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武神

霸世武神

第一章 九转重生

“后天境,玄阶,一品武魂,弱者的气息。”

叶枫陡然睁眼,看着面前陌生的篝火与树林,他就知道他又重生了,已经是第多少次,他也记不清了。

第一世,他是神人共惧的龙族之祖;第二世,他是上天入地的极盗天师;第三世,他是万人敬仰的丹王之王;第四世,他是号令天下的御兽仙尊;第五世他是……第六世……

“可恶,上一世明明已经那么接近武神了,最后关头竟还是被萧鼎那小儿暗算,功亏一篑!”

叶枫九转轮回,次次重生,为摆脱这轮回之苦,努力追求着武炼巅峰,只有踏入武神之境,才能踏破这轮回,与天地同岁,与日月同辉!

上一世,他已经无限接近这一境界,可在突破的最后关头,竟被那无耻小儿背后暗算捅了阴刀,引天火焚身,走火入魔,神形俱灭,功亏一篑!

“叶兄,对不住了,你已经在第一的位置上呆得太久了,是时候让位了。”

每每想起萧鼎那阴险嘴脸,叶枫都想将他碎尸万段。

“可惜了,萧鼎小儿,你可能惹上了整个天元大陆唯一死不掉的人,你就洗干净脖子给我等着,等我重回巅峰,再来取你狗命!”

赶紧查看丹田,还好这几世累积的法宝都在,《天龙武神诀》、《极盗天书》、《丹皇帝经》、混元霸气等等等等,有了它们,这一世冲击武神之路定会更加轻松!

勉强接受现实,叶枫开始查看起这一世的身体来。

这少年也叫叶枫,虽同名叶枫,可命运却截然不同,一品废武魂白灵草,十七岁破不得后天境,被世人嘲笑,被家族嫌弃,竟是废柴中的废柴!

不对劲呐!

前几世叶枫的天赋虽有高有低,但无论如何都有可取之处,这一世竟重生在一个废柴身上,是真不让他突破这轮回吗?

等等,就在叶枫给自己这一世下定义的时候,他猛然发现丹田背面萦绕着一股黑气,竟是一个黑色武魂。

武魂乃是本命之物,自出生以来就已注定,自低到高分七品,白、灰、绿、蓝、紫、红、金七种颜色,无论是现在的一品武魂白灵草的白色,还是上一世七品武魂碎星剑的金色都符合这个定律。

可这黑色武魂?不是叶枫愚钝,是他真的从未遇到过。

双生武魂?有点意思……

叶枫忽然明白了为何这少年十七年来疯狂修炼,效果却不及别人一半,就是因为修炼的大部分魂力都被这黑色武魂吸了去,明面的白灵草只得到可怜的一小部分,境界才停滞不前。

不过这少年也愚钝,十七年居然都没发现背面的这一武魂,白白让人欺负这么多年。

叶枫调出黑色武魂查看一番,发现已经有了后天境天阶的水准,魂力溢出,只要吸收一只一级天阶的兽魂,就能突破后天进入先天。

以龙族绝世功法《天龙武神诀》搭上这神秘的黑色武魂,这一世,只会活得更潇洒!

“叶枫,替本少把这袜子洗了去。”

正思考间,营地外行来一青衣少年,将一双臭袜子丢到了他面前。

这人叫做叶楚飞,正是家中二当家叶南天的长子,也就是叶枫的堂弟,因为叶枫十几年修为都被他远远甩开,所以他被称为叶家的天才,自小娇生惯养,骄横跋扈,叶枫多的时间被他欺负,以前有父亲镇守家中,他还不敢太过放肆,但自五年前父亲神秘失踪,此人便变本加厉,让叶枫端屎端尿,鞍前马后,睡柴房,吃猪食。

所以看到叶楚飞,一股怒意便凭空袭上叶枫胸口。

叶枫冷眼看着他,冷声道:“你在同我说话?”

“不同你说话同谁说话,这里还有其他人吗?”叶楚飞,“叶枫,你要搞清楚,我爹让你参加考核,就是让你跟在身边服侍我,下人就要有下人的觉悟,你还真以为你可以斥鸟变鲲鹏,扶摇九万里?”

叶枫端坐原地,面若寒星:“谁给的你如此与我说话的底气?”

叶楚飞见此,倒嘶一声,煞是奇怪,不知这废物何时变得如此硬气。

“叶枫,你这废物胆大包天,本少爷叫你做事,你还敢与我斗嘴,我看有几天没教训你,你是皮痒了!”

叶枫轻哼一声,负手而起,转生十几世,长生数千年,他什么样的高手没见过,哪怕是武尊武帝见到他,都得跪下叫一声爷爷,还能让这小子欺负了去?

而正当他准备出手之际,一白衣少女却忽然出现,翩翩去到他面前。

叶清,父亲收养的义女,从小与他相依为命的小姐姐,虽只长他一岁,但却对他格外照顾。

“叶楚飞!”叶清指着叶楚飞斥道,“你别太过分,叶枫与你都是同门兄弟,你凭什么把他当下人使!”

叶楚飞看着叶清,轻哼一声:“哼,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无姓之人,叶清,我叶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插手了?”

因为是义女,叶楚飞从没把叶清当过叶家人,这“无姓之人”更是对她极大的侮辱。

“放肆!叶楚飞你实在太过分,你再这样休怪我不客气!”叶清道。

“呵……”叶楚飞嘴角轻扬:“不客气,你能对我怎么不客气,本少爷让你两手两脚你都打不过,叶清,你这么紧张这个废物,莫不是早跟他通了私,怕他见了阎王,就没人再跟你翻云覆雨了?”

叶清面色涨红:“你,你无耻!”

“哦,看来是我猜对了。”叶楚飞眉间露出轻佻之色,“不过没关系,你虽是外人,但也有几分姿色,本少爷大慈大悲,不嫌弃你,你若愿意陪本少爷到这藤树林深处云雨一番,快活快活,本少爷倒也可以考虑放这畜生一条生路,你看如何?”

叶清被气得说不出话来,面色羞红,没想到叶楚飞敢提出这么无耻的要求!

看着叶清,叶枫一颤,思绪不由自主的涌上心头……

就是她,一次又一次站在自己前面,为自己顶住迎面而来雨打风吹;还是她,以一个女孩子柔弱的肩膀,在这无情无义的莽荒世界里为自己撑出一片晴空!

无数次,叶清爬过柴房,用那偷来的灵药为叶枫疗伤,哪怕她自己早已浑身是伤;无数次,在那凄冷的深冬寒夜,叶清抱着叶枫,给他讲故事,哄他入睡。

还记得那一年寒冬腊月,漫天飘雪,叶枫被人打得只剩半条命,扔在街上无人理会,还是她,用那柔弱的肩膀,将他背回柴房,脱光衣服,用身体为他暖体,这才捡回一条命来。

那一日,两人赤诚相见,虽未过雷池,却也多了一分异样的感觉,也是从那天起,叶枫知道,这是一个值得用生命守护的女人。

回过神来,叶枫已然泪目,过往一切竟如亲身经历般痛彻心扉。

这少年好福气,竟有一个如此爱他的女人!

你从前没有能力,那么从今天起,这个女人就由我来为你守护。

叶枫叹气摇头,终究攀上了叶清的肩膀。

叶清感觉到异动,回头看到他,些许诧异:“小枫?”

“到我身后去。”叶枫只说了一句。

“你要做什么?”

叶枫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将她拉至身后,接着又如雷霆般转身,一巴掌轮圆了抽在叶楚飞脸上!

“啪!”

脆响袭来,叶楚飞躲闪不及,竟被横着抽飞出去,在空中转了数圈方才落地,落地后扶脸,竟是火辣辣的疼。

叶楚飞没反应过来,惊觉后才勃然大怒:“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叶枫缚手立于原地,气宇轩昂。

“你吃了雄心豹子胆!”

“哼!”叶枫一字一句铿锵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论年龄,我长你一岁,你该叫我一声哥哥;论辈分,我父亲是家族老大,你父亲是家族二子,你该唤我一声兄长;论身份,我是家族第一继承人,你只是不入流的次子,你该称我一句族长!你爹无能,没有教你这些,现在我叶枫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尊卑有序!”

本文来自小说《霸世武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霸世武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