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传承

杀神传承

巨木高耸入云,无边绿意笼罩整个苍穹,青苔遍地,树身有巨大的孔洞,可容人,纳物。

林间花草遍地,有温驯的兽类悠然行走,进食。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碎叶翻飞,漫天尘土冲天而起,遍地葱翠急速分开,如绿龙由远而近,一群脖颈短小,嘴巴宽阔的生物惊恐地狂奔而来。

后面缀着只巨兽,身体上布满着青黑色的鳞甲,一看便知道是高居食物链顶端的森林王者。

强劲有力的蹄髈上伸出长长的利爪,每一次与地面或者树木接触,那利爪都深深地嵌进去,带动着巨兽身体高速前进。

蓦然,狰狞巨兽大吼一声,声音传遍整个森林,树叶树枝簌簌作响。

狰狞巨兽的身体腾空而起,跃到那群生物上空,直扑而下,锋利的爪子从脚掌中伸出,一瞬间,血雨纷飞。

一只没来得及躲避的生物被甩飞,狠狠地撞在旁边巨木上,巨木晃动,天空飘下一阵绿色的叶雨。

此时,这棵巨木枝桠上正趴着的一个瘦削的人影,原本没有动静,只是身上不时散发着淡淡的黑色光芒,闪烁明灭。

因为剧烈震动,他慢慢抬起头,茫然四顾,然后立即死死地抱住了树的枝桠,再也不放开。

低头看着树下那血腥的场景,那瘦弱的人影忍不住想吐,只是干呕了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

狰狞巨兽抬头看了一眼,直吓得那人影簌簌发抖,在巨兽前面,再强壮一倍两倍也依然只是个蚂蚱,蹦跶不起来。

惊恐地看着巨兽,人影似乎连呼吸都要停止,幸好,巨兽只是看了一眼,如此瘦弱的蚂蚁实在提不起兴趣,只有前面那群猎物才能够引起巨兽那狂躁的兽性与欲望。

三两口吃掉口中的猎物,将树下那昏死的生物一口咬起,边咀嚼边往前边追去,一路血沫肉屑纷飞。

大大小小的兽类全部往低矮灌木丛中钻进去,生怕被那狰狞巨兽一脚踏死,成为口中餐。

巨兽已然远去,枝桠上的人影仍惊魂未定,双眼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形,然后往枝桠根部的一个鸟巢爬过去。

鸟巢估摸着有半个房间大小,由藤蔓植物与树枝编制而成,层层相扣,非常结实。

鸟巢内,并没有鸟存在,只有一堆杂物和一些干涸的血迹。

人影甩了甩脑袋,浆糊样的大脑开始转动,喃喃自语着念叨:“围山小镇……魔兽……侍卫尽丧……被飞行魔兽抓走……可是这又是在什么地方!”

呆呆地坐了半晌,总算理清了头绪,也确认了自己的真实情况,接收了一些本不属于自己的信息。

云驭风默默地望着这片长满参天大树的森林,拍了拍脑门,仰躺下去,痴痴地看着如穹顶般的树伞。

自己居然没有死,在那么剧烈的爆炸中存活下来,可是却跑到了这名为紫宸大陆的地方,有若侏罗纪的恐怖世界,还占据了另外一个同样名为云驭风的少年躯体。

只可惜不能再孝敬收养自己的张大爷了,老人家该很伤心吧,云驭风摇了摇头。

“该死的侏罗纪。”云驭风呻吟着。

对于占据别人身体这个事实,一时间很难接受,结合接受的信息,这具身体才14岁。

“真是一个青涩的年龄!”

终归是既成的事实,那也只能接受。

活动着关节,云驭风沉下心来,思索着应该如何走出这片森林,手中树枝随手拨弄,挑开那堆杂物,一把带鞘的长条状物体跃入眼帘。

好奇地拿过来,把柄的装饰并不华美,雕刻着一些纵横杂错的花纹。

用力一拔,“咔“,是一柄狭长的长剑,透着锋锐的气息,剑身光洁如同镜面,恍似一泓秋水流转,一片落叶飘落剑锋,没有丝毫阻碍,被剖成两半,继续飘下。

真是一把好剑,可惜一直在这鸟窝里蒙尘。

长剑归鞘,继续拨弄着那堆杂物,没什么发现,在破烂衣服口袋里翻出几张大陆通用的银票,面额不大,总共500两,不过也够三口之家花费一辈子,只是相对家族子弟云驭风来说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财富。

除了银票还有一本古旧的册子,翻开册子,云驭风惊讶地发现,后面居然记载了一篇完整的生命系修炼功法——生辰纲,用古旧的兽皮记载着。

云驭风现在可是知道,紫宸大陆上木系修炼者已经算是稀少了,生命系修炼者更是凤毛麟角,也只有那些一方大势力才有可能招募到。

生命系修炼者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他们主修生命奥义,不管是给自己,还是给他人疗伤都是拿手好戏,虽然没什么攻击力,但是,一个顶级生命系修炼者甚至可以扭转一场战争的格局。

每一个修炼生命功法的人都是各大势力争相拉拢的香馍馍,一经发现,立即雪藏。

将长剑挂在腰间,收好东西,云驭风便爬下了巨木。

好在有着二阶武灵的底子,爬个树倒还轻巧,最大的问题是森林里那无处不在防不胜防的潜在危机。

根本不知道身在何方,也不知道从哪个方向才能走出森林。

“刚经历一次生死,难不成还要再次死在这个不知名的森林么?”云驭风嘟囔着。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顺手在旁边的小树上摘了几个果子,红彤彤的鲜嫩果皮,擦掉一点,就能看到清香的果汁渗透出来。

在附近找了个相对位置稍微高点的树洞,树下面的植株以及树根部的青苔都未有损伤,云驭风暗暗想道,应该是没有主人的,兴许可以将就一晚上。

用力一蹬,人便蹿到了树洞口,里面比较宽敞,可容两三个人,充满了朽木腐烂的味道。

皱着鼻子,抽了抽,云驭风并不是娇生贵养的富家子弟,这个环境勉强可以忍耐下来。

夜晚的森林最是恐怖,即便是没有经过野外生存训练的云驭风也知道。

当夜幕降临,森林里就会上演另外一番生死角逐,这是夜行者的天堂,也是白昼行者的噩梦,晚上的杀戮更加疯狂与血腥。

将树洞口封好,云驭风惴惴的心稍微安定了些,陌生地域,恐怖森林,一个从未见血的人,再淡定也淡定不起来。

本文来自小说《杀神传承》第一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书架。

更多免费小说 点击《小说频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杀神传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