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人性认知的终极灵魂诗

在世界文学史上,很多文学经典的创作灵感,其实都来自于某个毫不起眼的瞬间,某个被所有人遗忘的角落。比如肃穆庄重的巴黎圣母院,无数人被其哥特式的建筑风格和精湛的雕刻绘画所折服惊叹。唯有一位蓄着胡子的年轻男人,他心无波澜地穿越人潮,径直登上一座钟楼。在那里,他发现了一行手刻的、深嵌在石头里的、黑黝黝的希腊字母:ANARKH (命运)。作家敏锐的心被这个单词点燃,古老的单词无言地倾诉,命运是最神秘莫测的,美与丑,爱与恨,悲与乐错落交织。

没错,这个年轻男人正是后来享誉世界的大作家雨果,《巴黎圣母院》也一跃成为了文学殿堂中的“经典之经典”。

《巴黎圣母院》:人性认知的终极灵魂诗

巴黎圣母院

雨果谈到《巴黎圣母院》时曾这样说道:“这本小说如果有什么优点,那一定是在想象、多变、幻想方面。”丰富的想象、曲折的情节都是在“命运”的召唤下涌出的思绪,雨果试图抵达人类灵魂的尽头,探索人类永恒的命题----命运。

《巴黎圣母院》的背景停驻在十五世纪的法国巴黎。愚人节那天,圣母院前聚集着狂欢的人们,雨果极力渲染着这场热闹的盛会。在点燃着篝火的市中心格雷沃广场上,有个叫爱斯梅拉达的吉卜赛姑娘吸引了来来往往的行人为她驻足,爱斯梅拉达以动人的美貌和婀娜的舞姿,博得了人们由衷的赞赏和热烈的掌声,与此同时,巴黎圣母院的副主教克罗德·弗罗洛一下子对美丽的梅拉达动了心。平日里严厉端庄的克洛德副主教无法抑制内心灼热的欲望之火,陷入了对这个美丽姑娘的狂恋。

《巴黎圣母院》:人性认知的终极灵魂诗

吉普赛女郎爱斯梅拉达

于是,他指使教堂敲钟人卡西莫多,深夜去劫持爱斯梅拉达。结果,法国国王的弓箭队长法比救下了埃斯梅拉达,抓住了卡西莫多。第二天,丑陋的卡西莫多被绑在烈日下的广场上,满眼尽是围观者的嘲讽与辱骂,善良的吉卜赛姑娘爱斯梅拉达不计前嫌,把水送到卡西莫多嘴边,卡西莫多感动地留下了眼泪。

《巴黎圣母院》:人性认知的终极灵魂诗

“人的心只容得下一定程度的绝望,海绵已经吸够了水,即使大海从它上面流过,也不能再给它增添一滴水了。”

卡西莫多丑陋不堪,雨果如此细致地描述道,仿佛这样的丑陋也是一种命运的艺术:

“那四角形的鼻子,那马蹄形的嘴巴,那猪鬃似的红眉毛底下小小的左眼,那完全被一只大瘤遮住了右眼,那像成垛一样参差不齐的牙齿,那露出一颗如象牙一般长的大牙的粗糙的嘴唇,那分叉的下巴,尤其是那一脸轻蔑、惊异和悲哀的表情……两股和两腿长得别扭极了,好像只有两个膝盖还能够并拢,从前面看去它们就像九柄连在一起的两把镰刀。”

畸形的外壳让他受尽了冷眼嘲讽,姑娘的美丽善良让他第一次感受到关爱,他非常感激埃斯梅拉达,也不顾一切地爱上了她。但是有谁能够参透命运呢?爱斯梅拉达却对外貌英俊的弗比斯一见钟情。二人在深夜里幽会,不料副主教弗罗洛悄悄在后面跟着,爱与私欲化作冲动,终于他用刀刺伤了弗比斯,然后逃跑了。可怜的爱梅斯拉达却因此被当做女巫判了死刑。

《巴黎圣母院》:人性认知的终极灵魂诗

在那些建筑物外表不可思议的千变万化之中,却依然存在着秩序和一致。树干总是一成不变,树叶却时落时生。

命运就像一场直播,永远不知道下一秒究竟会发生什么。在爱梅斯拉达即将面临死刑的危急时刻,卡西莫多奋力把爱斯梅拉达从绞刑架下抢了出来,藏在圣母院的钟楼里,在那里,世俗法律没有管辖权。卡西莫多去找弗比斯,然而这个仪表堂堂的男子却是个负心汉,另结新欢,爱梅斯拉达于他不过是个玩物。命运多舛的姑娘又要面临新的折磨,副主教克洛德看到了机会,趁机威胁吉卜赛姑娘满足自己的爱欲,爱梅斯拉达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克洛德恼羞成怒将她交给隐修女看管自己去叫官兵,此时愤怒的卡西莫多不再听从这个收养他的副主教的命令,他只想保护她不要受到伤害。

《巴黎圣母院》:人性认知的终极灵魂诗

“丑在美的旁边,畸形靠近优美,丑怪藏在崇高背后,美与丑并存,光明与黑暗相共。”

看管这个姑娘的隐修女发现她就是那个16年前自己丢失的女儿,但是她没有能力去阻止这一场悲剧,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被抓走,这仿佛是命运给这个母亲开的巨大玩笑,刚拥有就要失去,最终无辜的姑娘还是被绞死了。克洛德看着这一切发出了狂笑,卡西莫多再也无法忍受,愤怒地把弗罗洛从钟楼顶上推下教堂,克洛德摔死了。

故事的最终,卡西莫多来到刑场拥抱着死去的爱梅斯拉达失踪了,几年以后,人们才在墓地看到他们拥抱在一起的残骸。

《巴黎圣母院》:人性认知的终极灵魂诗

“一切文明始于神权政治而终于民主。继统一而来的这个自由法则,也写在建筑艺术里。”

鲁迅说:“所谓悲剧,就是把人生中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用文学去表现那个黑暗的时代,去呈现人物内心的剧烈矛盾,人物与人物的巨大冲突,人物与制度的激烈摩擦,悲剧人物是一个时代的牺牲品。《巴黎圣母院》看似虚构了悲剧的人物命运,看似放大了故事的发展空间,但是命运的内涵却是真实的,每一个字都是命运在颤动,生命在讴歌,即便是岁月流逝,也是刹那永恒,也是人类对于灵魂的终极拷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巴黎圣母院》:人性认知的终极灵魂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