玺鉴杂谈|一次与达芬奇的对谈

玺鉴杂谈|一次与达芬奇的对谈

自从佳士得发布了达芬奇《救世主》将于11月15日在纽约呈现以来,人们沉醉于“最后一件达芬奇”、“旷世名作”等词汇中,媒体们报道着45英镑到1亿美金的戏剧性“捡漏”故事,这场集体狂欢中人们在讨论、猜测究竟会卖多少钱。今天让我们卸下重重华丽修饰,单纯从美学思想的变迁之路中,摘一朵花,感受文艺复兴之馥郁芬芳。

玺鉴杂谈|一次与达芬奇的对谈

▲《春》,波提切利,1470s晚期 - 1480s早期,现藏于意大利 佛罗伦萨 乌菲茨美术馆

故事从文艺复兴讲起。文艺复兴(Renaissance)是指西方世界在复兴古希腊、古罗马的文学艺术思想上,获取新知的运动。在14-17世纪,意大利人文主义作家和学者认为,文艺在希腊、罗马古典时代曾高度繁荣,但在中世纪“黑暗时代”衰败湮没,直到14世纪后才获得“再生”与“复兴”,因此称为“文艺复兴”。

文艺复兴时期艺术歌颂以理性取代神启,个性自由。当时艺术家崇拜人体之美即人体比例的和谐。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其艺术作品就鲜明体现了时代语言。

玺鉴杂谈|一次与达芬奇的对谈

“画家的心应当像镜子,摄入描绘对象和周围的一切形象,假如不能用艺术再现自然,便不是一位高明的画家。但作画时单凭实践和肉眼的判断而不运用理性的画家也就像一面镜子,只会抄袭摆在面前的东西,却对它们一无所知。”

达芬奇用其“镜子理论”精致地阐述了画家应怎样反映自然,并用理性揭示自然的规律。类似老子“道法自然”的理论,“自然”的发出者是“万物”,“无”生“有”,“有”归“无”,这是万物的起点和终点以及运动变化规律。而万事万物的运行都是遵守自然规律法则的,于是我们不仅眼见世界,更能体会“道”的运行转化,即内部规律。

于是达芬奇的践行方式是研究透视学、光影学和人体解剖学,以此指导创作,忠实反映形态,并结合基于合理的想象,创造超越自然的形象。在这样一套循环的方式下,他认为艺术已可称为是一门科学。

关于透视学,达芬奇研究出了三个分支:线透视、色透视和隐没透视。例如,《最后的晚餐》,是精确运用线透视的最好例子。

玺鉴杂谈|一次与达芬奇的对谈

▲《最后的晚餐》,壁画,位于意大利 米兰 圣玛利亚德尔格契修道院

玺鉴杂谈|一次与达芬奇的对谈

《最后的晚餐》线透视方式,使所有的透视线精妙绝伦地汇聚于主角耶稣,神秘而自然地引导观者视线。

达芬奇的透视法并不仅此而已,他研究物体和眼睛的距离关系,以及观察空气和雾霭对远景的影响,创造了空气透视,使画面的空间再不是真空,远景和眼睛之间隔开了朦胧的氛围,空间的深度感便加强了。在其名作《蒙娜丽莎》中,即可明确看出空间感。

玺鉴杂谈|一次与达芬奇的对谈

▲达芬奇,《蒙娜丽莎》,1503 - 1506,藏于法国 巴黎 卢浮宫

“绘画最大的奇迹,就是使平面呈现出凹凸感”

明暗处理上,达芬奇钟爱丰富层次的表达,首创“渐隐法”,使由明到暗的过度连续,如同烟雾一般,画面似被薄暮时分的柔与光笼罩。

玺鉴杂谈|一次与达芬奇的对谈

▲达芬奇 《救世主》 油彩 胡桃木板 65.7 x 45.7 cm. 估价待询,11月15日佳士得纽约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而此次万众期待的达芬奇《救世主》也相当符合他的一贯创作思想。画作中仔细描画的双手、卷发、水晶球及罩袍均保留达芬奇代表作一贯的非凡气势与神秘感,表现方式非常类似《蒙娜丽莎》。

玺鉴杂谈|一次与达芬奇的对谈

“手掌部分他通过肌肉纹理制造柔和效果;画面中基督的脸庞非常柔和,是达芬奇在1500年后的绘画特色。而与达芬奇后期作品的明显连系,是人物的心理活动,以及那种源于未知事物的神秘感。令人陷入迷惑,却没有答案……作品带有一股神秘的奇异感觉,流露达芬奇后期作品的常见特质。”

——马丁‧肯普(Martin Kemp)

在作品中,达芬奇笔下的耶稣基督参照了《约翰福音》第4章第14节的相关描述:「我们目睹了父派遣儿子来做世上的救世主。」画中的耶稣基督凝视着观者,蓄短须和赤褐色的卷发,左手拿着水晶球,右手则举起祝福的手势。耶稣基督手上的水晶球既是王权的标志,也象征着世界。多位作家皆指出达芬奇在水晶球中巨细无遗地重现微细的斑点和内含物,显示水晶球以白水晶制成,这种水晶在文艺复兴时期被视为拥有令人敬畏的神奇力量。因此,无论是水晶球的物质,还是完美的圆浑球形,也透现一种近乎超自然的气息。

玺鉴杂谈|一次与达芬奇的对谈

整个时代古老智慧的结晶就这样安然呈现,让当下的人们对遥远的文化产生生动体验,立于作品前,似是立于整个文艺复兴之门前。

但我们为您架设了一座好玩的桥梁:

玺鉴杂谈|一次与达芬奇的对谈

艺术直击人心,而你就是那道光。

艺术史遥远吗?有你参与更好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玺鉴杂谈|一次与达芬奇的对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