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兵王

超级兵王

第1章 充满惊喜

臭气熏天的小胡同里,到处都堆满了垃圾。

四周响起歹毒的叫骂人,几个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他们骂的话,已经把能想到世间最恶毒的话都骂了出来,可是依旧于事无补,痛就是痛,并不是靠骂就能缓解的。

林海丰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香烟,点上,看着躺着的几个人,眼神一片冷漠。

在林海丰的脚下,几个男人躺在垃圾中,哀嚎连连,三个膝盖断裂,两个手腕骨折,全在关节处,而且全部是他们拿着武器的手,说明是被人迎着武器,面对面打断的。

林海丰从其中一人身上翻出了自己的钱包,啐了一口,冷哼道:“哼,敢盗取军械装备,若是在执行任务时,早就将你们格杀勿论了。”

他心有些疼的擦拭了下自己的钱包,那不过是一只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绿色尼龙钱包,上面有五颗五角星,璀璨生辉。

忽降小雨,林海丰捡起地上的两包刚买的卫生纸,哼着小曲漫步在雨中,远离了那硝烟弥漫,血流成河的世界,他终于可以做一个二十六岁,飞扬跳脱,乐观开朗的年轻人了。

只不过,看着眼前的大房子,他又开朗不起来了。

这是一座乡村旅店,依托着北面美丽的山林风景区,大批踏青的游客是他的主要客源,只是最近连雨天,生意有些惨淡……

在他家三间老房的基础上翻盖的,二楼隔出了十几间房,是老两口经营的小买卖,现在交由家里的长男继承了,这也算家族产业。

“老爸老妈也真是,有了外孙子就不要儿子了,连家业都不要了。”边说边推开旅店的门,走回自己居住的房间,这间屋子还兼做收银台,旁边的卫生间也是整栋旅馆唯一的浴室。

“嗯?哗哗的好像是水声……”

拿着手纸正向卫生间走去的林海丰突然顿住,放下手纸,迅速的观察了下房间内的每个角落,确定没有异常后,才轻手轻脚的靠近卫生间的门。

多年与战场对敌的习惯让他依然保持着良好的警惕性。

“让我看看是何方神圣吧!敢在我刘太岁头上撒野。”说着林海丰猛然暴起,一脚踢出,整扇门忽然倒塌。

刹那间从氤氲的水雾中锁定了一个人影,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咽喉,一声惊叫被卡在了喉咙中。

触手的一瞬间,那光滑细腻的感觉让他一下愣住了。

片刻之后,他也终于看清楚了眼前人,那竟然是个年轻女人,全身清洁溜溜,正在洗澡。

两人一瞬间都愣住了,还是林海丰反应快,知道自己闯祸了,连忙放开手,转身就跑,随后听到后面那女人大喊道:“门……快把门给我关上!”

林海丰没有搭理她,飞快的跑了出去,站在大门外,淋着蒙蒙细雨,点燃一根烟,自语道:“生物武器的杀伤力太大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高跟鞋清脆的声音,他硬着头皮转过身,忽然惊呆了。

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美女,一个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子。洁白的婚纱高贵典雅,长裙席地,宛如冰雪雕琢而成,闪闪发亮。

光洁饱满的额头,笔直的黛眉,璀璨如星的杏眼,娇俏的瑶鼻,娇嫩的嘴唇,恰到好处的瓜子脸,显得是那么的柔美,有一种神韵从骨子中沁出,秀丽犹如江南水月,温润如玉。

那双炯炯有神,亮如夜星的杏眼中,好像有熊熊的怒火在燃烧。

这双眼睛刚才在氤氲的水汽中看到过,林海丰下意识脱口而出道:“穿上衣服我差点没认出来。”

“你……臭流氓!”女人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眼看着就要破口大骂。

林海丰连忙抢白道:“冷静,姑娘,在你骂我之前,请你看看周边的环境,这是我的家,你刚才用的,是我私人的浴室,也是我最私密的地方。这就像你在街上赤身狂奔,我在一边看,那你说,是裸奔的人流氓,还是看得人流氓呢?”

新娘子想了想,强硬道:“那我总不能被你白看吧?而且还是毫无保留的看光光了!”

林海丰一脸无辜的苦笑,道:“不然怎么样?”

女人挠了挠头,湿漉漉的长发上还有水珠在滴落,忽然她眼前一亮,伸出两根如葱玉指在林海丰眼前,郑重的说道:“两个选择,一,你也让我看光光。”

啊?林海丰大惊,下意识的双手环胸,一副誓死捍卫自身纯洁的架势,女人白眼一翻,冷哼一声,很明显,人家并不稀罕看他。

“第二……”女人严肃认真的说:“就是和我结婚!”

林海丰一根跟头从椅子上摔了下去,惊悚的瞪起了眼睛看着她,觉得这娘们应该是受了某种刺激,所以才会突然闯进别人家里洗澡,逮谁要和谁结婚。

林海丰从地上爬起来,语重心长的说:“妹妹,千万别放弃治疗啊!”

“滚,你才有病呢!”女人立刻竖起了眉毛,催生斥道:“就这两条路,选哪条你自己看着办,总之我不能让你白看。”

见林海丰不出声,小妞冷哼道:“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耗在这儿不走了,以后吃你的,住你的……你不是开旅馆的吗?我天天在门口堵着,只要有顾客来,我就说你这个旅店老板是流氓,专门偷看女顾客洗澡,还在客房安装了针孔摄像头,专门偷拍顾客的隐私……”

冷汗瞬间从林海丰的额头滚落:“这玩得太大了吧。这姐们到底是何方妖孽,一上来就要嫁给哥,你当哥是什么人,大众老公啊?”

林海丰苦笑连连,看着小妞一副较真的摸样,他咬咬牙,道:“要不我吃点亏,选择第一条?”

新娘子冷笑的摇了摇头道:“想得美!我现在反悔了,不想看你了,就要和你结婚。”

林海丰无奈的说:“大姐,你就放过我吧,你看看我,看看这环境,一看就知道,我是家穷人丑,干枯瘪瘦,破屋几间,存款没有,光棍一根,吃喝都愁,个性内向,情趣全无……”

那女人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双美丽的杏眼笑盈盈的,肌肤似雪,白里透红,当真是笑靥如花。

微笑的站起身,放下裙摆,道:“给你几天考虑一下吧,这段时间我就住在这里了,找个干净舒适朝阳的房间……”

说着,女人主动走到墙边,摘下了上面挂着的一串钥匙,所有房间的钥匙都在这里,看着她娴熟的动作,感觉好像是这里的老板娘一样。

走到门口,女人忽然转过头,道:“就这破地方,一间房住一晚竟然要八十块,你也真够黑的。”

“这还算黑?”林海丰勃然大怒,每次听到有客人说他的房间太贵,他都很生气,习惯性的回到:“我已经够贱了,不信你去别的地方看看,谁也没我贱。”

女人忽然抿嘴一笑,道:“看出来了……”

看出来了?林海丰微微一怔,看着女人的背影,这才想起自己的话,妈的,确实够贱!

林海丰在院中做了一些防御防积水的准备,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忽然发现女人又出现了,仍然穿着婚纱,圣洁而够贵,都说披着婚纱是女人最美的时刻,这话一点不假呀。

她手里拿着一只手机,对着林海丰摇了摇道:“没电了,把充电器借我用用。”

林海丰正想找机会和她聊聊,打探一下来意,好把这位祖宗送走,见对方主动找上门,立刻热情的翻出了充电器,两人的手机一样,充电器也通用。

可是,女人插好充电器和电源,手机却没有正在充电的显示,她回来试了几次,有些郁闷的说:“怎么回事儿,你不会拿坏的充电器糊弄我吧?”

林海丰走过去看了看,道:“应该是接触不良,充电器是好的,不过你的手机插口有毛病,可能是因为经常插,当然越插越松了。”

女人气呼呼的抢过手机,刁蛮的说道:“胡扯,我的手机是新买的,我看是你的那个头越插越小吧!”

说完,两人都愣住了,这完全就是针对手机和充电器的无心对话,可是说完,却怎么觉得有种龌龊的感觉呢?

女人羞红了脸,索性把手机丢在一边,环视四周。

她径直走过去,打开电脑,林海丰一愣,但为时已晚,一个网页自动跳了出来,上面都是一些男人喜欢的图片和文学作品,尤其是单身男人,靠此来排解寂寞。

女人一愣,顿时一脸厌恶的皱眉道:“真恶心,你这么大的老爷们,就不能看点积极向上的东西吗?”

林海丰尴尬的挠了挠头,很想告诉她,他每次看这些东西都会积极向上,不过他没敢说出口,不然真的成流氓了。

女人关闭了页面,林海丰指着一个软件道:“那是旅馆链接警方登记记录的,你既然要住在这里,也要登记,这是法律规定。”

女人无所谓的耸耸肩,自行打开软件,在登记栏中输入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立刻显示出了详细资料。

林海丰直到此时才知道她的名字,谭笑盈,只看名字就让人感觉是个爱笑的姑娘,总是笑意盈盈。今年二十四岁,住址不再本市,是来自于省城的。

她的照片却格外漂亮,青春靓丽,当时的她还有一丝稚嫩和青涩,青春飞扬。

本文来自小说《超级兵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超级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