”

大厅里顿时乱成一片,不少人跑向大门,却看到蓝毛端着把微型冲锋守在那。

有个中年妇女见形势不对,悄悄要从取款机那面逃走,被秃头抬手一枪打在大腿上,坐在地上抠住大腿哭号不止。

“我草你妈的,好吵!”蓝毛脾气暴躁,朝着中年妇女砰砰两下点射,鲜血飙飞,中年妇女双眼一翻倒了下去,也不知是死是活。

当鲜血随着枪子儿飙飞,大厅里无论是职员还是顾客,都乖乖的抱头蹲在了地上,恨不得捂住嘴巴,生怕发出一丝不和谐的声音,惹怒劫匪给自己来上两枪。

“大哥,你不是说来取钱吗?”方羽白虽然眼睛不好使,但耳朵灵着呢,黄毛的那一声抢劫他听得真切,不过却不愿意相信身边给自己异常熟悉感觉的人是抢劫犯。

秃头拍了拍方羽白的肩膀,还给他点着一根烟塞到嘴里,笑道:“小兄弟,大哥可没骗你,我们真的是来取钱的。”

秃头说完朝着黄毛一摆手,黄毛拿枪顶着保安的脑袋,对柜台里要按报警器的柜员骂道:“麻痹的,你要敢按下报警器,我就一枪打爆他的脑袋,乖乖的举起手站一边去。”

里面的柜员手指头已经摸到了报警器,但被劫匪威胁,终究是没敢按下去,乖乖的举起了手。

黄毛一枪托打倒保安,背着个帆布袋子快步到柜台前,从怀里掏出一个自制的定时器炸弹,啪的一声吸在了防弹玻璃上,然后冲着里面的柜员一龇牙,侧身数了三个数,炸弹咚的一声炸响,声音不大却成功在防弹玻璃上开了个大洞。

黄毛跳到柜台上,将帆布袋子一扔,几名柜员乖乖的开始装钱。

方羽白就算是真瞎,也知道不小心上了贼船,可叹他还以为遇到了故知,屁颠屁颠的在劫匪车边等着,真是打着灯笼上茅房,找屎!

方羽白狠狠的吸了口烟,呛得直咳嗽,知道自己抽不了这玩意,掐住烟嘴狠狠的摔在地上,道:“大哥,你这样的取钱方式太任性了,兄弟劝你千万别伤人,或许还有缓和的余地。”

秃头见大局已定,饶有兴致的盯着方羽白的双眼。这少年习惯性的眯着双眼,鼻梁上有两处咯青了的印记,应该是个经常戴眼镜的人。

就这样一个半瞎的少年,双眼中虽有懊恼却无惧色,而且身体不抖言语不结巴,到是比他那两个手抖的囊货同伙要强得多。

秃头对这少年有一种隐隐的好感,索性给他交个底,道:“你不用担心,一会你送大哥一程,大哥不伤你,还送你一份厚礼。”

本文来自小说《校园全能高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校园全能高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