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绝对不可能放出来的禁卡强欲之壶,却在用其他马甲活跃着

因为游戏王早期规则不够完善,所以在如今的环境看来,无条件一换二的强欲之壶,恐怕再也没有从禁卡表里出来的可能了,不过魔性的强欲之壶自然不甘寂寞,不断出现在其他卡里。

游戏王绝对不可能放出来的禁卡强欲之壶,却在用其他马甲活跃着

早期的专门配套卡,如今也因为强欲之壶成了禁卡而没有机会出场

就像早期对抗黑洞和羽毛扫的专用卡白洞和狮鹫之翼一样,强欲之壶也有自己的专用卡,其中强欲之壶的精灵(强欲之壶里露出头的奇怪家伙)和壶魔神(脑袋是强欲之壶的兄♂贵),都拥有强化强欲之壶抽三张的效果,也有无效强欲之壶发动,反而让自己抽一张卡的盗壶者(这张卡上是强欲哥布林,强欲之壶的故事基本都和他有关,请看下文),不过强欲之壶虽然是禁卡,至少也能被后世瞻仰,而这三张可怜的卡,都快被人遗忘了。

游戏王绝对不可能放出来的禁卡强欲之壶,却在用其他马甲活跃着

专用卡和缘分不浅的哥布林

还是为了抽卡,强欲之壶的变体

无条件一换二这种事太过分了怎么办?konami一拍脑袋,那就给加上条件吧,这就在第六期诞生了强欲之海鳝壶和强欲之喜两张限定条件的抽卡,海鳝壶可以让用手卡两张水属性怪兽返回卡组为代价,抽三张牌,强欲之喜则是破坏对方的同调怪兽时可以发挥原本的力量,不过条件限定有些多了,不是太通用啊,所以在第七期,强欲而谦虚之壶和强欲的碎片相继登场,一个以发动回合不能特招为代价,可以检视卡组上的三张牌,选一张加入手卡,对于某些OTK卡组、贴纸卡组和回合外展开卡组来说非常好用,另一个作为永久魔法,虽然要第三回合才能抽两张卡,但就当自己脸黑第三回合才抽到强欲之壶就好了,在这两张效果合理的卡之后,K社终于没有控制住自己,在第九期出了一张强欲而贪欲之壶,和谦虚之壶合在一起的时候,会把抽上来的卡放回去两张(实际那两张并没到手卡),和贪欲之壶合在一起时却没有回收墓地怪兽的效果,相反的,却破坏了自己的卡组,但由于不需要墓地有五张以上的怪兽,可以随时发动,加上游戏王除了某些赚卡或者堆墓太厉害的卡组之外(这样的卡组一般不会带这个壶),很难打光卡组,所以被除外的十张只要没有脸黑到除外三张key卡,就几乎没有影响,以至于强欲而贪欲之壶成了当时几乎所有上位卡组的必带卡,让强欲之壶的半身再次风光了一回。

游戏王绝对不可能放出来的禁卡强欲之壶,却在用其他马甲活跃着

强欲之壶的抽卡变体

强欲之壶的故事也算是大戏了

上文说到盗壶者那张卡,就是强欲哥布林这个贪婪的家伙觊觎强欲之壶已久做出的举动,加上陷阱卡油断大敌,我们大概可以看出,强欲之壶和谦虚之壶都是在那个行为奇葩的国王后厨的东西(这位国王的戏也不少,不过本文暂且不表),哥布林扮成厨师(哥布林偷窥者的卡图)终于找到了机会偷走了这个强大的壶,他妄图用这个壶抵消自己的债务(哥布林的敷衍了事的卡图,这位哥布林在很多卡里都出现了,特别是大暴跌,看出他是因为没钱了才打的壶的主意),但那个人并不认识强欲之壶,拒绝哥布林用壶抵账(退回的卡图)。

游戏王绝对不可能放出来的禁卡强欲之壶,却在用其他马甲活跃着

好不容易得到了壶却不被认可

没办法的哥布林只能去街头卖艺(哥布林杂耍艺人的卡图,在这张卡上能看到兄♂贵强壶魔神,可见那位头上的和哥布林手上的不是一个壶),但可能违反了什么规定,被罚金(罚则金的卡图),这次他又想用强欲之壶抵账,却同样不被认可(现金返还的卡图,强欲之瓶还被砸碎了),但这位哥布林也再继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甚至强欲而贪欲之壶都和他有关(一点式买法的卡图),但本文毕竟是强欲之壶的故事,没有强欲之壶露面的哥布林的故事就先不表。

游戏王绝对不可能放出来的禁卡强欲之壶,却在用其他马甲活跃着

继续努力着的哥布林

事实上强欲之壶在卡片精灵们的世界里怕是有很多,且用处不同

除了纯属为了削弱加了限制的抽卡强欲之壶相关卡和哥布林的故事以外,强欲之壶还扮演着不同的角色,首先它可以被当做礼品送给朋友(强欲的赠物),效果从自己抽卡改为了对方抽卡,还可以装上轮子吸取大量的代币(指示物吸除器卡图),吸满了的它,又被放在“7”(一个抽奖机,游戏王里数字7经常被玩梗,因为在朝日版以外,播放游戏王动画的东京电视台是频道7)上,当做了头奖壶7,所以就算原本抽卡的它进了禁卡表,别的用处的强欲之壶还一直活跃在这个卡片游戏里。

游戏王绝对不可能放出来的禁卡强欲之壶,却在用其他马甲活跃着

各种用途的强欲之壶

这里是游戏王死忠库拉评番,欢迎互动吐槽,喜欢请点赞关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游戏王绝对不可能放出来的禁卡强欲之壶,却在用其他马甲活跃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