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围城》,一段话

《围城》

这本书最初出版于1947年,是钱钟书老先生的代表作之一。在这本书里,钱老先生运用很多描述、朴实、借喻等手法,把当时中国某些一部分社会、一部分人物刻画的淋漓尽致,虽然里面的故事人物是虚构的,但是用心去读,仿佛自己就是整个故事的“见证人”、“第三者”。有很多人怀疑这本书的真实性,因为人物的对话和情景的描述太逼真,我自身也曾怀疑过,这本书写的真的太像作者自身的经历。《围城》里面语言的运用,我实在想不出会有哪个人能运用的如此出色,被其所深深吸引。

一部《围城》,一段话

遣将不如激将

在第三章节里,有这么一段情景,主人公方鸿渐和苏小姐的爱慕者赵辛楣被苏小姐“掌握于手掌之中”,或许是苏小姐喜欢这种被别人喜欢的“光环”罢了。读过这本书的人,应该都知道方鸿渐是不喜欢苏小姐的,而赵辛楣喜欢苏小姐,苏小姐爱着方鸿渐,方鸿渐喜欢唐晓芙。在方鸿渐喜欢唐晓芙之后,为了避免和赵辛楣起冲突,在一次多人小聚时说道:“也许你表姐有她的心思,遣将不如激将,非有大敌当前,赵先生的本领不肯显出来。可惜我们这种老弱残兵,不经打,并且不愿打。”看似很普通的一句话,却被方鸿渐运用的“活”了起来。这句话既恭维苏小姐的才智多谋,又向赵辛楣示弱,用自己不如他人表明并非他的情敌。如果拿到当代,或许会有人说,直接说不喜欢苏小姐或者表明自身并不是赵先生的情敌不就好了,何必这么麻烦。但是,我们反过来思考,如果这样说,会不会直接伤到别人的自尊,会不会让人以为“夜郎自大”,聊天的氛围又该如何化解?而该文章中的话可谓是巧妙地堵住了众人的“悠悠之口”。

一部《围城》,一段话

虽“马前泼水”,然“破镜重圆”

其实在读到文章中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被作者的语言能力所深深折服,真的再也想不出一个人的写作能如此引人入胜。在苏小姐、方鸿渐、赵辛楣、董斜川、褚慎明的聚会中,褚慎明是个哲学家,也是个“讲究”之人。褚慎明平生第一次和美少女讲“心”,由于太过激动,把挂在鼻尖上的眼镜不慎掉落在牛奶中,溅得衣服上全是牛奶,苏小姐身上也溅了几滴,大家都在笑。褚慎明红着脸,把眼镜擦干,现场一度陷入尴尬。这时,董斜川说道:“好,好,虽然‘马前泼水’,居然‘破镜重圆’,慎明兄将来的婚姻一定离合悲欢,大有可观”。就这样,底下赵辛楣再接了几句话,大家举杯同干,化解了这凝结的空气。看到这里,不得不佩服“董斜川”的处事能力,把牛奶洒落的尴尬带到眼镜完好无损的情境中,既保住了褚慎明这位哲学家的“讲究”,又不露痕迹地展示了自身的才华。这就好比本来天空中滴落着豆粒大的雨滴,让人心烦气躁,突然雨滴化为一丝丝细雨,颇有一番韵味在其中。

一部《围城》,一段话

楼板唧唧作响,却好似报平安

赵辛楣没有娶到苏小姐,方鸿渐也失去了唐晓芙,两个“同病相怜”之人踏上了湖南的“三闾大学”教书之路,一路五人坎坷前行。在行进至鹰潭时,由于像样的旅店都已满客,他们不得不寻求小店。在小店里,由于是用木板搭建,众人笑道"赵先生的身体真重",楼板好像给他们的践踏作不平之鸣。这时,店老板说道:“放心,楼板牢得很。楼板要响的好,晚上贼来,客人会惊醒。我们这店贼从未来过,他不敢来,就因为我们这楼板会响。吓!耗子走动,我这楼板也报信的。”。不得不说这个店老板果然是个“生意人”,口才是相当的好。首先拴住了客人的心,让客人安心居住,其次,又用开玩笑的形式替赵先生作了解脱。不说自己的“坏”,把“坏”变成好的,又让人心服口服。总给人一种感觉,以前的人是大都身具“大智慧”。

一部《围城》,一段话

同样的一种话,出在不同人的嘴里,效果是不一样的。如今的社会更是多元多变,与世界接轨。而我们真的想要在社会中谋得一番地位,不仅要有真材实料,也要具备“说话的技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一部《围城》,一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