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我的最爱

大部头的书或者名著我看过不少,少说也有几十本吧。从小到大,都是这些书陪伴着我,如影随形。它们充实了我的生活,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我的人生。要说我最喜爱哪本书,那得说是美国作家米切尔的《飘》了。

《飘》是一部取材于美国南北战争(1861——1865)和战后重建的小说,1940年,根据这部作品拍摄的电影《乱世佳人》获奥斯卡奖,影片风靡全世界。由于作品长期广泛流传,故事中的几个主要人物几乎家喻户晓,尤其是由费雯丽主演的思嘉更是光彩照人,风华绝代。大多数的人在看完《乱世佳人》感叹这是一部经典电影后,就以为已了解了作品的全部精髓,认为没必要再去看原著,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的,我要急切地对大家说:看电影和看书完全是两码事,书中的内容永远要大于电影,你花两小时的时间就可看完《乱世佳人》,可你能明白为什么那样倔强顽强的思嘉在回首过去时就眼含热泪吗?那是南部联盟的女人们在战后50年还在不断追忆的岁月呢,一部电影又怎能完全囊括的下?所以,让我们去看书吧。

这本书我看过四遍了,比看《红楼梦》的次数还多,说中的人物形象吗,怎么说呢?反正思嘉的形象在我的心中要比林黛玉鲜活的多(在此声明,我并不崇洋媚外)。

思嘉,这个被人称为“虚情假意的绿眼小妖精”,她因为“懂得怎样微笑才能让那两个酒窝轻轻抖动,怎样扭着走路才能让宽大的裙子迷人的摇摆”,所以她俘获了大批男人的心,这里包括她的三任丈夫。她前后嫁过三个男人,第一任丈夫查理是个脸蛋红红的小伙子,第二任丈夫弗兰克是一位婆婆妈妈的老头,虽然思嘉认为查理像个“被人叉起的蛤蟆”,而弗兰克是个“只会咯咯叫的老母鸡”,但一点不影响她嫁给他们,因为她有利可图。嫁查理是负气(思嘉对情人艾希礼热烈的表白了自己的心意遭拒绝后,狠狠扇了艾希礼一耳光,然后的几个小时内,她就决定嫁给查理,并且两周后就结婚,比艾希礼的婚礼提前一天),嫁弗兰克是为了钱。她做任何事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意志顽强的她为利益简直不择手段,她为保全农场,不惜抢走妹妹的情人弗兰克,办木材厂时雇犯人干活,并且不让犯人吃饱,她还不顾南联盟的立场与北方佬做生意,最终导致众叛亲离。如果思嘉就只是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无赖,那又错了,思嘉还有很美好的内在。在塔拉农场面临易主危险时,是她挺身而出,将自己“卖”给了弗兰克,当亚特兰大陷落,北军就要围城时,她没有只身逃跑,却留下等媚兰(艾希礼的妻子,查理的妹妹)把孩子生下来。她是鄙视媚兰的,认为她“耗子大点的个儿,像泥土一样简单”。但是就因为热爱艾希礼,为了信守对艾希礼许下的诺言——照顾媚兰,在炮火声中,在对母亲的无比惦念中,思嘉留下了,并且毫无经验的她还被迫为媚兰接生(大夫在全力抢救伤员,根本顾不上谁生孩子)。

在媚兰终于艰难的生下孩子时,书中的一段描写很能反应当时困苦无助的气氛:

“思嘉像个老太婆似的扶着栏杆慢慢从黑暗的楼梯上摸着走下来,生怕不小心跌倒了。她的两条腿像铅一般沉重,她又疲劳又紧张,一路直哆嗦,同时因为浑身是汗而在不断地打冷战。她十分吃力地摸到前边走廊里,在顶上一级台阶颓然坐下。她背靠着一根廊柱斜倚在那里,用颤抖的手解开胸衣当中的扣子,让胸衣半敞着。夜色黑沉沉,温暖而柔和,她侧身凝望着它,迟钝得像头耕牛。”

正因为思嘉和媚兰这对姑嫂是这样共同从艰难中走过来的,所以媚兰对思嘉终生不渝,即使是当有人亲眼看见思嘉和艾希礼拥抱在一起时,媚兰都坚信思嘉和艾希礼的清白。书中的思嘉和媚兰,一个强,一个弱,形成鲜明的对比,而这种强与弱在特定的环境时又会转换,显示了作者在塑造人物时的的独具匠心。

瑞德(思嘉的第三任丈夫)是书中的又一主人公,同样的,他也是一个性格复杂的人物。他自称自己是一个流氓无赖,不是一个上等人。他却也干过不少坏事,损坏了一位小姐的名声,跑封锁线运送物资,大发国难财等等,但是一旦他发起善心来,他比任何男人都迷人。尤其在对待思嘉感情投注这件事上,读者都会为瑞德的真诚热烈之情而打动,可偏偏思嘉浑然不觉,也难怪,瑞德对思嘉采取的是欲擒故纵的手段,明明热爱,却极尽嘲讽,他甚至在一段时间里要求思嘉做他的情妇。他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思嘉叛逆的性格,他知道如果老老实实的显露爱意的结果是不会得到甜蜜爱情的,思嘉这个女人在征服了男人后是会掏出鞭子的。所以他机警、殷切、期待的爱着,希望思嘉哪一天把艾希礼忘却,于是在这包装了的爱中,思嘉和瑞德像两只刺猬一样,扎得自己和对方浑身是伤。

喜欢这本书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宏大的背景。这就像看一个室内言情肥皂剧和看一部用航拍方式完成的电影一样,后者那山川江河尽展的厚实劲不用我再费力说明了吧。读《飘》就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一望无际逶迤起伏的红色丘陵和绵亘不绝,在阳光下白得耀眼的棉田在你眼前徐徐展开。还有贯穿始终的那种伤感怀旧的气氛:

“四壁忽然隐退,岁月也纷纷后退了,他们在一个过去已久的春天里,一起骑着马在村道上并辔而行。他说话时那只轻轻握住她的手便捏的紧了,同时声音中也带有一点古老歌曲中那样的悲凉味。她还能听见他们在山茱萸树下行进,去参加塔尔顿家的野宴时那悦耳的缰辔丁当声,听见她自己纵情的笑声,看见太阳照得他的头发银光闪闪......于是,老朋友们成群结队地回来了,仿佛这么多年来他们并没有死,仍然在笑着,闹着……”

啊!看到这里,是不是你也有些心酸呢?这就是文字的魅力,不管时代如何进步,书籍是不能被取代的,就像旧时代没有光彩,可它有一种迷人之处,有一种美,一种缓缓前行的魅力。

去读书吧!去读《飘》吧!我热切的这样希望,无论是在人生路上徘徊的人们,还是恋爱中的姑娘小伙,甚至惟利是图的商人,读《飘》不但会带给你精神享受,它还会带给你某些启示。

《飘》,我的最爱

《乱世佳人》影片海报

《飘》,我的最爱

《乱世佳人》影片图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飘》,我的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