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艳《西厢记》

香艳《西厢记》

我爱听越剧《红楼梦》,王文娟扮黛玉,文文弱弱,袅袅娜娜,柔声柔气,尤为可怜。《读西厢》一折百听不厌。说到这,二人那婉约动情的唱声,仿佛又缭绕在耳边:

贾宝玉:读遍书斋经与史,难得《西厢》绝妙词。羡张生琴心能使莺莺解,慕莺莺深情更比张生痴。叹宝玉身不由己圈在此,但愿得今晚梦游普救寺。

贾宝玉:“我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

林黛玉:该死的,胡说八道,弄出这淫词艳曲来调笑。混账的话儿欺负人,我可要到舅舅跟前将你告。

贾宝玉:好妹妹,我无非偶记词儿顺口念,好妹妹你千万饶我这一遭,我若有心欺负你,明天让我跌进这池子里,叫癞头鼋把我吞吃掉。

林黛玉:那张生一封书敢于退贼寇;那莺莺八行笺人约黄昏后;那红娘三寸舌降伏老夫人;那惠明五千兵馅做肉馒头。我以为你也胆如斗,呸,原来是银样镴枪头!

香艳《西厢记》

《红楼梦》除了这一处专述宝黛读西厢外,还有多处引用《西厢记》里的曲文。如“花落水流红”、“雨打梨花深闭门”、“每日家情思睡昏昏”,“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幽僻处可有人行,点苍苔白露泠泠”等等。

从这里看,曹雪芹也是喜读《西厢记》,熟读《西厢记》的,《西厢记》里的曲词,他运用娴熟,信手拈来,如鱼得水,有的还巧加变通转化,用《西厢记》里的句子,表达红楼人物的心声。他对《西厢记》的评价是很高的,《红楼梦》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中,宝玉向林黛玉介绍说:“真真这是好书,你要看了,连饭也不想吃呢”。林黛玉读此书的情形,对此书又给予了更详细的评价:

香艳《西厢记》

林黛玉把花具且都放下,接书来瞧,从头看去,越看越爱看,不到一顿饭工夫,将十六出俱已看完,自觉词藻警人,余香满口.虽看完了书,却只管出神,心内还默默记诵.

宝玉笑道:“妹妹,你说好不好?"林黛玉笑道:“果然有趣。”

西厢记除了好在他的思想性,反封建礼制,打破门户观念,追求婚姻自由,愿普天下有情人结成眷属之外,当是曹雪芹所言:词藻警人,余香满口。为什么说这本书香呢?《西厢记》从张生游殿到长亭送别,写的是春、秋时节,春天花香,秋天叶红,景色迷人,香艳;写莺莺美丽,张生倜傥,张珙与莺莺从相识,相爱,相思,相欢,相离,相聚,情真意切爱缠绵,香艳;文辞艳丽,用语雅致巧妙,朗朗上口,给人以视觉听觉享受,香艳。总之,全书寓情于景,情景交融,读来心喜,满口生香。

令林黛玉心痛神痴,眼中落泪的那句“花落水流红”,就是暮春时节,莺莺所唱之景:“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看落红,感身世,林黛玉情难自禁,她的葬花词亦是这时节景致。剧到深秋,长亭送别,一曲《端正好》,千古绝唱,“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蓝天碧、菊花黄,枫叶红,好一派深秋美景,这等美景却碎于离人血泪,凄婉艳绝。伤春悲秋是人之常情,春花秋月,最能撩拨一个人敏感的心,最能引起人的共鸣,落红纷纷,韶华易逝,尤其是春心荡漾的少男少女,乍有相思之人,自是“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一叶落而知天下秋”,万木凋零,难禁霜寒,“却道天凉好个秋。”

不仅是伤时令之语,王实甫笔下的月下庭院也是妙不可言:“玉宇无尘,银河泄影,月色横空,花阴满庭,罗袂生寒,芳心自警。”读来溶溶月色下,满院芬芳,置身庭院,如入花圃,花香、人香,香极了。

香艳《西厢记》

景语即情语,此言不虚。景语含深情才会余香满口。

林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的模样深入人心,一个娇滴滴的文弱小姐呼之欲出,这样的描写香艳无比。《西厢记》里对双文的刻画也是极为精致,随着王实甫的笔触,甚至能触摸到自己臆想中的美人。对美人的描写大多先从眼睛谈起,眼睛是心灵的窗口,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已经是美了一半。王实甫描写莺莺是,曹雪芹描写林黛玉同样是。在《西厢记》里描写莺莺的地方有多处,如:“想着他眉儿浅浅描,脸儿淡淡妆,粉香腻玉搓咽项。翠裙鸳绣金莲小,红袖鸾销玉”、“他眉弯远山不翠,眼横秋水无光,体若凝酥,腰如弱柳,俊的是庞儿俏的是心,体态温柔性格儿沉。”,最经典的是那句“望穿他盈盈秋水,蹙损了淡淡春山”,专描写她的妙目,有人还以此为谜面射谜底词牌名《眉儿眼》。佳人才子,书中描写张珙出口成章,才高八斗,在莺莺眼里张生是文章士,旖旎人,脸儿清秀身儿俊,性儿温克情儿顺,难得的美男子。清人蟲天子专门汇编了从隋至晚清有关女性和艳情的文言小说、诗词、曲赋等二十八集八十卷,书名取《香艳丛书》可见有关女性艳情才子佳人者是香艳的,更何况莺莺、张珙这种精雕细琢的玉人儿呢?

香艳《西厢记》

西厢记用很重要的笔墨描写偷情,这更香艳。偷情还有一个雅称为“偷香窃玉”。从“惊艳”见到莺莺起,然后是借厢、酬韵、相思日深,到琴心、传简、回柬、赖柬、寄方,相思成灾,一直到巫山云雨会佳期,达到偷情高潮,“我将这纽扣儿松,把缕带儿解,兰麝散幽斋”的少儿不宜,真是香艳无比。更无出其右者,由于张珙一介贫寒书生,一条粗布被,瑶琴做枕头,莺莺偷情,红娘先送了衾枕。即便倒赔衾枕,你也不觉得莺莺淫荡,张珙无赖,这是因为他们所偷之情,是人间真情,是你情我愿的至爱。这又是一个“香”例证,其情至坚,其爱如兰。

再有香者,莫过于那精美的词句“悄悄冥冥,潜潜等等,等待那齐齐整整,袅袅婷婷,姐姐莺莺。”叠词之美,看着齐整,读来委婉,让人容易想起李清照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之韵。“怨不能,恨不成,坐不安,睡不宁”读来急切,有铿锵声,让人想到“山一程,水一程”纳兰性德《长相思》之美。“将来的酒共食。尝着似土和泥。假若便是土和泥。也有些土气息。泥滋味。”一句说透了那种百无聊赖,茶饭不思、神魂不宁的相思神态,读来意蕴绵长,令人回味。视觉、听觉、触觉、嗅觉等等各种官能可以沟通,不分界限,是谓通感。曹操带兵打仗,骄阳似火,为激励士气,他喊:看那,前面有大梅林,甘酸可以解渴,士兵们满嘴生津。倘若他喊:看那,天上火烧云。士兵们当会焦渴难当。我们看到好看的饭菜,垂涎三尺,食欲大振,当看到黑乎乎,脏兮兮一团,哪怕你饥肠辘辘,也会倒胃口。《西厢记》词藻之美,是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再配以妙龄女郎,莺声燕语,婉转唱出,不管是视觉、还是听觉,都是莫大的享受,也就会满口生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香艳《西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