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金融:低碳经济新支点

现今,低碳经济已经成为世界的潮流,低碳约束已然成为一国经济社会发展硬约束。如何加快低碳技术进步,促进低碳茶业发展已经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能否成功转型升级、以及在未来世界发展的潮流中立于不败之地的必思选项。因此,作为新的生产力形态,碳金融已经成为低碳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

碳金融:低碳经济新支点

一、碳金融概述

(一)碳金融

1、概念

所谓碳金融,在国际上通常是指由《京都议定书》而兴起的低碳经济投融资活动,或称碳融资和碳物质的买卖。即服务于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等技术和项目的直接投融资、碳权交易和银行贷款等金融活动。在国内通常是指运用金融资本去驱动环境权益的改良,以法律法规作支撑,利用金融手段和方式在市场化的平台上使得相关碳金融产品及其衍生品得以交易或者流通,最终实现低碳发展、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的目的。

2、交易类型

国际碳交易市场形成了两大类型:

① 是以项目为基础的交易市场,JI和CDM是其最主要的交易形式;

CDM(清洁发展机制)是发达国家通过提供资金和技术的方式,与发展中国家开展项目级的合作,通过项目所实现的“经核证的减排量”(简称CER),用于发达国家缔约方完成在议定书第三条下的承诺。

碳金融:低碳经济新支点

JI(联合履行机制)是发达国家之间通过项目级的合作,其所实现的减排单位(简称ERU),可以转让给另一发达国家缔约方,但是同时必须在转让方的“分配数量”(简称AAU)配额上扣减相应的额度。

碳金融:低碳经济新支点

② 是以配额为基础的交易市场,可分为强制碳交易市场和自愿碳交易市场。强制碳交易市场是由强制性减排指标产生的,如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UETS)。自愿碳交易市场是基于一些国家或组织自己确定的减排体系,并没有得到《京都议定书》的认可,其参与者是自愿作出减排承诺并出资抵偿其超额的排放量,如芝加哥气候交易所(CCX)。

在这两类交易市场中,ET是其主要的交易形式。

ET(国际排放贸易机制)是一个发达国家,将其超额完成减排义务的指标,以贸易的方式转让给另外一个未能完成减排义务的发达国家,并同时从转让方的允许排放限额上扣减相应的转让额度。

(二)碳金融发展现状

根据世界银行统计,全球碳交易量从2005年的7.1吨上升到2008年的48.1亿吨,年均增长率达到89.2%;碳交易额从2005年的108.6亿美元上升到2008年的181.96亿元,年均增长126.6%。到了2013年全球碳市场交易总量约为104.2亿吨,交易总额约为549.08亿美元,虽然相对于2008年的水平有了很大增长,但相比于2012年全球碳市场交易总量变化甚微,而且交易总额缩水近36.18%。这主要是因为全球第一大碳交易市场-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UETS)持续低迷,核证减排量(ECER)现货价格最低已跌至0.03欧元/吨,而欧盟碳配额(EUA)价格也一路下跌至2欧元/吨以下。

然而,在2013年全球碳市场注入了不少新鲜血液。2013年1月1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碳交易市场(加州碳交易市场)正式启动。2013年6月18日,中国第一个碳交易试点在深圳正式启动。紧随其后,广东、上海、北京等地方碳交易试点纷纷在2013年年末开始运行。中国区域碳市场随即成为全球规模第二碳市场,仅次于欧盟。

近期,我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利好不断。一方面中国批准《巴黎协定》,另一方面中央深改组通过《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使得碳金融市场随之受益。有报告称,2020年后,碳金融交易规模保守预计可超1000亿元,最高预计可达45000亿元。

(三)碳金融存在风险

1、政策风险

碳排放作为典型的负效用产品,其市场完全依赖于法律的强制实施来保证有效运行。任何相关的政策和制度变化,以及影响政策和制度潜在的间接因素都会都对市场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例如,核证减排单位的发放需要由专门的监管部门按既定的标准和程序来进行认证,如果认证标准发生变化,即使当时项目获得了成功,也可能无法通过新的认证标准获得预期的核证减排单位。

2、经济风险

宏观经济周期波动显著影响企业的生产扩展和收缩,也间接影响能源消耗和碳排放总量。繁荣期企业生产开工率高,能源消耗和碳排放量高,对碳排放单位的需求推高了碳价格。经济衰退期则相反。2008年金融危机使得大部分地区的企业削减产量、停工、甚至倒闭,导致碳需求量萎缩。在东欧,某些企业甚至由碳排放量的需求方转换为供给方,进一步加剧了供给大于需求,导致价格进一步下跌。

3、市场风险

目前国际碳交易绝大多数集中于国家或区域内部(如欧盟),统一的国际市场尚未形成。从事碳金融交易的市场多种多样,在交易机制、地域范围和交易品种以及不同国家或地区在相关制度安排上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不同市场之间难以进行直接的跨市场交易,形成了国际碳金融市场高度分割的现状。

4、技术风险

低碳技术包括风能、太阳能、生物能源、二氧化碳的捕获和储存(CCS)等技术。低碳技术属于高新技术,目前尚处于研发阶段,尚未成熟,其发展的不确定性较高。技术变化与减排成本密切相关。低碳技术发展不仅影响发达国家的减排成本,也影响发展中国家的CDM项目的实施成本,而减排成本又是影响碳价格的关键因素。低碳技术的不确定性是低碳经济和碳金融发展最本质和不可控的风险。

二、为什么要发展碳金融

(一)改善自然环境

气候变化正越来越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的生活,二氧化碳排放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是全球性的,不论贫穷富有,任何国家都无法逃避气候问题带来的负面影响。这是一种非常独特的国家安全威胁。

而我国随着经济的发展,碳排放量在不断升高。到2014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经达到97.6亿吨,占全球排放量的27%,超过了美国和欧盟总排放量(97亿吨),成为了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而且,我国二氧化碳排放量仍处于缓慢上升中,而美国、欧盟已进入下降通道,预计未来排放量差距仍将继续扩大。

2014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中,原煤占比高达66%,大幅高于全球平均的30%。而煤炭为固体能源,相比石油、天然气等能源利用效率较差,温室气体排放及大气污染更为严重。

碳金融:低碳经济新支点

2014年,161个监测城市中,仅16个空气质量达标,占比9.9%;地下水水质较好以上比例仅占38.5%,16.1%的地下水水质极差;全国现有土壤侵蚀总面积294.91万平方千米,占总面积的31.12%,环境污染问题日益严重。而且,自2015年入冬以来,东北、华北爆发持续性大面积雾霾天气,PM2.5连续超过500,已严重影响当地生活及居民健康。因此,未来环境污染治理、碳减排将长期成为重要目标。

2、促进经济转型

进入 21 世纪以来,我国一、二、三产业结构逐渐优化,轻工业和重工业的比重得到了一定的改善,但是本质上重化工业依然占据主体地位。而发展碳金融将推动第二产业的重化工企业向新技术向高科技企业转变。发展碳金融可以促进企业技术更新,引进先进的生产方式来改变传统的高碳排放模式,加大清洁能源的利用。而且,有效的市场机制将刺激企业自发寻求科研创新来提高单位能源利用率,在实现降低碳排放量的同时自主地向高新技术靠拢,使经济由“节能”为主向“新能源、高科技”为主转变,实现经济结构的成功转型。同时,低碳经济的发展也将推动金融、咨询等第三产业发展,从而促进产业转型与升级。

3、碳金融市场潜能大

自《京都协议书》签订后,世界各国把发展低碳经济视为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发展的头等大事和重要战略,碳金融市场发展势头迅猛,交易规模持续增大。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2005年全球碳交易额为110亿美元,而2011年已增长到1760亿美元,增长16倍;2005年碳交易额仅为7.05亿吨,而2009年达到了87亿吨,是2005年的12.34倍。

目前,全球已经有40个碳税或碳交易体系(包括国家、省份、城市)实现了让碳排放付出成本(碳价),覆盖全球13%的碳排放量。2015年全球碳收入达到260亿美元,比上一年上涨60%。在不同的碳机制中,通过碳税可以达到的碳价最高,比如瑞典的碳价高达137美元/吨;瑞士88美元/吨;芬兰66美元/吨;挪威53美元/吨;法国25美元/吨。而欧洲碳交易市场,中国7个城市碳交易市场的谈价都在10美元/吨。

碳金融:低碳经济新支点

由碳价差距来看,我国碳交易市场拥有巨大的潜在收益,并且随着金融衍生品的开发和交易,碳金融市场将成为我国经济的新一轮增长点和推动力。因此,充分开发碳金融市场,通过银行信贷、二级市场碳排放额的买卖和由此产生的金融衍生品交易或将获取巨大的经济收益。

三、中国碳金融发展建议

(一)完善我国碳金融的交易体系

虽然我国已经有几家环境交易所,但是这些交易所零星分布,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全国市场。全球碳市场有项目化市场、商品化市场和金融化市场三个市场。但我国参与的只有项目化的产品,而附加值巨大的商品化市场和金融化市场国内金融机构鲜有涉足。而且金融机构对碳金融的价值、操作模式、交易规则等尚且陌生。保险公司、证券公司、投资银行和基金公司等非银行类金融机构在碳减排项目的直接融资、国际碳交易、CDM 项目的投资咨询服务等广义金融服务领域尚处于空白状态。

因此,我国应当充分借鉴欧洲国家在法律规范、平台搭建、制度安排等方面的成熟经验,建立统一的全国性交易平台和自动报价系统,逐步建立和完善碳交易法律体系,完善碳金融市场的价格机制、供求机制、风险控制机制。同时积极发展金融机构和相关辅助机构的参与程度。

(二)提高各类金融机构的参与度

低碳证券是一个全新的领域,由于我国尚未推行碳排放强制交易、强制性碳盘查,所以许多机构对于碳金融都持以观望的态度,因此,发展碳金融需要调动金融机构的积极性。

1、商业银行

商业银行应当抓住经济结构向“低碳”转型这一机遇,顺应历史潮流,积极开展绿色信贷业务。对研发、生产治污设施,从事生态保护与建设,开发、利用能源,从事循环经济生产、绿色制造和生态农业的企业或机构提供优惠贷款支持。而对污染生产和污染企业的新建项目投资贷款和流动资金进行贷款额度限制并实施惩罚性高利率的政策手段。

2、证券公司

首先,证券公司可以建立“上市绿色通道”,优先安排相关环保企业上市,尤其是在中小板和创业板市场的上市,允许该类上市公司分期偿还融资费用。其次,证券公司可以凭借其自身的信息优势和专业优势,以作市商的身份为低碳概念的证券交易创造市场,加快资金流动和资源的合理配置,抑制碳价格过大波动,促进碳市场稳定、健康、持续发展。

3、基金公司

碳基金对促进碳金融市场发展具有关键的作用。首先,碳基金以中介身份加入碳交易,可以有效衔接供求双方,降低双方投资者的交易成本,促进项目市场的交易达成。其次,各类碳基金通过购买CER 和转手交易,不仅增加了项目的资金融通能力,还降低了项目投资者的投资风险。

(三)丰富碳交易产品

目前,我国现在拥有的碳金融产品相对单一,主要限于CERs(经核证的减排量) 、绿色信贷和碳基金,而减排额二级市场交易、项目投资咨询以及碳期货、期权、掉期等金融衍生品的开发依然缺失。这些衍生品能够有效管理、控制碳交易方的资产风险,也可以保留获取高收益的可能,碳期货和碳远期为碳交易者的资产套期保值、锁定交易价格提供了可利用工具。因此,可以借鉴我国与国际的经验,丰富市场上的碳交易产品,在发展低碳经济的同时获取潜在收益。

总结:

目前中国碳交易经验缺乏,主体不完善,机构参与度不足,产品单一都影响了我国碳交易市场发展的进程。因此,要加快我国碳金融的发展速度,未来要引入更多的碳交易主体,保持国家减排政策的稳定、透明,要给各主体释放可预期的政策信号。同时,要加快市场主体的培育,加强碳交易市场的监管,营造公平、健康的市场交易环境。

主编:宋奇(曾任《理论与现代化》常务副主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碳金融:低碳经济新支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