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就那么好欺负吗?(原创)

一直以来,现代诗似乎都在走着一条不归之路。尤其近年来,现代诗的泛滥成灾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今的诗坛,好比一块曾经绿油油的农田,早已被扑天盖地的蝗虫们祸害得面目全非、不堪入目了。诗,就那么好欺负吗?(原创)

最近,看了几篇诗讯,愈加无法忍受所谓的现代诗人们及所谓的现代诗肆意妄为了。其一,《校园诗人集团式复归:当代诗坛新现象(光明网)》,只看文题便陡升反感,复归?复归前干嘛去了?是不是觉得诗无利可图转向别的题材了(臀如小说)?或者干脆弃诗从商了?如今,恐怕是一无所获又回过头来想起诗了吧?还集团式复归!恕我偏执,文章的内容干脆被我无视了!其二,《谢友顺:诗歌在回暖,但绝对不能说已回到“盛唐”(中国诗歌网)》,看罢题目我笑出声来,如此意淫未免太滑稽了吧?你说回暖便回暖了?说诗歌在回暖岂不是睁眼说瞎话?还跟“盛唐”比?简直与“商女不知亡国恨″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文章的内容我亦懒得看。

其三,《花甲护工写诗近二百首慰励患者:我的诗好坏不重要,只要他们开朗起来(楚天都市报)》,这篇文章的内容我认真拜读了,实在不敢恭维。确切地说,那不叫诗,只能叫顺口溜。您那么大年纪了,务点正业吧,诗原本就够闹哄哄的了,就别跟着凑热闹了好吗?联想到″老师用诗给学生写评语″的奇葩报道,真是感叹这不务正业的主还不在少数!

还有,《开着货车写着诗歌,他要做最会写诗的卡车司机(浙江新闻)》,哎,又一个不正常的!你说你不好好开车写什么诗呢?多危险啊!

诗已至此,就不能不提及赵丽华车延高周啸天们,赵丽华老师曾是我尊敬的女诗人,但不知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写上″梨花体″了;车书记也不是没有过好作品,获鲁迅文学奖的《向往温暧》相当不错,你说你干嘛要暗恋《徐帆》跟《刘亦菲》呢?那可都是名花有主的!至于周啸天,一个“打油”的教授,恕我实在不敢恭维……还有那个被称为″废话诗人"的乌青最可恶,诗坛够乱的了,一个连废话都说不好的雌黄小子跟着起什么哄?

诗,就那么好欺负吗?(原创)

这首题为《春天是唱出来的》现代诗,是头条推荐的“中国诗地文学网总编辑”,网名叫“诗哥宋湛″的头条号作者“每天为你写首诗"中最近的一首。你这个″文学网″随意叫“诗地"可以,你的网名随意叫″诗哥”也可以,但你的″每天为你写首诗”总不能太随意了吧?你竟能听到″蝴蝶的笑声″还有″蚂蚁的脚步声″以及"翅膀激昂演说”?真乃神人也!

本人自幼酷爱写作,尤其喜欢写诗,写了几十年,也就在地市级报纸发表了那么区区可怜的十余首所谓的诗,在诗坛当数无名鼠辈,自然人微言轻。即便如此,我仍要弱弱地问一句:诗,就那么好欺负吗?你们为什么不去欺负欺负小说、剧本、报告文学以及散文哪怕是随笔等等等等?为何偏偏都来蹂躏诗!

郭德纲主持的《欢乐喜剧人》的口号是:搞笑,我们是认真的!相信认真的搞笑应该是真正的喜剧,不至于低俗到哪里去。那么,写诗,我们为什么不能认真呢?古人有″吟安一个字,捻断数根须”的宁缺勿滥式的苛求,更有″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出神入化的境界,这实在是令我钦佩得五体投地的诗歌精神啊!

最后,我将声嘶力竭地呐喊:写诗,我们是认真的!诗,就那么好欺负吗?(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诗,就那么好欺负吗?(原创)