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城南旧事》看当代社会法与情的博弈

从《城南旧事》看当代社会法与情的博弈

我将来长大了是要写一本书的,但绝不是像妈妈说的这么写。我要写的是:“我们看海去”……

01

《城南旧事》是我一本特别喜爱的小说。

主要讲了20年代末人们生活的故事。从疯子、小偷、保姆等人物揭开了老北京神秘而热闹的面纱。

其中,我最喜欢的莫过于《我们看海去》这个片段了。

片段中讲了英子偶然遇到一位躲在草丛里的人。后来,英子慢慢知道了这个人是个小偷。他做小偷是想供弟弟出海求学,但因为做的方法不对,被警方抓走了。

小偷还对英子立过山盟海誓:“等你长大了,我们看海去。”读到这里,我不禁感动的热泪盈眶。

哼起那首名为《我们看海去》的小诗:“我们看海去,我们看海去,海面上扬起白帆。”

02

《城南旧事》里的小偷,是为了让弟弟漂洋过海去读书,他沦为一个偷儿,最后被人发现,逮捕。

小偷身上善良的一面让人着实心疼,他为了培养弟弟成材,冒着危险去偷东西,从他与英子美好的对话中,不难看出他是一位为人和善又淳朴的人。

令人深思的是,小偷朋友的最终入狱,竟然是小英子给便衣警察引的路才破了案。将一个与自己约定好一起去看海的朋友送进了监狱,这究竟是长大以后的英子愿意选择的吗?

有人看了这篇文章,为小偷最终入狱的结局感到惋惜,认为他是走投无路,情非得已为救正在上学的弟弟,连年幼的小英子也手心出汗,掉下泪水。

透出事情的本质,我们不难看出,在现实生活中,情理法的抉择从来都是困扰着人们思想倾向的。

03

情与法的纠葛,历史上并不少见。

意大利某城市有个名叫海因茨的人,他的妻子得了癌症,危在旦夕。该市有个药剂师,研制了一种治癌特效药,配制这种药的成本只有200美元,但他要价极高,每剂要价 2000 美元。

为了买到这剂药,海因茨变卖家产,并且到处借钱,但最终只凑得1000美元。

海因茨恳求药剂师说:他的妻子快要死了,能否将药便宜点卖给他,或者允许他赊帐。药剂师拒绝了他,并且还说:“我研制的这种药,正是为了赚钱。"

海因茨没别的办法,于是在一个晚上潜入药剂师的仓库把药偷走了,结果被警察发现,抓进警察局。

要对这件事进行裁量,恐怕连法官也会动情三分。

法律从来就是为规范人们行为的冷冰枷锁,而情感恰好是融化冰川的暖阳,当两者相遇,势必难以抉择。

04

纵观现代社会,刚刚过去不久的轰动全国的张扣扣替母报仇,连杀三人。

一些自媒体却对参加残酷的杀人行为点赞,为杀人嫌犯叫好,看似打着正义的旗号,实则混淆了一个法治社会最基本的是非观。

中国古代社会的确有侠士精神,所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情”,所谓“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匡扶正义的侠客时常出现在诗人的诗句中,张扣扣这类案件,放在古代,有可能是被后世赞颂,为母报仇,二十年不晚的佳话,但放在如今,就与现代法律精神格格不入。

随着网络与媒体之风在这个时代席卷而来,超过七亿网友足不出户便可知天下事。

特别是一些对社会轰动大的刑事案件,总是会有一大群键盘侠蜂拥而至。其中一部分是这个案件的真实了解者,但是更多的是不明所以然,跟着媒体的节奏人云亦云。

近期发生的张扣扣案与于欢案便在网上掀起一场轩然大波,这两起案件的本质都是情法理的权衡,在人们的传统思想士可杀不可辱,百善孝为先,与自古以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仇心理被看作是理所应当的。

很多人不满于欢在一审判决中被判处无期徒刑,认为如果不为被侮辱的母亲报仇雪恨天理不容,于是网上叫骂声一片,吐槽司法不公,吐槽法律不顾伦理道德,该案在二审中判处于欢五年有期徒刑,在众多网友眼里,事情圆满收场。

但是我认为,这其实是一件社会舆论干预司法的典型案件,虽然说通过媒体的载体将大众进一步接触司法有利于监督审判,但是干预过当,会影响司法公正,违背立法者当初制定法律的真实意愿。

人们偏向于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法官一样具备认真全方面审视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针对法律相关的规定对案件做出公平的分析,而不是像公众一样单方面站在某一方片面支持。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杆秤,或轻或重。与社会千丝万缕的联系使每个人心中的那杆秤容易向人情和道德倾斜,但是法律是维护社会秩序的最高信仰,不被信仰,如同虚设。

对于个人,道德能迸发奇迹,但是对于国家来说,能够维护社会长治久安的依然是以法为主,以情与德为辅。

作为行为举止的发起者,我们要在法律所许可的范围内行使自由,而作为社会群体中的一员,我们要在情与法的天平上保持平衡。让每一次法槌敲的坦坦荡荡。问心无愧。

-EN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从《城南旧事》看当代社会法与情的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