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钩沉2 | 曹雪芹存在吗?红楼梦后四十回是否是真本?

红楼钩沉2 | 曹雪芹存在吗?红楼梦后四十回是否是真本?

文 | 如是蝉闻

昨天写了一篇关于曹雪芹的文章,有些人立马攻击起来,精神抖擞,说曹雪芹根本不是红楼梦的作者,全书一百二十回是一个整体,你休要在那胡诌八扯,人云亦云之类,好像是自己手里拿稳了一把证据,势要把红楼梦的研究给掀翻在地,还要揣上几脚,吐上几口唾沫才解恨。

也不知道这么多红学前辈怎么惹着他们了,穷尽一生的学问就这样不值一提,甚至还直接人身攻击了,如要回到古代,这许多人手中握了权力,怕要开棺焚尸。

就学问之道而论,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纯科学范畴的东西实在弄不懂,也不敢指手画脚,但文史之类就不同了,尤其是红楼梦,大家都是读熟了的,自然觉得有资格叫唤一声,且还要把前辈们一棍打死,自立门面,收揽吃瓜群众。美其名曰:独立思考,打倒学究。

好一个独立思考,说白了其实就是闷头瞎想,不论证据。假如独立思考都成了这副德性,不如没有的好,省得到处鸡飞狗跳,搅乱了一锅汤。

近百年前陈寅恪先生曾提出: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如见到当下这群竖着这杆大旗到处不问因由地烧抢打砸之辈,不知作何感想。

我仔细想了想,他们的痛点到底在哪里?因何一碰着就立马跳起来指鼻子大骂?我接下来提出几点看法,作为一点参考吧。

红楼钩沉2 | 曹雪芹存在吗?红楼梦后四十回是否是真本?

周汝昌

首先是红学本身存在的弊端。

把红楼梦作为研究的本体,其实并非没有道理,其文本确有值得研究之处,且对我们了解当时社会的细微处大有裨益,尤其是其中人物的鲜活性格,品鉴起来也意味无穷。至于爬梳其创作背景,探究其作者的本源,尤其是应该需要做的事,不至于使如此卓越的人物掩埋在历史尘埃中。

往西方看也一样,他们对莎士比亚和荷马史诗的研究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什么到了中国学者身上便引出如此大的误解呢?而且还要全盘否定,甚至大加鞭笞。

这其中自然也是有诸多理由的。

关于红楼梦的研究,往前看有所谓的索隐派,此学派的人尤其注重探究红楼梦的奇闻异事,把红楼梦曲解附会成顺治与董小宛的故事,或者纳兰容若的家史,甚至与明末清初时政治挂钩,直接影射到当时活跃的人物身上。

他们研究的最大的弊病,便是并没有切实的依据,纯粹是捕风捉影,强行把红楼梦中的事迹硬扣到自己的意愿之上,造成一种曲解。

这一点,胡适已经比较详细的指证出来,并且利用比较严谨的史料,比较科学的方法,帮助我们全面梳理出一条正确研究红楼梦的道路。在他的笔下,关于红楼梦的作者问题,文本指向问题,后四十回的真伪问题,都有实实在在的成果。这是他的功绩,我们应该予以承认。

从他开始,加上俞平伯等人的研究,擅长运用切切实实的史料,小心求证,便被后世称之为新红学。此后的代表人物便是周汝昌。

这一学派对红楼梦的研究确确实实做出了极重要的贡献。但是越到后来,尤其是其中分支探轶学的发展,便走向了死胡同。对八十回后的各种猜想,各家有各家的说法,且极容易出现显而易见的争论,导致吃瓜群众们都产生怀疑。从周汝昌的研究之后,此风气愈发严重,到了刘心武身上,更是发展出一套秦学,简直又重走了索隐派的老路子。

另一方面,红楼梦作为一部小说,一部艺术作品,反而研究其文学技巧,作品鉴赏这一块儿成了短板,也是容易被诟病的地方。

话说回来,红学前辈们的研究虽然存在诸多问题,但他们对红楼梦版本学,及曹雪芹家族等的考证却不应该一笔抹杀,这一部分内容基本已成为社会上的共识,翻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我们如没有切实的依据,却大言不惭地一概否定,不只是对这些前辈的不尊重,也是对知识本身的不尊重。

这一点说到这里,那些抗着独立思考的旗帜,一味呐喊却不求实证的朋友们,可以消停消停了。如还要挣个面红耳赤,也请拿出证据说事,不要你以为如何,在言辞上逞强,也不要动辄开骂,实在有损你独立思考的标榜。

红楼钩沉2 | 曹雪芹存在吗?红楼梦后四十回是否是真本?

胡适

其次是他们看不惯胡适等一批学者。

当下社会上流行着一种反智的风气,对于所谓的学者们产生极度的不信任,甚至直接给扣上砖家、叫兽的名号,似乎每个人都有一身的本事,可以把这些砖家们吊打,不费吹灰之力。

抛开感情色彩不说,如今浮躁的社会风气的确滋生出一些欺世盗名之徒,不好好地埋头研究专业,竟做些没有水准的抛头露面的活。

但是,扣帽子这种行为却值得警惕。往前推四五十年,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时候的人就喜欢扣帽子,而且更喜欢一棍子打到,拳打脚踢。我们也知道那时的中国到底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这便是反智的最严重的后果。

如今大家在网络上可以肆无忌惮地说话,有很多人表现出对专业知识的蔑视,以标榜自己的独特见解,其实是一种变相的愚昧。

至少,我们应该给予尊重,给予知识尊重。

胡适作为新中国着力批判的对象,到现在还有余热,令有些人提起来还充满鄙视,似乎他这个人物就是个欺世盗名之徒,不值得尊重。他做的学问也不见得深刻,不值得予以探究,甚至还要翻案,把他的一套理论一概否定。

有疑问是好的,这样才能进步。但是,光有疑问,而不去实地考证,根据切实的依据去予以讨论,则是空口说白话,不值一哂。

胡适曾经说过一句知名的话: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在那个开风气的时代,有这种求知的态度,难道不应该予以应该的尊重吗?

红楼钩沉2 | 曹雪芹存在吗?红楼梦后四十回是否是真本?

再次,是对西方文明的排斥。

这一点,在很多领域都会遇到一些大放言辞的人。

如今中国强盛了,不可避免地带来一种文化上的自信,极端一点就是盲目的自信。这一派的人一提到用西方的理论来解释中国的文化,便不分青红皂白地大骂卖国贼,西方的走狗,似乎自己身上带着民族大义的光环,十分伟光正!

有一朋友就直接指出,胡适那一套便是西方的思想,用这一套理论来考证红楼梦简直是胡说八道,败坏了老祖宗的遗产。

他不知道的是,胡适的考据很大一部分就是吸取了乾嘉学派的方法,在实事求是上,中国老一辈的学者们其实与西方的理论是不谋而合的。因为他们都重视证据,在证据的基础上发表自己的见解,而不是像这一群人,只是举着一面民族的大旗,大骂四方。

想起来,着实可悲。这不是自信,而是一种愚昧的自负。

就说这么多吧,最后我再总结两点:

一、红学有他的贡献,在比较切实的依据上,他们断定后四十回是续书,而非原著。他们也探究出曹雪芹才是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此外通过各种版本的比对中,为我们提供了更忠实于原作的红楼梦文本。至于八十回后的探轶工作,仁者见仁罢了。

二、对前辈们终其一生的工作,巨大的付出,我们应当有最基本的尊重。不要动辄鄙视,甚或大骂,如有不同想法,随时可以讨论。但是,不要在没有根据时还振振有词,逞口舌之快,这没有任何意义。

喜欢红楼梦的朋友,可以讨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红楼钩沉2 | 曹雪芹存在吗?红楼梦后四十回是否是真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